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禹祭祀厉皇,影响远比他预计中要大。

至少对金吾城,就如同在本就波澜的湖面,扔进去一块巨石。

六皇子以“昭王”身份祭祀厉皇,而且引出厉皇显圣。这背后有没有神皇的授意?是不是神皇想要拉一把厉皇后人?

如果不是神皇授意,而是六皇子自己的想法。那么厉皇显圣,是不是意味着对六皇子认可。在下一任神皇之位争夺上,厉皇和厉皇一系的残余势力,会不会站在六皇子身后?

不老天松下,昆殷、昆嬴哥俩得知柳山郡消息,彼此对视。

“看来,咱们哥俩要下注了。”

“现在下注还早了点。六殿下只有十二岁。”

昆殷“但历代神皇,哪一个不是先帝指定?有时候,宠爱比能力更重要。”

昆嬴白了他一眼”咱家老祖没指定灵皇。”

昆殷闭口。

没错,灵皇陛下是堂堂正正击败厉皇,夺走神皇权柄。而人家承认的法统,直接追溯三代仁皇陛下。

昆嬴“不过哥哥说的也没错,现在六殿下太小了。咱们要回归中枢,还是要等等。但咱们可以跟南边打招呼,让他们对六殿下照顾一二。”

至少这一次六皇子出宫,他们是打算保护其安然前往五华宫的。

昆殷“顺带,把咱们手底下的杀手组织关了,暂时歇业。针对六皇子的追杀令,咱们不接了。还有,咱们不方便直接接触殿下,但可以跟赵氏以及神皇陛下多多走动。”

昆嬴“陛下想要找人打压弥罗九界。让咱们家的年轻人过去挑战一下,打压弥罗气焰。”

两人合计后,马上开始行动。

天宫,诸妃和天后得知六皇子举动,一个个心惊肉跳,生怕厉皇跟六皇子达成什么交易。

“快,去通知太子,让他联络朝臣阻挠厉皇一脉归来。还有,把老六祭祀厉皇重新定性。再把当年厉皇和灵皇之争翻出来,定他一个不尊灵皇,逆祖不孝的罪名。”

乾元殿,神皇和周天师对弈下棋。

“朕本打算过几年派遣天师前往柳山郡祭祀,安抚厉皇帝灵,清理柳山尸潮。如今昊儿这一弄,倒省了朕的心思。”

而且,就算六皇子祭祀引发什么非议。也可推脱六皇子不得已而为之,不会牵扯自己。

周天师是三天师中,最倾向神皇的一位,也是神皇年轻时候的道友。

“只是殿下误打误撞?不是陛下的计划吗?”

“此事与朕无关。”神皇苦笑“不过明天李师问起,只能说是朕的布置,免得他再针对昊儿。”

“真不是您的想法?外面有传言,陛下是想让六殿下巡视诸郡,代您做一些不方便的事。顺带为殿下积累名望,意指东宫。”

神皇扔下棋子,看向周天师。

“何出此言?”

“外面说,您命六殿下前往五华宫悼念神妃,定下的期限是十二月底。而现在才刚到十月。”

按照正常路程,天火关到五华宫需要数日。慢一点,半个月也就够了。但神皇足足给了两个月。

两个月能干嘛,可以把各郡查一遍,好好清理一遍。而就算惹出麻烦,神皇只需轻飘飘一句“小儿鲁莽,非朕心意”,直接就能甩干净。难不成,各方大佬好意思跟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计较?

神皇得知外头的消息后,苦笑连连“朕只是希望他不要活得那么累。年少时,外面转转总是好的。毕竟,他年头刚刚没了母亲。”

周天师哑然。

是啊,神皇对昆昊的的确确是一位慈父。这么为儿子着想,当然很正常。而且他也没必要骗自己。

“再者,朕年轻时不也天天外出?不然,也无法认识天师你。”

“可不是谁都如陛下一般,喜欢外出旅游。”

天师落子“既然是六殿下自己的想法。那倒也可说是一步妙棋。如今厉皇后人目光投向他,前往五华宫的路又顺畅了些。”

“殿下聪慧,肖似陛下年轻时。”

神皇面带笑意,但眼神却带着几分冰冷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他的的确确乃朕与贵妃之子,不是傀儡,不是替身,更不是夺舍。”

很快,殿外传来声音,李公公捧着木盘进来,上面呈放一枚金玉。

“道友,你现在有空,不妨带魂玉走一趟,帮朕验证一二。”

周天师嘴唇干涩,轻声问“那件事,陛下还是怀疑?”

神皇没有回答。

“陛下,当年刘妃、孙氏诬告贵妃,言明贵妃擅用邪术。您因此震怒,冷淡贵妃,导致贵妃年初暴毙。如今你还相信那俩人的话?”

“朕不信她们,但是当年的情况你比朕清楚。这件事不查明白,朕心中总归放不下。”

“道友,这件事朕不放心孙政,也不放心其他人。若非朕亲自出宫动静太大,这魂玉之事,是要朕亲自检查的。”

“如今朕只能相信你,你亲自见证一下。看看他的魂魄波动,跟这块魂玉能不能对上。”

周天师苦笑着接过魂玉,转身离去。

……

彭禹一行离开柳山郡。

走出柳山郡后,众人身上压力陡然一轻。

“先就近驻扎,我们在外露宿一晚。”

袁一凌派人驻扎,彭禹偷偷摸摸找上王简。

“王老,过来下。”

他拉着王老来到自己屋子“帮我看看牙。”

王简看到他嘴巴里的窟窿,露出喜色“殿下开始换牙了?好事,这是好事,说明殿下要长大了。要是陛下知道,肯定要为殿下举办萌芽礼。”

好事?

我当年连智齿都长全了,如今又要体验一遍换牙的痛苦,这也算好事?

王简没带专门的工具,只能粗略检查“唔……牙尖露出一点点,应该需要几天时间萌出。别担心,过几天就好。这几天,殿下洗漱多注意些。”

“王老,你懂牙医吗?”

“略懂。不过别担心,太医院有专门研究这方面的太医。而且拔牙、护理、种牙技术可好了。”

“那有没有什么加速长牙的药?”

“有,但那是成年人喝得,殿下不能用。殿下还小,第二乳牙列要慢慢来。不着急。”

“第二乳牙?”彭禹隐约觉得不妙“也就是说,未来还要换牙?”

“当然,第二乳牙列要用到成年。一百岁后,才会更换恒牙。”

彭禹一脸迷惑看着他你们大昆人不正常,我们地球人只需要换一次乳牙。你们竟然要换两次乳牙?

“因为牙齿有磨损度,牙齿用久了,肯定会坏。”

“但我们不是有仙术神通?保养牙齿还不简单?”

老者笑了,似乎在嘲笑男孩的天真“武圣之齿堪比神兵之利。但岁月茫茫,他们的牙齿又能支撑多久?”

“殿下莫忘,神兵有品级,有损毁之日。更遑论我们天天使用的牙齿?”

“要是碰到打斗,将牙齿打掉,那就更麻烦了。”

“早年,先民只有一列乳牙和一列恒牙。当恒牙没了,就只能植牙。相传大昆最初的那一批武圣,都是自己做的龙牙、钢牙。”

没办法,那个年代战斗激烈。牙齿被打掉,再正常不过。

“后来圣后怜悯,以秘术加护子民,让我们可以多次换牙。”

圣后,初代神皇之妻,亦是大昆的国母。相传大昆国民最初只有百岁,是圣后研究人体奥秘,进行调整,才有如今平均三五百年的寿命。

她觉得大家寿命变长,但牙齿磨损度不改,未来会出现问题。于是为国民进行祝福。在原本的两副牙列之后,又赐予国民三次换牙的机会。

而天罡境之上的神通武者,可以自行调整,无限制的换牙。

“圣后赐福后,我们把原本的两副牙列统称为乳牙。后面三次称作恒牙。对一般国民,一次恒牙使用一百年,精致保养也够了。”

彭禹很无语“那为什么不增加牙齿自身的持久度?”

“仪式感。”

“圣后觉得成年要有成年人的样子,所以成年之前再换一次牙比较郑重。”

“也代表和少年时期诀别,真正成长为青年。”

圣后,可以说是大昆十三天后最重视仪式感的一位。大昆礼制,就是她定下的。

“当然,修为够了,不换牙也行。”

王老露出嘴里整齐洁白的两排牙齿“看到没,这是老头子成年后的恒牙。老头子修炼仙术,保养好,这副牙齿用八百年没问题。”

检查牙齿后,王简又检查一遍彭禹的身体。

“阿嚏——”彭禹打了个喷嚏,王简轻巧闪开“南天八郡寒气重,殿下又去了厉皇帝陵,沾染不少阴气。回头老夫给你准备热汤驱寒。”

“等到天荡山,去天泉沐浴。那里的天阳泉可化解一切附体浊念。还能防备夺舍、邪祟。”

彭禹看了他一眼我觉得你在针对我。

不,我感觉到世界的恶意。

你说,你们这个世界的手段这么高级干嘛?就不能傻一点,让我轻松夺舍吗?虽然我一直嫌弃那种穿越之后马上安稳心态,堂而皇之继承原主父母老婆的剧情。

但现在,我不嫌弃了。

比起夺舍被发现,我宁可这个世界傻一点,这个世界的人蠢一点。至少让我活下去了!

此时,周天师已离开金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