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宇扣下扳机的那一瞬间,时空仿佛穿越了,喷射而出的子弹带着硝烟飞射而出的同时而也将过往的记忆迸射而出。

“枭哥,我们马上毕业考试了,学校想请毕业的学长给我们做考前动员,你可以来参加吗?”

阳光下,年轻的男孩子穿着宽大的笑容,笑容明媚,大大方方地站在司氏集团门口。他的身边带站着几个跟他同龄的同学,有些胆怯的提醒他“要不走吧”。

那个男人是星城最耀眼的星光,也是脾气特别不好的一位。只转身时那一眼,就把同学样吓地往后退了一步,只有沈星宇还敢开口。

那个男人的身后站着两队保镖,不远处停着等他的加长劳斯莱斯。

他听到声音就看着沈星宇,眼神冷漠的要命。就在大家都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他问:“现在吗?”

沈星宇有些不好意思:“是不是太赶?我姐说你的时间得提前两个月预约。”

那个男人说:“不会,走吧。”

那个时候的叶飞刚入职,还不太会控制情绪,虽然是小小声的提醒,但是沈星宇还是听见了。

他说:“boss,我们不是马上要去机场接h国的副总统吗?”

男人这样说:“你去。”

因为那一次,不管大家怎么说司墨枭不喜欢沈星月的话,不管大哥和爸爸妈妈多不赞同沈星月倒追司墨枭,他都站在沈星月这边。

十六岁的沈星宇坚定的相信,司墨枭一定是爱极了沈星月才会爱屋及乌。

“boss,我拿了点吃的……”

叶飞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子弹砰一下打穿门板,从他的面前咻地穿了过去。也就在这时,司墨枭的椅子往后一仰,人一个后翻,就地站了起来。

子弹“砰”打在墙上,发现“嗡”一声巨响,子弹嵌进了钢板墙里。

叶飞转动着僵硬的脖子,缓缓地拧过头,看着门板上被子弹打出来的黑咻咻的洞,半天才后知后觉地大叫一声。

“啊~来人呐……杀人……”

“闭嘴!”

门咻地一下往外一撞,门板重重地砸在叶飞的额头上。他就像一尊僵硬的雕塑重重地往后仰倒在走廊上,失去了知觉。

沈星宇发了疯地冲着司墨枭连开了数枪,子弹撞在钢墙上发出铮铮嗡鸣,有几枪都打中了司墨枭。他也不管有没有击中要害,没了子弹后又甩了枪,冲上去就把司墨枭从地上提了起来一顿狂揍。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为什么?不喜欢就拒绝啊,从八岁到二十岁,她把命都给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沈星宇双目赤红,拳头一下下地落在司墨枭的脸上:“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只是喜欢你而已,她只是想兑现小时候的承诺而已。为什么!为什么!”

那是他亲爱的姐姐啊,是他把她推向了万丈深渊。

沈家出事后的每个日日夜夜,沈星月死后的每个日日夜夜,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他都在后悔。为什么他不像妈妈和哥哥一样阻止她,为什么他要做家里那个唯一支持她的人。

他无数次的想,如果当时他也像爸爸妈妈大哥一样劝她不要去爱那个男人,是不是她就不会死!

“司墨枭,你去死,去地狱向她忏悔去吧!”沈星宇怒吼着。

他两眼猩红,脖颈青筋暴起,他的手仿佛像一只金刚钳,狠狠地掐住了男人的脖颈,用力地将他的头往墙上撞去。

“不要!”

伊希丝撞开门的一瞬间就看见这一幕,她几乎想也不想地一个健步窜上门口的桌子,借力一跃向沈星宇而扑过去。

沈星宇和司墨枭一起被她撞在地上。

沈星宇杀红了眼,一见是伊希丝,杀意更浓:“我跟你说过让你别多管闲事吧?”

他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裹着风的鞭腿就往往伊希丝的脸上踢去。

伊希丝抬手一隔,手骨竟然传来轻微的脆裂声。

她没想到沈星宇竟然腿劲这么重,她痛地眉头一皱,咬牙道:“你的事我就管定了。”

“那就一起去死吧!”

沈星宇挥起一拳砸向伊希丝的脸。

司墨枭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第一次被人揍人的鼻青脸肿,身上多处中弹流血。

他扶着桌椅摇摇晃晃地站着,虚弱地抬起了胳膊,制止沈星宇:“不要,伤害她……她是……她是……”

“沈星月”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整个人一软就倒回了地上。

“司墨枭!”

伊希丝大惊,身体一生矮,沈星宇一拳砸了个空。她趁机重重撞向沈星宇,把他撞到阳台外,厉声道:“报仇的方法有千千万万种,杀人偿命不是唯一的办法。有没有想过,杀了他你也会坐牢,你有没有想过父母盼着你给他们洗刷冤屈,而你只是偷懒,用最简单的办法!”

如果不是时间紧,她真恨不得把沈星宇绑起来狠狠地打一顿,打醒他。司墨枭那种人,根本不配为他脏了手!

“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沈星宇龇目欲裂,他一个挺身,准备揉身再上。就在这时,祁楚带着人闯了进来,白衣衬衣黑衣服,各个手里拿着长棍。

“墨枭!”祁楚第一时间为司墨枭检查。

保镖们在司墨枭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

伊希丝飞快地从地上捡起手枪用衣服包着擦了,照着阳台外扔进了海里。“砰”地一声撞上了阳台的门,警告地冲沈星宇瞪了一下眼睛。

“墨枭多处中弹,有一处伤了肺,要尽快动手术。”祁楚一边替司墨枭做简单包扎,一边跟伊希丝说话,“你这边怎么样?能一起走吗?”

伊希丝道:“没有问题,现在就撤吧。”

“好!!”祁楚指挥着保镖去医务室找来担架抬着司墨枭往甲板上走。

伊希丝也从房间里带出来了昏迷的何楚楚。

巨大的游轮下面早已停了几艘快艇,伊希丝让祁楚先下船:“你下去接应,你懂医,不会把司墨枭弄死,我先下去可能接他一下就死了。”

“他还不至于这么脆弱。”祁楚看穿她的用心,“你是怕艾文追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