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蕊生没留意炎颜走神,她这会儿一门心思想解决炎颜跟自己老爹的问题。

“我爹误会你跟沈先生,这话你得跟他说清楚。要是明天我爹还误会你俩,他再把牌子投到灏元楼那边,你们毕家班可就真没机会了!”

炎颜一直在专注观察蜃灵,根本就没听豪蕊生说啥,随口就接了句“别给他牌子不就完了。”

豪蕊生眼睛一亮“欸,你说的这倒是个办法,走,咱们这就跟我爹说去!”说完,拉起炎颜就往外走。

炎颜被拉扯地一脸懵。

说……说啥去?

豪蕊生带着炎颜一阵风似得到了荣昌苑,话都不让人传,就直接进了豪迈的内书房。

豪老板正跟豪怀安大管家议事,见豪蕊生和炎颜进来了,立马端出特别慈祥的笑。

“你俩来啦,走累了吧?快坐下歇歇。豪临,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奉茶,用我收藏的那,上好的玉雪香芽……”豪老板特别热情,顺带把大管家豪怀安也给撵了出去。

豪怀安临出书房还忍不住皱眉看了炎颜一眼。

小厨娘这是输了场子,跑来跟东家这儿使美人计?

豪蕊生跟自己老爹向来不客气,语气就跟批评儿子似得

“爹,你今天投票太不公平啦。你把木牌投给了灏元楼,后头全跟着你投去了,毕大厨输的好生冤枉,人家的菜明明烧的比灏元楼好!”

豪迈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态度特别诚恳“是是是,全是我的错,我也觉得毕大厨的菜好吃,你们说咋办,我全听你俩的。”

旁边的炎颜瞠目结舌。

她感觉自己这后门走的太牛逼了,直接找来改游戏规则。

不过豪迈这一城首富也当得太没主见了,女儿一开口就说啥是啥,生意做这么大莫非全仗脾气好?

主要是炎颜还觉得,豪老板好像除了宠豪蕊生,连她也一块宠着……

这怎么回事?

炎颜秒变百思不得姐。

然后她抬头,就对上了豪迈看向这边的,格外慈祥的眼神儿。

这慈祥的眼神儿里好像还有点别的意思……

就是那点“别的意思”炎颜没弄明白到底啥意思。

“明日不给你发木牌,你一投,这场大比就彻底失去公平啦!”豪蕊生道。

豪迈点头如鸡啄米“成成成,你们说不投,那我就不投,全听你们的。”

炎颜“……”

总觉得自己也像豪老板的闺女。

总感觉发展方向奇奇怪怪的。

豪临从外头传进来话说好几拨客人等着求见,豪迈实在不得空闲,只得哄着她俩先回去。

看着两个女子欢快的背影,豪老板心情格外舒畅。

其实今天大比的时候,唐棠跟华畅对饮的那番话他全听见了。

唐棠亲口把她跟煜云的关系撇的干干净净,还是当着众人的面,这态度已经够明白了

原来是他自己想差了。

知道真相后,豪迈就特别后悔。

他误会了人家姑娘,还害得人家姑娘的师父白输了一场,其实豪迈后来回想起来,自己好像根本就没吃毕大厨的菜。

今天他真是太莽撞了,好多年都干这么莽撞的事儿了。

关键是好多年都没动过心了。

豪迈心里很过意不去,正琢磨如何弥补唐棠和毕大厨,可巧蕊生就带着人来了,俩人直接取消了他的投票资格。

这下妥了,他明天肯定不会再得罪唐棠姑娘了。

不过毕承的菜烧好像确实不错,等这次大比结束,豪迈考虑要不要把毕承重新聘回灏元楼。

嗐!到时候唐棠姑娘都要过门了,毕承既是她的师父,还聘什么,直接把灏元楼送毕大厨得了!

豪迈这边的思绪已去了何当共剪西窗烛。

轩窗外,月如勾,几家欢喜几家愁。

大厨房院中。

东跨院住着毕承一班人马,西跨院住着灏元楼的大厨和伙计。

东跨院此刻寂静无声。

西跨院首厨上房烛火通明。

桌上摆着几碟精致的下酒小菜,瞿平春和满录师徒俩坐在桌边,一人抱着只酒壶灌得正起劲。

“徒弟恭喜师父今天旗开得胜!”满录殷勤地给瞿平春满上酒,笑嘻嘻举起自己的酒杯。

瞿平春喝的满脸通红,也举起了酒杯“今天,这场斗宴大比,老子才算真正的扬眉吐气一回,啊哈哈哈哈,干!”

满录笑嘻嘻地没接话,举起杯跟瞿平春手里晃晃悠悠的酒盅碰了一下,他却没喝,只听着瞿平春继续吹牛。

“从前,灏元楼那帮人,当着老子的面奉承老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其实背后,你们这帮兔崽子没少骂老子,都说老子本事不如姓毕的。嗝!”

酒臭熏天,满录嫌弃地往旁边躲了躲,心里艹。

“今天怎么样?让你们这帮孙子开眼了吧,老子当着全鹿吴城权贵的面,把毕承给比下去了吧。这回,让你们这帮龟孙子,见识见识老子的真正本事,嗝!”

瞿平春一杯接一杯往嘴里灌,转眼就空了好几个酒壶,连跟满录碰杯都找不准了。

满录觉得瞿平春喝的差不多了,赔笑劝道“师父,您该歇了,明天还有场大比呢。”

瞿平春大手一挥“哼!老子今天死死压住了姓毕的士气,明天老子照样闭着眼赢他,等姓毕的一败涂地,老子就让他下跪,给老子当众认输,当众承认他本事不如老子强,嗝!老子鹿吴城第一。就……第一!”

“第一第一……快睡吧您!”满录翻着白眼,把瞿平春笨重的身子扔上床。

瞿平春头一挨枕头,立马发出猪一样的鼾雷。

满录撇了撇嘴,抬手把杯中酒灌进嘴里,完了一抹嘴,冲着瞿平春“呸!”了一声

“就你能赢?还不是仗着东家偏袒。凭你个窝囊废,还想赢,做你的大头梦吧!等过了千人宴,小爷就把你踢下去,到时候你想给小爷提鞋都嫌你蠢!”

满录骂痛快了,走出瞿平春的房间,打量四下无人,偷偷往存放肉食的库房走去。

偷偷摸进库房,满录看着满架子生鲜肉食,嘴角勾出阴森冷笑,伸手从怀里掏出个画着符箓的黄纸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