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把箱子收进侧间,回头春云画上三五幅底稿图,拿出去在外面找绣娘一式一样绣上几幅,今天才六月十九,距离九月十九才堪用,足足有三个月呢,这种事不用叫我娘亲忧心,用银钱能解决的事情,统统不是事情。”言蓁蓁安排了几句,便带着四云出门迎接言夫人。

言夫人一见言蓁蓁,便紧着走了几步“也不换身衣衫,这一身沾了好些泥土!”

言蓁蓁这才发现群裾上沾了瀑布后面的湿泥,毫不介意,只上前抱住了言夫人的手臂“和姐姐去后山的时候,不小心踩进了水里,湿了群裾,不妨事!娘亲,你不是头疼吗?”

“吃了天麻丸好些了。”言夫人眼里一片温柔,本想追问在华清寺后山究竟发生了什么,言蓁蓁主动亲近她,她便把那事抛到了脑后,轻轻的拍着言蓁蓁的手背“许诺了你,要给你开小厨房的。”

另一头,林嫲嫲带着那些匠人已经在院子忙活了起来“这树着实碍事,要砍了,这里是下风,厨房和柴房在这里,不易走水。”

正是冬云之前发现有半枚脚印的那棵树。

言蓁蓁看过去,那是棵银杏树,树干粗壮,枝繁叶茂,里面躲三五个人,在深沉夜色下,根本瞧不出来,她晃了晃言夫人的手臂“真是巧了,方才我也嫌这棵树碍事,叫四云怎么砍了去。”

“看来娘来的真是及时雨。”被言蓁蓁一番撒娇摇晃,言夫人心里那点郁气散了不少“娘马上叫人把它砍了,到时候,那里就是你的小厨房,你跟娘过来,娘有些体己话给你说。”

言夫人拉着言蓁蓁进了内室,迫不及待的拉过她的手,从袖子里拿出一叠大大小小不同的银票“各个钱庄的都有,你拿去置办你喜欢的物什。”

言蓁蓁何时缺过钱?没有!但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银票,其中还有两张面值百两的金票“娘亲,这也太多了!”

“不多,不多!”言夫人把银票塞进言蓁蓁的手里“娘当年嫁过来时,你外祖家和舅舅们给娘陪嫁了许多田产和铺子,这些年出息不少。你一十六年没在娘身边,娘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来好好弥补你,你且先拿着,改日出府采买,喜欢什么便买什么,再过些时候,娘给你些铺子和庄子。”

言蓁蓁有些傻眼“娘亲,你这是做什么?其实你大不必如此!我能回到你身边,还是很知足的。”

“嗨,看娘这是在做什么?”言夫人抓住言蓁蓁的手,包住那些银票“娘感觉你跟娘亲近了些许,这是开心的都糊涂了,你还没嫁人,娘给你铺子和庄子作甚?”

半晌之后,她抽了帕子,擦了擦眼角。

言蓁蓁望着言夫人红了的眼眶,心里忍不住泛酸“娘,你莫要把我宠坏了,到时候这京城里头言三小姐被生生宠成了头一号粗鄙刁蛮无礼的人儿,人人畏我如虎,避如蛇蝎。介时别说嫁人了,连交好的小姐妹都不会有一个……”

“你这一说,娘倒是有主意,只需巧立几个名目,多邀请京城各府里的小姐上门做客,总有慧眼识珠的。”言夫人安抚言蓁蓁,她自己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至于言蓁蓁如何粗鄙无礼,定国公夫人很快就会送教习嫲嫲过来。

“之前娘不是给你说过,我们家算得上是头一号的宗亲吗?这并不假,你祖母是先皇的妹妹,封皇长公主,你六舅舅娶的长宁县主是你祖母亲侄女。”

“言嘉嘉,她不知道这些?”言蓁蓁不由得好奇起来,祖母过世之后,她那些丰厚的嫁妆,各房都盯着,如果自己的舅舅娶了县主,外祖家家世又不错的话,言嘉嘉岂会不把握这些?

“多少知道些,不过知道的不多,你外祖家和舅舅们知道娘把你弄丢了,嘉嘉只是养女,他们很生气,恰好你父亲不喜你外祖家,故而来往不多,平时只有节礼往来。”言夫人望向远处,那边是崇宁关的方向,她的父兄,母亲尽在那里。

顺着言夫人的视线,言蓁蓁奇怪的看了一眼“娘亲,在看什么?”

那处什么也没有,那壁上只有一副《牧童放归图》

又不是名家作品,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什。

她这娘亲似在看那画儿,又好似没在看。

言夫人回过神,她强行压下眼里的哀伤,握着言蓁蓁的手,温柔的看着她“你可别嫌外祖和舅舅家是鲁莽武夫,他们常年守边关,自然比不得你爹和伯伯们精细,若是连你也……不晓得他们会多伤心。”

“娘,您说什么呢。”言蓁蓁歪在言夫人膝上“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外祖母,外祖父和舅舅们啊?我有几个舅舅?刚刚都有六舅母了,是不是还有七舅舅,八舅舅?”

“真真是个傻姑娘,你娘亲在家里排行第八,上面有七个舅舅。”言夫人被言蓁蓁逗乐,抬指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你说哪里来的八舅舅?”

“七个舅舅啊,我要叫春云好好算算外祖家,舅舅们需补我多少红包,见面礼。”言蓁蓁露出一脸财迷模样。

言夫人那点子愁云惨雾被言蓁蓁装傻充愣逗闷子,彻底给冲没了“你是不是想叫娘把葛嫲嫲留在身边?”

从外祖和舅舅家,怎么地就到了葛嫲嫲身上?言蓁蓁被言夫人思维的跳跃弄的有些措手不及“和葛嫲嫲什么关系?”

“你不是想叫娘把葛嫲嫲调到身边留用吗?先前不是很有主意,现在怎么装起糊涂来了?”言夫人抬指在言蓁蓁眉心点了点“我是你娘亲,你那点子小心思,还想瞒过我?”

原来早就被看穿了?言蓁蓁缓了缓神,强自忍住了尴尬,厚着脸皮耍赖“我哪里有小心思,我是真不想娘把苏嫲嫲和葛嫲嫲弄身边,她们两个严苛的一板一眼的,将来我留在府里的时间最多,岂不是要经常吃她们的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