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票开始。

管事们手脚麻利地整理两个彩篮中的木板。

豪迈坐在正中央亲自监督。

豪怀安大管家站在豪迈身侧,朗声宣:“毕大厨一票,灏元楼一票,灏元楼一票,灏元楼一票,灏……”

唱票的结果转眼就穿满了鹿吴城的大街小巷。孩子们一口气跑到毕承家门前,推开院门就开始高声叫嚷:“穆姐姐,穆姐姐,豪府的头一场大比结束啦,毕承哥哥输啦……”

听见孩子们闯进来叫嚷,在屋里陪着穆娟儿做针线的邓祥家大娘起身就跑出来。

推着孩子们就往外赶,大娘口里低声呵斥:“瞎嚷嚷什么,小孩子家的懂什么输啊赢的,莫在这里瞎说!”

孩子们不服气,跳脚反驳:“谁瞎说了,上豪府吃酒席的高乡绅都回来啦,他亲眼看见的,毕承哥哥就是输啦!”

“谁见着了,那都是瞎说的,行了行了,都出去,出去玩去啊……”邓祥家大娘生怕孩子们的话惊动了屋里的穆娟儿,赶着把孩子们往外撵。

“大娘”穆娟儿拄着盲杖从屋里出来,温声唤住邓祥家大娘,对孩子们笑道:“桌上有糖果子,你们进屋里拿着吃去。”

孩子们一阵欢呼,跑进屋里就把盘子里的果子抢了个精光。

一个年龄稍大的孩子一边往嘴里塞果子,一面问:“穆姐姐,你啥时候给我们讲故事啊?”

其他孩子听闻也纷纷看向穆娟儿。

穆娟儿笑道:“姐姐答应过毕承哥哥和唐棠姐姐,他俩回来之前姐姐都要遵守约定,不能出门。得到毕承哥哥回来了,姐姐就继续给你们讲故事。现在毕承哥哥不在家,姐姐得看家呀!”

孩子们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一个小孩子突然问:“是不是毕承哥哥输了大比,很快就能回来啦?”

另一个大孩子懂事些,伸手就推了那个小孩子一把:“瞎说啥,毕承哥哥跟穆姐姐是一家人,他要是输了,穆姐姐也要难受。你想听穆姐姐讲故事,还盼着毕承哥哥输,你真坏!”

“你真坏,你真坏……”其他孩子也纷纷跟着斥责起来。

小孩子“哇!”地哭闹起来:“我没有,我不坏!哇啊啊啊……”

邓祥家大娘皱眉:“行了,别在这儿烦你们穆姐姐啦,拿着果子快出去玩把,都出去吧!”

穆娟儿把哭闹的孩子哄好,跟大娘一同把孩子们送出院子。

返回屋,邓祥家大娘给她添茶宽慰:“今天才头一场,你别着急,听说后头还有两场呢。”

穆娟笑靥温柔:“我不急,我信毕承和唐棠的手艺,他俩一定能赢!”

就算赢不了又有什么要紧,乱世饿不死手艺人,她家毕承和炎丫头都那般能干,不愁没饭吃?

她牵挂的,是炎丫头跟豪老板的事儿,也不知顺不顺……

————

毕家班谁都没想到,第一场大比,他们就输了个彻彻底底。

往回走的路上,邓江和邓海和众徒弟们都很默契地一声不吭,安静跟在毕承身后。

毕承低着头,不吭声,默默往回走。

走到大厨房院门前的时候,正好遇上同样才回来的灏元楼众人。

灏元楼一干人立见了毕家班的人,立刻就炸开了锅。

瞿平春第一个蹿到众人面前,对着毕承笑的满脸菊花开。

“毕承,怎么样?今天可是当着东家的面比试,承认输了吧?承认你不行吧?

“从前你总说我作弊赢得你,今日怎样?难道今日老子也作弊了……”

瞿平春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在众人跟前上蹿下跳,全没掌厨的稳重,就在毕承眼跟前叫嚣个没完。

“满堂宾客都是尝过了菜才投的木牌,你的菜就是没老子烧的好,大家的眼光那是雪亮的呀,你毕承就是不行的呀,你这下心服口服了吧?”

“毕承,老子要是你,老子都没脸再比明天那一场,今天就卷铺盖卷儿走人得啦。”

“哈哈哈,毕承啊,等明天那场老子赢了,你就是彻底输啦,你往后还有什么脸面在鹿吴城混啊?要老子是你,老子可丢不起这个人,还不如一头装死算了……”

他身后的灏元楼伙计们也跟着起哄嘲讽,灏元楼整个厨班的气焰嚣张至极。

毕承抬起眼,看向面前跳梁小丑似得的瞿平春,面无表情:“让开!”

瞿平春痞笑:“都输了还拽什么?老子还没让你当场给老子道歉呢,你……”

“不让开,削你!”毕承声音冷硬冷硬的,眼神也冷硬冷硬的。

瞿平春立马乖乖闭上了嘴,顺带还往旁边挪了挪。

一高兴差点给忘了,毕承这家伙会功夫来着,满录那对儿乌眼青刚好了没两天。

可他输了凭什么还这么牛逼哄哄!

瞿平春不服气,还没骂够,却不敢再开腔,怕毕承真削自己。

他只能乖乖站在自己人队伍里,等毕承走远了,才指着他的背影跳脚骂道:“姓毕的,你就再嘚瑟一天,等明天输了,有你丢人现眼的!”

毕承这边的人见不成不搭理瞿平春,也全都默不作声,静悄悄各自回屋。

毕家班没人还嘴,主要是因为炎颜这会儿不在。

大比一结束,她就被豪蕊生叫走了。

炎颜此刻坐在豪蕊生闺房的绣塌上,对面坐着一脸捉急的豪蕊生。

“你跟我爹怎么还没说清呢?”

豪蕊生一副大家长的口吻,听得炎颜有点不习惯。

她摇头,一脸大写的懵:“我每天忙活厨房的事儿,哪有空得见豪老板,连话都没说上两句,有啥清不清的?”

本姑娘吃饱了撑的得罪你爹去?

豪蕊生皱眉:“我爹这肯定是误会了,不然那我爹怎么好端端的,把牌子就给了灏元楼那边?”

炎颜觉得豪蕊生这话说的实在多余。

灏元楼是你豪家自己的产业,你爹不向着你们家,难道向着我?

她没吭声,低头去看豪蕊生腰间挂的昆仑玉护身符。

玉石里那只小蜃灵,这会儿正肚皮朝天睡得特香。

炎颜这几日每次见这小家伙,它都在睡觉,这家伙好像最近特别嗜睡,刚才千人宴的时候,炎颜就发现它一直在睡,就没醒过。

这东西懒成这样,能护主?

且炎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看小蜃灵的颜色,好像比初见的时候浅淡了些。

别是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