颛孙小狗,显然指的是颛阳。

“陛下和高阳王有仇。但不要牵扯我们这些后辈。他……我是不会留下的。”

虽然厉皇没有动自己,但以厉皇的疯狂,把颛阳扔下来,他还有命?

“他?”厉皇邪异俊美的脸庞泛着煞气“记住了,颛孙氏都是畜生,没人性。”

“既然你留着你高祖的血脉,只要你承认你的血脉,就该亲手屠灭颛孙氏。”

厉皇不恨上玄,不恨弟弟。但唯独颛孙氏,他恨不得屠杀干净。

“我不知道老祖宗们有什么狗血往事,但我们后辈不牵扯。”彭禹淡淡道“如果陛下不肯帮忙,那就作罢。”

“感谢陛下的招待,晚辈先行离开。”

“等等——没有朕帮忙,你们休想走出柳山郡。”

“那也不用牺牲我的人。我的人,自然由我护着。”

……

“哥哥让我二选一?他是我的人,我为什么要牺牲他,来换自己的安全?”

“哥?你真要杀我吗?”

“如果哥哥非要针对我,那么弟弟也只能反抗了。”

“当年护不住离歌,只能看着哥哥害死他。但是现在,我的人,我来保护。”

……

又是一次,厉皇把眼前的人和弟弟重合。

太像了,不仅仅是态度,甚至对颛孙氏的那些畜生,都是同样的选择。

“保护?养一条狗都知道护着主人。但是这家的畜生,连狗都不如。”

“小子,别跟你高祖犯一样的错。”

“知道吗?你高祖的死法跟朕一样,都是中毒。你猜,他是从哪中的毒?”

高阳王下的手?

彭禹心中一跳。

貌似又是一件秘辛。

“但是颛阳又不是大将军王。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您不嫌以大欺小?”

厉皇盯着彭禹,过了良久才慢悠悠说“小儿愚钝,不知长辈苦心。也罢,等你日后受到教训,亲手杀也不迟。”

“不过,你不肯留下颛孙小狗,又想请朕出手,那就帮朕一个小忙。”

“什么忙?”彭禹马上补充“伤天害理的事,我不做。”

“一件很简单的事,对你而言顺手之劳。你去五华宫后,前往天荡山的灵皇宫看一看。”

“灵皇宫?”

那不是灵皇的帝陵?

“你去那里看看,你高祖还在不在。”

“高祖?您要见他?那您等太庙祭祖时,显圣见他不就得了?”

实在不行,晚上驾驭帝辇去找他呗?

反正你们现在比那些夕阳红的老人家都闲。整天憋在帝陵没事做,就去找他呗?

“他三百年不曾于太庙显圣,最后一次出现,是汝父登基之时。”

“老祖宗和父皇曾派人查看,但后来没音了。”

似乎看出彭禹要问什么,厉皇摇头“他的仙术成就在所有人之上。没有人知道,他晚年在自己帝宫安排了什么。“

“景皇后来想让奸狗葬入灵皇宫,但因为无法靠近灵皇宫,最终奸狗被葬在另一处。”

厉皇想到这,咧嘴笑了。

他嫌弃弟弟对奸狗的袒护与纵容。但唯独死后弟弟的这一举动,深得他心。

灵皇宫,那是连神皇以及帝灵们都无法靠近,无法探索的神秘地域。厉皇百年前尝试过探索,但仅仅在外围便铩羽而归。

“想要探索灵皇宫,没有人比乾坤宗弟子更合适。毕竟……乾四戒在你手中。”

乾四戒,蕴含无量劫禁以及乾坤无量珠,专克禁法封印。

“你去灵皇宫走一趟,探知他的下落后,再祭祀朕一次。”

“就这么简单。只要办成这件事,柳山郡外面的东西,朕帮你解决。”

“那能不能请陛下顺带镇压尸潮,彻底杜绝这一天灾?权当为了柳山郡的子民。”

厉皇看着彭禹,看到男孩希冀的眼神,又想到自己弟弟。

“可以,朕帮你压制尸潮。”

说完,两人所在的空间扭曲。

下一刻,出现在天空。

而那一刹那,彭禹恍惚看到帝陵深处的棺椁。

空荡荡的大殿中央,摆放着柳木打造的帝棺。

是啊,如今跟自己对话的厉皇仅是灵神之体,他的尸体还在棺椁之内。

“坐稳了。”

厉皇提醒一句,站在天空睥睨众生。

他的灵神在帝陵内,只有成年人大小。可走出帝陵后,展现万丈巨神之体。

厉皇擎立天地,周边阴气滚滚,引得天地为之色变。

昆吾天宫,神皇扔下笔,抬头看向南天。

“昊儿?”

神皇一眼看到,坐在厉皇肩头的小豆丁。

在万丈巨神面前,彭禹连一颗米粒大小都没有。他乖巧坐在厉皇身上,就近体验厉皇的威仪。

“他怎么惹出这尊帝灵?”

这时,孙政的消息送来,神皇越发觉得头痛了。

……

“听着,想要在柳山郡继续待着,乖乖回墓地。朕数十下,敢在外头留着,不论是谁,都去死。”

阴气充斥柳山郡,比阴山诸魔更加强横的魔境笼罩郡州。

几位大魔心胆俱裂,一个个缩回棺椁。

“怎么可能?厉皇竟然是魔道高手?”

袁一凌和赵朗也吓了一跳。

他们在厉皇身上,感受到一股空前强大的魔性。那股魔性甚至比赵老太君更强。

“厉皇在昆吾神诀外,居然兼修魔功?”

……

“灵神跨入皇极境,看来天柳帝棺对他的效果挺不错。”

柳山郡外,长生鬼帝坐在赤龙头顶,望着前方汹涌如潮的乌云。乌云凝聚成一重重天宫,升起厉皇的帝座,那是尸山血海铸造的杀戮魔座,记录厉皇生前的杀伐经历。

巫马灵风看到厉皇,脸色苍白不已。

“陛……陛下。您要不要退避?万一他察觉您的存在……”

“朕又没做对不起他的事,怕什么。”

长生鬼帝静静观看。厉皇吩咐彭禹数数。

十!

九!

八!

柳木棺快速遁回墓穴,阴山七大魔一个个往回跑。暗中观望的武圣扛起棺椁,飞奔而走。

七六五四三。

二。

一。

当数到最后一个数字,天空阴棺几乎空了。

只有三位武圣阴棺没有来得及回到墓穴。

厉皇看向肩膀上的彭禹。

小豆丁感受厉皇目光,缩了缩身子。

厉皇摇头。

知道彭禹是故意坑人。

罢了,就让他们去死吧,顺便立威。

“陛下,陛下饶命!”

三位武圣尸骸察觉天空阴气变化,连忙跪地求饶。

厉皇伸出手,轻轻一推。

三尊神棺炸开,三道魔尸在滚滚阴气中挣扎,生生剥夺体内的武圣本源。

不仅如此,就连三尊魔尸的属下部众。那些已经回到坟墓的棺椁也被厉皇拉出。

“朕生前最喜欢做一件事。来吧,取悦朕吧。你们三个和你们的部下分为两方,胜利的那一方,可以留下来。”

连坐。

一人犯错,全家惩处。

除非亲眷自己举报,不然按帮凶罪处理。

厉皇之凶残,比女帝更胜一筹。

三尊武圣魔尸见了,彼此对视,二话不说冲身边部下们下手。

那些部下原本有些惊慌,当自家首领对他们下手时,才反应过来进行反击。

但为时已晚。

在三尊魔尸攻击下,很快他们被屠灭干净。

面对这一结果,厉皇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

看这种杀戮最有意思了。贱种为了自己活命,不惜一切的毁灭他人,哪怕是亲友,哪怕是生身父母,他们也会顾不一切的厮杀。

彭禹脸色肃然。

虽然他因为灵皇,对自己的态度不错。但是别忘了,这是八大神皇最凶最残忍的一位。

“小子,别忘了朕的要求。”

“要是你不去灵皇宫,回头朕有的是办法折磨你。”

厉皇手中多出一颗天柳灵根,对柳山郡轻轻一刷,无数尸气被柳木收走,挂在尸山峭壁的柳木棺一个个安稳下来。

“滚吧!”

柳枝再一扫,彭禹等人直接从柳山郡挪走,进入南天第六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