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言嘉嘉回到和雅苑之前,言蓁蓁就知道了上香的消息,她选完新样子,等绣娘走了,才问道:“言嘉嘉怎么会想起来这时候去上香?”

秋云低声道:“奴婢看她是夜猫子进宅,没安好心,小姐还是小心为上。”

“什么猫子进宅,我倒是无所谓,主要是每次都连累四妹妹和五妹妹。一会上香就不带她们好了。”言蓁蓁眯着眼睛:“把我的长鞭拿来。”

春云赶紧从一边取下长鞭交给言蓁蓁:“上次那件事,奴婢心里还发憷呢。”

言蓁蓁知道她说的是安宁侯府的事情,当时如果不是四云,她就落到安叔同手里了,言蓁蓁一阵恶寒,心里却是根本不怵:“不就是去上个香,我不吃她的东西,不喝她一口水不就是了?”

就在言蓁蓁与四云讨论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响起了言婷婷和言嘉嘉的声音:“三妹妹?”

“四妹妹?五妹妹?”

言蓁蓁率先走出来:“不知道大姐姐和二姐姐这时候喊我们想做什么?”

“自然是有事情了。”言嘉嘉特意等言诗诗和言画画出来才说道:“我和大姐姐决定我们五姐妹一同去华清寺上香,上香祈愿,祈福,求平安,赐姻缘皆可。”

言诗诗习惯性的看向了言婷婷,言画画没主意自然是跟着四个姐姐的,言蓁蓁抢先道:“就我们三个人去吧?四妹妹和五妹妹小,哪里需要求姻缘?诗诗和画画没有意见吧?如果大姐姐和二姐姐乐意自己去,我也不是很想去的。”

言嘉嘉嗤了一声:“什么话都叫你说了,你也不问四妹妹和五妹妹乐不乐意去,万一四妹妹和五妹妹想跟各自的爹娘求个平安呢?”

“上香有什么意思,没意思的紧,四妹妹和五妹妹就不去了,她们两个再累病了,后面怎么去百花宴?”言蓁蓁挑眉看向言嘉嘉:“你是不是就打着这个算盘?”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不去就直说。”言嘉嘉被言蓁蓁一阵儿连珠炮似得话,顶的气的够呛。

“二妹妹,不如就我们三个人去,四妹妹和五妹妹去参加百花宴也就是凑个人数,多半是和姚毓芳她们几个去玩耍。”言婷婷上前做和事老,回头瞪了言诗诗一眼:“三姐姐给你们说话,你们两个杵的跟杆子似得,也不做个反应?”

言画画蹲了蹲:“二姐姐,一会我娘亲要过来看我,我就不去了,下次再陪姐姐们同去。”

“我也想见三伯母了,每次三伯母都给五妹妹带好吃的。”言诗诗赶紧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言诗诗和言画画明确表示了不去,言蓁蓁放下了心:“不去就早说嘛,害我跟二姐姐因为你们两个吵嘴。”

言嘉嘉盯着言蓁蓁,这泥腿子是不是故意叫言诗诗和言画画不去的?她这次的计划连言婷婷都不知道,言蓁蓁应该也不知道吧?“你们跟我演姐妹情深啊?就你知道疼妹妹们,我难道不知道?”

言诗诗和言画画都想改变主意跟着去上香了,言诗诗犹豫着:“二姐姐——”

“二妹妹,就这样吧,我和你,和三妹妹去上香,劳烦你去备马车,我领着三妹妹随后过来。”言婷婷挽住言蓁蓁的手臂,重重拉了她一把,责备的道:“二妹妹喊你去上香,又不是害你,你干嘛跟吃了爆竹似得?一点就炸?是不是太不知好歹了啊?”

“不知道啊,我今天就想跟二姐姐吵两句。”言蓁蓁睁大眼睛,茫然的看着言婷婷和言嘉嘉:“就是很突然的,二姐姐,我刚刚说了什么吗?如果有得罪,你不要生气啊!”

言嘉嘉心里忍着怒火,恨不得把言蓁蓁撕碎才解气,现在她只能强笑道:“我又不是多小气之人,既然四妹妹和五妹妹不去,我们三个人坐大马车宽敞,我去马车里等你们,你和大姐姐快点过来。”

言嘉嘉维持着一脸温柔的笑容,走出了和雅苑,她的笑容被一脸阴毒替代,过了今日,看言蓁蓁那个泥腿子还怎么跟她在府里争宠。

“小姐。”云途从一边闪过来,跟在言嘉嘉身边,将一封信递给她:“这里面是小姐要我查的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

“是吗?”言嘉嘉一喜,随后她的喜色收敛起来,捏着信封,吩咐云途:“一会我要去上香,你跟着听差遣。”

“是,小姐。”云途跟着言嘉嘉出门,低眉搭眼的站在马车边上。

坐在马车里,言嘉嘉打开了信封,信封里是一张纸:“……江南富商严中青的夫人严夫人,一十六年前和言伯和夫人同时产女,因为女婴羸弱不堪,恐活不了,就交给了小牛村一村妇。叫她代为安葬,严夫人不日将从江南赶往京城……”

“大小姐,三小姐,二小姐已经在车里等二位了。”云途跟言婷婷和言蓁蓁搭话:“此去华清寺,来回需要几个时辰,两位小姐,请——”

言嘉嘉赶紧把纸张装进信封,收进袖子,正襟危坐的等着言婷婷和言蓁蓁上马车。

言婷婷不满的道:“你那么大声做什么?我们又不是没看到马车?”她推了言蓁蓁一把:“还不都是你磨磨蹭蹭的,一会二妹妹不高兴了,就怪你!”

“好啦,好啦!二姐姐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她自己说的。”言蓁蓁迅速爬上马车,钻进车厢:“就是备了些路上吃的茶点,大姐姐催的我头发都快白了。”她从春云手里接过食盒,放在桌子上,伸手把言婷婷拉了一把:“看,大姐姐你自己还不是磨磨唧唧的,二姐姐瞪你呢!”

言嘉嘉白了言蓁蓁一眼:“少挑拨离间 ,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她打开言蓁蓁拿来的食盒,从小桌子下面拿出了红泥炉,从食盒里拿出茶壶煨上:“大姐姐坐稳了,就叫车夫出发吧!”

言婷婷敲了敲车厢。

马车外,素梅出声道:“车夫,出发吧,晚上要早早赶回来。”

“三妹妹就带了一个春云?”言嘉嘉掀开帘子朝外看了一眼,言蓁蓁只带了四云里年纪稍长的一个,言婷婷只带了素梅,她倒是带了两个。

“一个春云就够了,你不是带了两个家丁吗?”言蓁蓁在马车厢里躺下:“你说说你,好好的怎么想去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