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长月和言蓁蓁连声的道歉,言蓁蓁也不会在这一件事上纠结下去“何大哥,你先说那好办法。”

“如果是一劳永逸的法子,要言三妹妹先吃一点亏呢?”何长月把扇子一收,正色看向言蓁蓁。

言蓁蓁从他眼里看出来,何长月的确是想了一个办法,不是跟她说笑“吃一点亏就吃一点亏,我想法子从别的地方讨回来便是。”

何长月又看向了言诗诗“你姐姐,言家大小姐对姚世子一往情深,可是属实?”

这涉及儿女之情,被人当面堂而皇之的提出来,又是一个男子,言诗诗的小脸刷的一下就红到了耳后“那是大姐姐,她……她……”

言画画的脸也红了!

言蓁蓁倒是不以为意,言婷婷当面锣对面鼓的跟她坦白过,应是不假“是不是一往情深,我不知道,我才回家不久。不过她的确很喜欢姚卿云,我就不解,那个文弱废物有什么好!”

“非也!”何长月摆摆手“如果不提姚卿云今日之表现,他还是挺有才情的,起码他专情,这一点,就无可厚非。虽说他是世子,但毫无纨绔之气,之前他倒也是文质彬彬的,只不知道,现在如何变成这样,饶舌妇似得。”

“难不成还怪我了?”言蓁蓁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这个未婚妻破坏了他和我二姐姐的专情?”

何长月指着言蓁蓁刚刚拿走的玉佩“我要说的主意,就在这上面,你到时候想好了,可以来找我。你把这个收好便是!”

“说了半天还是卖关子。”言蓁蓁从去而复返的春云手里,随便拿过几个点心盒子,硬塞给何长月“不说就算了,我肯定能想出好办法。不需要麻烦何公子你。”

“四妹妹,五妹妹,我们走,不要搭理这个故弄玄虚的何秀才。”

言蓁蓁扭头就走,言诗诗和言画画赶紧跟上去。只剩下何长月一个人在窗前,苦笑摇头“真是没耐心,我还没说完呢!”

他想了想,握拳一砸手心“看样子言三妹妹也不喜这个未婚夫,我何不好人做到底?我就帮你一把,看你到时候如何感谢我!我现在就去找聂十三!”

他想到这里,提起点心盒子,哼着小曲离开了阜南楼。

姚卿云还在小街里转来转去找他的玉佩“把地皮翻过来也得给我找到,那玉佩很重要,决不能丢。”

一个跟班小心翼翼的出主意“要不要去问问言三小姐?”

“不要!”姚卿云一口拒绝。

言蓁蓁握着那块玉佩,朝自己左右的言诗诗和言画画晃了晃“咱们回去吃点心,叫那傻子自己翻地皮!”

言诗诗捂嘴低笑“三姐姐,我明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就是觉得很痛快,三姐姐,我是不是变坏了?”

“自然不是,有些人,就需要恶人磨。”言蓁蓁把玉佩往腰间袋子里一塞“你看他一个男人满嘴嚼蛆喷粪的,我没有当众把他打个半死,已经是看在婚约的份上了。看在我娘和姚夫人的面子上。”

“珠兰,茱萸,回去不该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要提,尤其是三姐姐玩小石头。”言画画说着小石头,瞥了言蓁蓁腰上的袋子一眼。

珠兰和茱萸心领神会“奴婢们只看到姚世子丢了东西在找,不知道他在找什么。”

“奴婢只跟着三小姐四小姐,没看旁的地方。”荷蕊道“就看到姚世子出言不逊,被何公子拦了。”

言蓁蓁很满意的点点头,知道她们领会了她的意思“回家把点心分了,大姐姐和二姐姐的份,你们送过去。这可是阜南楼直接买来的,别说我下毒害她们。”

“三姐姐,二姐姐那边,我去就好了!大姐姐那份,劳烦四姐姐亲自去。”言画画自告奋勇“反正回去了,我也没事,冯嫲嫲分配的作业,我也做完了。”

提到冯嫲嫲布置的作业,言蓁蓁有点心虚,她可是一点也没亲手做,夏云做了坐垫的套子,絮棉花,首尾都是其他几云一起出手的“冯嫲嫲有没有说做好的作业怎么处理?”

“冯嫲嫲说的,等做完了,捡哪个白日里叫她看一眼,再做打算。”言诗诗说道。

三个人一靠近府门,福生立刻从坐着的地方跳将起来“三位小姐啊,你们可算是回来了,你们连一里地都没出,林嫲嫲都来看了五六回,奴才这叫派人去通知林嫲嫲。”

“我自去母亲院里看看。”言蓁蓁和言诗诗,言画画进了大门之后分了别。

恰好遇到第七次来大门探望的林嫲嫲,林嫲嫲一见言蓁蓁,便长长松了一口气“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夫人可担心您了。”

“我还买了阜南楼的点心带给娘亲,买了很多,嫲嫲也尝尝。”言蓁蓁把手里的点心盒子一股脑儿塞进林嫲嫲手里“多谢娘亲和嫲嫲记挂我,我就在门前小街,哪里都不曾乱跑。”

“哎哟,多谢小姐,居然还有老奴的份,老奴真是——”林嫲嫲笑的眉眼弯弯,几乎见牙不见眼“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自己不就是顺便给了林嫲嫲一份点心,林嫲嫲怎么这般开心?

言蓁蓁满心疑惑,林嫲嫲的开心不是装的,是发自内心的,她能感觉到。

“夫人,小姐回来了,特意给您带了阜南楼的点心,还有老奴的份。”林嫲嫲喜滋滋的举起手,给言夫人看手里大大小小的点心盒子。

言夫人意欲站起来,刚刚起身,又坐了回去“这孩子,马上用晚饭了,你居然买这么多点心?”

“这点心又不是现在一气儿吃完,娘亲闲暇时磨牙,饿了垫垫肚子,都是极好的,我在阜南楼尝过了,味道还不错。”言蓁蓁不客气的坐到言夫人身边“我就在言府门口,哪里都没去,娘和林嫲嫲为何担心至此?”

言夫人看了林嫲嫲一眼。

林嫲嫲放下点心盒子,走了出去,站在门外。

见林嫲嫲守在门外,言夫人握住言蓁蓁的手“傻孩子,你又没独立出过门,这次又只带了你两个小妹妹,娘如何放心?在外面逛的时候,没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