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禹有点慌,本能不想靠近天荡山。

可就在次日又发生一件事,让他原本打算开溜的计划暂停——颛阳病了。

玉灵仙舫中,彭禹、王简、江陵以及萧暮妘挤在颛阳房间。

男孩满脸通红,像毛毛虫一样钻在被窝,时不时咳嗽几声。

“病了?你这身体还能得病?”

彭禹走过去,摸了一下男孩红彤彤的脸。

“好烫——”

他看向王简,太医上前检查。

先是疑惑,然后又让男孩翻过身子,看了看他的后背。

彭禹脑中闪过一个个猜测。

“王老,他不会是中毒了吧?”

刺客给我下的毒,然后被他吃到了?

听到彭禹猜测,萧暮妘吓了一跳。

“已经有刺客潜入进来了?”

“不,不是中毒。”王老检查后,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写下一份药方“他需要的药材我这缺点。江陵,你去外面买。”

“哦,好。”

看着颛阳,江陵露出担忧之色,上前接过药房。

萧暮妘伸手截走,仔细审视一遍,古怪道“就这么简单?”

这不是普通的伤寒药?

“嗯,他就是着凉,没别的病。殿下,屋内有病气,你先离开吧。”

离开?

彭禹看着不住咳嗽的颛阳,再看看旁边的王老。

“确定没问题?”

“没事。”颛阳沙哑道“你赶紧撤,传染你更麻烦。”

萧暮妘想到什么,面色凝重,也连忙道“殿下先回去,我在这边为他度气温养。稍后过去找你。放心,我看着。”

众人如此,彭禹只能离开,让颛阳小心养伤。

看到彭禹走后,萧暮妘脸色一变“王老,你告诉我,是不是痘神娘娘来了?”

“你想哪去了?”王老白了她一眼“丫头别多想,就是普通伤寒。风邪入体,应该是柳山郡的时候着凉。”

彭禹在门外偷听,放下心来王老这么说,应该没事了?不过风邪入体,不会是厉皇陛下给他穿小鞋吧?至于吗?他只是颛孙氏的一个小娃娃。

他摇摇头,前往隔壁。

本来打算跑路,颛阳这一闹,姑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

颛阳意识模糊,感觉自己飘飘忽忽,时而落入一片大海,时而钻入一座火山,有时候还有清凉大雨倾盆而下。

而他这一路见到的各种武学功法,凌乱出现在大海、火山、天空,不断在他眼前回溯归纳,成为他的身体本能。

迷糊间,他好像听到几个人说话。

“反正孤不急,姑且停几日。等他养好再说,而且将军的士兵也有不少人在尸潮中毒,也要找地方疗养。王老,你顺带帮将军的人瞧瞧。咱们整顿一番再走。对了,这些药你拿去。”

“不用,殿下留着吧。”

然后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当颛阳真正恢复清醒,看到彭禹一根手指搭在自己手腕,徐徐将真气注入自己体内,推动自己的内力循环。

“你……你在用‘玄精术’?”颛阳爬起来,声音低沉“陵光呢?”

“你醒了?”彭禹将医术撂下,赶紧倒了一杯水给他,笑眯眯道“好歹你照顾孤几日,孤闲来没事,就来看看你。”

彭禹左手继续搭在颛阳手腕,传送浑天罡气。

这是大昆贵族们特有的“玄精术”。在得病后,用真元罡气推动气血运行,不会因为伤病而导致境界倒退。

颛阳当初之所以精元亏空,就是一个月不间断用自己的纯阳内劲为六皇子护持心脉,压制邪毒。

颛阳皱皱眉,挣脱彭禹的手。

“你才有多少真气?而且你身体又不好,干这些做什么?一会儿让陵光来。”

“他和王老在外头有事。而且医术上说,小孩子修炼的内力蕴含一缕先天之气,最适合温养病体。”

彭禹把医术在他跟前晃了晃“再说,你当初帮我输送内力一个月,帮你一次而已。”

真正翻阅医术后,彭禹才明白大昆对“病”,有一套和地球截然不同的认知。

在大昆神朝的世界观,生病有两种。

一种是人体器官衰变或修行走火入魔,所引发的内症。

一种是外在病魔引发的外因。颛阳这次中招,就是“寒风病魔”引发的病状。

没错,病魔。

不是地球上所谓的概念形容词,而是细菌病毒成精封神了!

看到医术记载,彭禹的常识再一次被打碎重组,再一次感叹这是一个玄幻世界。奇葩到病毒细菌也能成魔修行。

大昆记载初代神皇横扫八荒,镇压魔神。有瘟神、痘神、风神死后精气散入天地。

瘟神幻化八百瘟魔邪灵,于各地散布瘟疫。

痘神娘娘化身诅咒,混入大昆子民血脉。未成年人有大概率引发天花,死亡率极高。

风神更加厉害,他死后有六大邪风化作寒暑六症百万风魔,可以让人伤寒、发热、中暑等等。

此外,还有一些小魔神,可以造成浮肿、蛀齿等等病症。

“一次就够了。我就不是大病,就是几只小寒魔偷偷侵入体内。回头我用纯阳内劲运转几次……咳咳……咳咳……”

“行了行了,赶紧趴下吧。”彭禹挥挥手“现在你是病号,老实躺着。”

“殿下病时,也从没老实过。”

颛阳嘀咕一句,重新钻被窝。看到彭禹在一旁读医术,他忍不住问“殿下刚才帮我输送的法力品质很高,那就是混元一气?”

“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

“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乾坤宗的乾坤真——”

突然,一只手掐住他脖子。

彭禹面色森然,电光石火间制服颛阳。

颛阳藏在被褥中的手握成拳头,小心戒备。

他看到六皇子在惊怒戒备之后,逐渐露出的笑容。

“颛阳,有些话不能乱说。”

“刚才你病了,说了一句胡话,我既往不咎。但要是再敢说一次,我就把你的牙齿统统打碎,让你早点换乳齿。”

看着六皇子笑容越发灿烂,颛阳心中越发沉重。

“如果敢在别人面前说,就把舌头割掉,把你的嘴巴彻底缝起来。”

果然跟大哥说的一样,他一直带着面具,一直在外人面前伪装自己。

不论是宫中高傲冷酷的皇子形象,还是在外面平易近人的天真男孩,都仅仅是他的伪装。

蓦地——

颛阳觉得牙根疼,赶紧捂住腮,指着彭禹说不出话。

“你看我干什么?我还没动手呢。”

彭禹一开始怀疑颛阳在装,但看了一会儿,似乎觉得不对劲,赶紧把王简找来。

……

“哦,正常现象,蛀牙了。”王简检查后,扭头对彭禹道“殿下也注意点,小孩子,不要吃太多甜食。还有,记得勤刷牙。”

“那妖……怎磨伴……”颛阳的腮帮子明显肿起来了,说话含糊不清。“窝钢材还没事……”

“是龋魔。一种针对牙齿的小魔神。”王简打开颛阳的嘴巴看了看,在他左侧后牙槽里,寄生好几只长着翅膀的黑色小魔神。它们正施法蚕食乳牙,尝试建造巢穴。

而它们的每一次行动,让颛阳饱受折磨。

“老头子没带治疗蛀牙的药,现在炼丹也来不及。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拔牙。”

拔牙?

颛阳不假思索“不要!”

“不要什么,反正你要换乳牙,现在坏的也是乳牙,拔了之后正好长新牙。要是坏了新牙,下一次换恒牙还要几十年,那才麻烦呢。”

听到拔牙,彭禹脸色不佳。

啥玩意?我来到一个高等玄幻文明,你们上天下地,移山倒海几乎无所不能。可“蛀牙”这种问题也没办法解决?你们玄幻技能树点的有问题吧?夺舍都能查出,就不能花心思在蛀牙上面?

但很快,彭禹又开始感叹这个世界的拔牙技术简单明了。

不需要借助其他工具,王老拿着一根细长金针缓缓伸进去。

“啊,忘了麻醉。”王老心中一跳,但看着颛阳双目紧闭,一副引颈受戮的模样,他暗道算了算了,麻醉还需要浪费药剂,就直接上吧,下手快点。

金针对颛阳牙齿轻轻一点,法力传导。

“呜——”颛阳一瞬间感到剧烈痛楚,然后蛀齿自动脱落,王老法力一裹,将小魔神炼杀。

彭禹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问“王老既然能直接对付龋魔,干嘛非要拔牙?”

“反正他也到换乳齿的时候,早换晚换不一样吗?而且现在发热,出牙也快。”

拿净水清洗乳牙后,王老放到小瓶里,搁置在颛阳身边。

“好好留着,也是个纪念。”

颛阳没吭声,他像一条躺在床上的死鱼,闭着眼不断喘气。

拔牙竟然这么疼吗?早知道,就不嘲笑二哥提前拔牙换恒齿了。不行,以后要注意好好刷牙,一定要注意牙齿保健。

……

颛阳的病来得快,去得也快。

仅仅在床上趴了一天,就差不多大好。只是萧暮妘禁止他下地,于是他就在床上思考武学,融合一路看到的各种战技。

这时,彭禹跑进来,他端着一只药碗。

“来来来,快尝尝这个。”彭禹乐呵呵端给颛阳,闻到刺鼻气味,颛阳差点背过去。

“这……这是什么?”

“孤这几天在看医书,有一种‘十全大补汤’,强身健体的。刚才孤亲自试着熬制,感觉应该成功了。你尝尝?”

“不,不要。”

看着黑漆漆的药汤,以及难闻到让人掉眼泪的刺鼻气味,颛阳钻入被窝。

被窝传出闷闷的声音“你故意的吧?你这是要谋财害命!”

“你有什么财?值得害你?”彭禹不屑一顾。

这药绝对没问题,王老亲自检查的。不过检查无毒后,他马上捂着鼻子跑了。

“那就是杀人灭口。”颛阳有点慌。自己知道他乾坤宗的身份,所以他故意坑自己灭口了?

彭禹好言道“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你就——”

突然,他脸色一变,左手快速运转浑天罡气,对着身后寒光拍去。

“谁?”颛阳掀开被子跳起来,看到彭禹身后的一把利剑,以及阻挡利剑的浑天罡气。

不假思索,颛阳一拳轰向空气,逼出一个身材矮小的刺客。

但那个刺客身子一扭,很快遁入空气消失。

“奇门遁甲之术。”颛阳肃然“殿下小心。”

“啊——”突然空气跌出一个人,他蜷缩在地上不断打滚,捧着心口,脸色铁青。

颛阳眼睛一瞄,彭禹手中的药碗转到左手,而不知何时已盛满鲜血。

“你……你用摘心换脑的手段,把他的血液和药汁换了?”

“只是心脏部分的血液置换了一下。”既然颛阳察觉乾坤仙术,彭禹也懒得遮掩。再一晃,又把药汁换回来,递给颛阳“喝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