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瓶中,除了你们想要的真语剂。还有一颗回魂丹,一瓶我特制的金疮药。”

如久夹了一筷子菜,不疾不徐的为他们介绍,“回魂丹是救命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吞下它都可以吊命七天。”

“那七天后呢?”

“找不到我就死翘翘了呗。又不是灵丹宝药,还能起死回生?”

阎难寻呛声,“小九你是不是忘了,你要去的地方和苏陵,骑着汗血宝马七天也不够。”

“那就是命,认了吧。还有个七天怎么也够交代好身后事了。”

……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又一次被噎得无话可说,阎难寻败退。

斗嘴一次没赢过偏偏还不长记性,楼月无奈,寻之真实年龄也就三岁不能再多了。

舀了勺猪脑花放进他的碗中,语气低沉略显慎重,“吃吧。”

以形补形多吃点补补。

“噗——”

听懂了他未尽之语,如久见某人还一脸感动,欣慰友人贴心的表情,不由喷笑出声,“阎寻你就多吃点吧。”

菜被陆陆续续摆满一桌,月夜酒清亮润泽香味浓郁,饿了好几个时辰的如久,食指大动不再怼阎寻自顾自的先填饱五脏六腑。

空置的盘子撤下,又换上新的菜品。每道菜不仅造型绝美,味道那更是没得挑剔。

半个时辰,一顿猛如虎的操作,果不其然的又吃撑了。

“太浪费了,可我实在是吃不下了~”

“哈哈没人让你一定全吃完吧,好吃的多吃两口,其它的尝个味道不就是了,真是个傻丫头。”

“……”

也是,毕竟这儿不提倡光盘行动,没有浪费可耻的说法。

如久摆摆手心累,“楼白,让人给我泡杯上次喝过的那种消食茶呗~”

“子暮我也要。”

“你们啊,等着吧。”楼月对着她宠溺一笑,这两个活宝,真是让人没奈何。

……

深绿色的叶梗飘浮,茶香伴着白雾袅袅飘散。

捧着茶盏三人在窗桌上静静茗品,霞光染红了半片天空,铺洒了他们一身橙黄。

放下茶盏,楼月从长袖中取出一枚月牙样式的玉递给她,“小九凭着这块玉珏,不论在哪只要是楼家的产业,都可以无偿消费,还可以给予你所有帮助。”

“子暮可真偏心,给我的就贵宾卡,给小九的怎么就成你楼家家主凭证了?”

阎难寻嘴里叨叨,眼里却很是为小九开心,起码走到哪儿都不缺吃喝啊。

“我阎家虽然在这苏陵算的上一方势力,可出了此地在江湖上也只能算是个三流门派。

小九,如果有什么事,我怕真是鞭长莫及。”

语气中有些失落,阎难寻知道在苏陵府城他还尚有护着她的能力和势力。

可小九要去的地方是绥原,得个消息怕都要好几个月,头一次感觉自己挺没用,好像什么也帮不上忙。

说到底他们两人嘴上认同她的武力值,心底却还是异常不放心她啊。

如久好笑的打开双手,一人肩膀搭上一只,用力拍了拍,“请真心的相信我可以,成吗?还真当我是三四岁的小孩啊,碰不得磕不得呢。”

“嗯不是三四岁,是九岁。”

搂过她的小身板阎难寻直接上手按着她肉嘟嘟脸蛋儿就是一顿搓揉。

不等如久反击,楼月率先拍开他的手,“寻之你多少注意点,小九毕竟是个姑娘家,别动手动脚的。”

九岁离及笄也没几年了,他们男子无所谓,可女子的名节得万分顾及。

“得了,她才不在意呢,是吧小九。”

这可是位放下豪言要拿他们当哥们儿的人,那还会在意这个?

话是这么说,阎难寻却顺势停下动作,假意理了理衣服不再闹腾,“小九我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好,就为你准备了一辆马车,你啊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此时的如久还真以为就是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应下的毫无压力。

直到第二天整装出发,看见那辆她所以为的普通马车,嘴角狠狠抽搐。

加长加大版豪华马车,不说外形多奢华夸张,内力的摆设更加。

架着它上路,不是明摆吆喝打劫的遇到千万不要错过?

“阎寻!”

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嚎叫,吓得阎难寻抖了个激灵,“啊?”

“马车你自己享受吧。它配不上我。”

……

呵呵,眼前这辆小丑挫的马车就配得上你了是吧?

阎难寻无语的看着她,“我精心准备的怎么就比不上它了?”

“虽然我不怕麻烦,但也不代表愿意招惹麻烦。”如久懒得理会二货,“别挡着我,耽误时间了。”

“寻之,确实是太惹人眼了。”

看看小九,再看看子暮。阎难寻摸了摸后脑勺,难道如今太好也是错了?

实在搞不懂,甩甩头发,阎难寻也不再费心去想,只得亲自跑上豪华马车将自己准备好的,放在那里面的东西一一搬出来。

“这些东西总该可以要吧?”

如久看着这一堆的吃的喝的用的玩的,头大如牛,全塞下估计这辆马车还真不一定装的下,哪怕只是一半里面也不用坐人了。

毕竟是二货的心意,只好挑挑拣拣了少部分放进马车。

避免他又天马行空的想把剩下的东西全困扎在马车顶棚,如久将人拖到了一边,还不忘给苏米他们打个快点的手势。

“阎寻,这是我给无忧准备的离别赠礼,替我转交给她,告诉她我会时常给她写信的,至于她的回信等我彻底安定下来再寄就是。”

“行,我知道你是怕被小忧的眼泪淹死所以才不去跟她道别,我会如实告诉她的,你放心。”

“我……”

实在是没忍住,手太痒痒,如久跳起来狠狠敲了他后脑一记。

转头看向一旁的楼白,还是安静的美男子比较惹人爱。

“楼白,这份是我给秦将军准备的,还代我转述声,不喜别离没有如他所说的告知,还望他见谅。”

“放心小九,我会亲自上门一趟的。”

“小姐,都准备好了。”

夜泊客栈前,初升的太阳驱散夜间残留仅剩的一点凉意。微风吹过,拂过马车两边的小串铜铃,清脆的铃声响起。

“珍重。小九。”

“小九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哈。”

如久扬起笑容,甜美而灿烂。抬起手抱拳回礼,“阎寻,楼白,珍重。咱们江湖再会。”

十分干脆的转身上了马车,不愿让他们看见这一刻自己的难过不舍。

人因有离别,重逢才那么让人心怀期盼不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