千芊斜了她一眼,“还是有所准备,到不完全是不知天高地厚。”

“那当然,我可不会让别人把自己欺负了去!”九儿得意的皱了皱小鼻子。

千芊又好气又好笑,“热水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是自己洗还是我找人替你洗?”

九儿无辜的看向她,“美人姐姐你不帮我洗么?”

千芊似笑非笑,毫不客气点了点她鼻尖,嗔道,“想得美。”

九儿歪头想了想,“那我自己洗。”

千芊把她带到泡热水澡的地方,旁边屏风上已经准备好了质量上乘的,全新的,且完全合九儿身的绿色衣裙。

不得不说,楼里的姑娘眼睛很毒,办事也很厉害,远远看一眼就知道九儿穿多大的衣裙。

“别泡太久,小心着凉。我在外面等你,有事就叫我。”千芊像个老妈子一样不放心。

九儿没心没肺的挥小手,“知道啦,我又不是三岁,我十六岁了,都及笄了!”

“还不是个小丫头”千芊本是寻常的扫了她一眼,却在看到她身上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曲线时避开目光,懒洋洋招呼了一声,“知道了,有事叫我。”

千芊转身出去,九儿观察了一下这处泡澡的屋子。

觉得很是满意,身上湿哒哒的也的确不舒服,便褪下衣裙,十分享受的泡起热水澡来。

外面外室。

千芊不羁的席地而坐,遍身风流。

随手勾过桌几上的银纹酒壶,直接仰头喝了几口,清冽的青酒从她嘴角滑下脖子,没入胸膛,也毫不在意。

喝着喝着,笑了声,和她之前柔媚的声线完全不同的低沉华丽声音似自言自语道,“跑来便跑来吧,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

不是女子声音,分明是年轻男人的声音!

别看九儿一副水嫩娇软得不谐世事的样子,实际上自理能力并不差。

没眷恋热水的温度,泡得合适的时候就擦洗干净穿戴整齐走了出来。

千芊都有点意外,夸她,“动作还挺利索。”

“那是,再好的东西也不能贪心。泡澡不能泡太长时间,合适便好,三岁小孩都懂。”递杆子九儿就往上爬。

她理所当然的傲娇小样子,把千芊逗乐了。

“过来坐下,我给你擦头发。”

“哦。”

千芊让出位置,九儿就乖乖背靠她也席地坐在白色长毛地毯上。

千芊一边给她擦头发一边道,“洗了澡身上的毒还在吗?”

九儿要点头,却扯到自己,轻呼了一声。

千芊把她头稳住,轻按了按她被扯到的头皮,“正擦头发呢,说话便说话,点头做什么。”

“哦。我就是告诉美人姐姐你,我身上的毒不是什么毒药,就是我这具身体就有毒嘛。洗多少次澡都有毒的!”

“美人姐姐,你怎么不怕我身上的毒啊?”

身后的千芊娇媚的哼了哼,“自然有我的办法,小孩子家家问这么多做什么。”

“哦。”九儿不问了,乖巧得不得了的样子,半天不在说话。

千芊又忍不住主动说话,“小丫头,你不是沧禹国的人吧。你可知,在沧禹国,没有身份文牒证明,要被当成他国奸细处死扔出去的?”

九儿惊恐,“我没有身份文牒!”

“那你是怎么来的?”

九儿拼命努力去想,“我不知道,我醒来就在来福客栈了呀。身边没有身份文牒,只有一头驴。”

“你是说,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

“我忘了。”九儿道。

“那你还记得什么?”

九儿最大努力想了想,“其他都不记得了。但我记得我的名字,我叫慕容九。我很厉害,因为我身体有毒,别人不能碰我,碰我就会中毒,还可能会死。”

“还有,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我要找一个人,他叫苏景行,他是我命定的夫君。我要嫁给他,和他成亲!”

“我从客栈出来,到处瞎逛,想去找苏景行。结果走到南郊下起雨了,我就在街边屋檐下躲雨。躲太久我就靠着墙睡着了,等我被吵醒的时候,雨停了,还有人在说苏景行的马车刚刚路过,我就迷迷糊糊骑上驴去追他了“

“这么说,你还没见过那个苏景行?”

九儿又想点头,脑中闪过一张画像的画面后,又立刻停住。

“我见过的!我看过他的画像,在哪里看的我忘了。不过,”九儿眼睛亮晶晶,“苏景行长得很好看呀”

千芊:“呵,小丫头。你可知那苏景行是什么人?”

“我命定的夫君呀”

千芊:“”

“罢了,我先帮你弄一个假的身份文牒。就说你是我远方的亲戚,就叫段阿九吧。”

“为什么我要姓段?”

“因为我那远房亲戚姓段。”

“那好吧。”九儿不再反抗,毕竟,没有身份文牒要被处死呢!可怕!

千芊又道,“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

“那不行,我要去找苏景行啊。”

“那感情好,你现在就去找他,让他给你办身份文牒吧。”

九儿觉得美人姐姐这语气有些不对劲儿,转身有些讨好的扯了扯千芊的衣袖,“我只是会去找他呀,又不是不会回来。美人姐姐你对我这么好,我会陪在你身边的呀。”

千芊妩媚的眼似笑非笑,嗤了声,“哄人倒是可以。”

九儿无辜。

千芊又道,“总之,出去行走,你要记住,从此后你就是段阿九了。”

“嗯,记住了!”

另一边,苏府。

就和它主人一样淡雅清冷的书房内,一身雪衣的男子正在垂眸看书。

一个影卫无声无息落在窗外,“主上。”

“先前追马车那姑娘被金朝阁的千芊姑娘抱进今朝阁了。目前为止,都没出来。至于那姑娘的身份来历,属下惭愧,目前还没有任何线索。”

雪衣男子抬眸,漆黑如画的眉眼仿若山尖淬雪,清冽凛人。

“主上?”影卫心地打了个寒颤,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无事,暂时不用管那个姑娘。把其他几条线查到的东西让人整理上来。”

“是。”影卫一边后退,一边有些摸不着头脑。

像今天那姑娘,出现得那么蹊跷,又面生的来缠上主上的,一般极其可疑。按照惯例,都是查出来悄无声息解决了。

这次,主上居然说暂时不用管?

难道那姑娘有什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