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回到了学宫,同时被告知,萧然需要毕业的消息。

同时毕业的还有柳金刚以及白寒风等一些到了五境的学子。

萧然到了六境君子境,完全达到毕业的标准,如果留在学宫,甚至可以作为讲学的老师。

要知道,御风境的学宫学子,在一个小国完全可以成为书院的院长。

在国家内部,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萧然参加了简单的毕业典礼,在求知殿之中。

上面写着萧然进入书院的修为,到毕业时的修为,结果是准许毕业,同时,上面还盖着宫主的大印。

要是一般的学子有这个东西,那说明已经走上了这个世界的上层社会。

只是很多学子可能无法拿到毕业证,起码定的时间内。

萧然从一位衣着寒酸的青年手中接过自己的毕业证书,心里满是感慨,原来这个人就是他们的宫主。

年轻的宫主将毕业证书递到萧然手中的时候,淡淡的扫了萧然一眼,他知道萧然是自己得意门生的情人。

对于这个女子的男人,他不得不多看几眼。

萧然也觉得这位宫主似乎特别注意自己。

看他也是眉清目秀的,难不成是个基佬?

菊花一紧!

好在宫主没有看他,而是看着其他人。

萧然的菊花放松了许多。

这一次毕业算是往届中比较多的,大家拿到自己的毕业证书之后,心里都死百感交集。

“毕业了是好事,但是天下乱世将起,学宫随时都需要你们回来,希望你们日后,还能记得在学宫修行的这份情!”

宫主平和的声音在求知殿中响起,众学子自然是纷纷表示若有战,召必回。

这次的毕业典礼这才结束。

一同毕业的还有魏青青,至于明心,没能在这一次的毕业考核中毕业。

只不过也快了,毕竟又不缺修行资源。

正当准备散场的时候,萧然脑海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滴!核实宿主毕业,请立即进行百国大战计划,十年内统一大陆,并且阻挡妖魔入侵大陆,防止生灵涂炭,任务完成,功德圆满,返回大陆,任务失败,不得遣返地球!”

萧然的身体瞬间一僵,好在瞬间恢复正常,倒是没有引起他人的怀疑。

妖魔真的要入侵大陆了嘛?

结合宫主刚才说的话,萧然觉得系统的话应该是不假。

走在回去的路上,萧然心情沉重。

他想回地球,但是又不想这里的生灵遭受损害。心里纠结不已。

“害!我真的是太善良了!”萧然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任务失败,回到地球,未尝不可。

可是前提是要将该做的安排做好,如果先统一大陆,那么自己最后肯定要和妖魔对抗,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让百姓被妖魔荼毒呢?所以要和妖魔作战,开局直接莽。

萧然回到了自己的阁楼,和自己的两个爱妃说了要回箫国的事情。

两位爱妃自然是非常开心,毕竟他们的家人就在那边。

但是回箫国之前,还是需要和自己的绯闻女友,女帝陛下说一声。

萧然又赶往皇宫,这次萧然不是空手而来,他这几天除恶了等毕业,还设计出了这个世界嘴潮流的内裤。蚕丝内裤,这种蚕可是经过灵力孕养过的蚕,加上萧然大胆的设计以及加入了棉质材料,穿起来不仅透气,而且凉爽。

毕竟她用的而是上等的冰蚕丝。

设计出来的首批产品直接羞红了作坊的女工的脸。

萧然也很大方,作坊的每个女工都拿到了东家的蚕丝内裤。

当然,萧然也不会忘了情人闷。

来到皇宫,萧然首先给婉清贺彩衣送了几套,包括文胸,尺寸他都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婉清拿到后,想到了前些年,萧然写的信,婉清懂了,脸变成了红柿子。

彩衣红着脸藏好内裤,深怕别人知道。

如果说萧然送给婉清贺彩衣的是少女款,贺轻熟女款,那么给贺蔚然贺女帝陛下的就是妥妥的熟女款,大胆的设计,让萧然都觉得脸红。

彩听说萧然衣和婉清自然是十分不舍,

而贺蔚然也是面带诧异,在天问吃软饭难道不香嘛,

有姐姐们罩着,问天城谁敢动他。

但是,贺蔚然还是需要贺陛下说一声。

“走之前,给你带来礼物!”萧然说着,拿出了他设计的新内衣。

贺蔚然眼神怪异,作为一个有着阅历的女子,她想到这个东西的作用。

“好用,不信你试试!”萧然拿出一件作比划,告知产品的使用方法。

只是,贺蔚然一本正经的手下,面不改色,实则心里也慌!

好羞耻!

最后,贺蔚然就带着萧然去见陛下,这次没有去清心殿。而是直接确立御书房。

贺蔚然首先进去报备,但是马上又出来叫萧然进去,隔着珠帘,他看不清陛下的相貌。

但是体型看起来不错,不是想象中,那种五大三粗的汉子。

“回箫国可以,我让贺大人陪你走一趟!”帘子粥的女帝说完,就不再吭声。

这就完了?

你还没问我为何要说是你的男人呢?

萧然自然是不可能说出口,于是说道“这是那是在心中贺陛下说的内裤,您可以试试!”

说完,萧然就退出御书房。

至于女帝陛下,此时珠帘后面严肃的脸瞬间通红,摸着这大胆的内裤,她房信直跳,心里咒骂萧然是登徒子,但是却爱不释手。

“看来我是个劳碌命了!”贺蔚然辈龙萧然一眼,她自然是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你和回去,那陛下的安危谁来负责?”萧然疑惑道。

只是这女人闪过一丝讥讽“你担心陛下的安危,不如担心自己的小命!”

萧然听到讥讽后,心里勃然大怒“你敢嘲讽老子,后面让你尝尝棍棒滋味!”

但是脸上还是谄媚的样子“这不由贺姐姐嘛!”萧然离开人世间前,需要先安排好身后事。

毕竟,自己再也不是两三年前那个16岁,毫无牵挂的小男孩了!

离开的时间就在两日后,也就是说,他要日两天。

紫灵贺罗袖暂时离不开,所以去好好安慰了一番,本来也想安慰一下彩衣贺吴秀云。

可是自己约彩衣回家打算做针线活的时候,彩衣气的差点把他鸡儿揪掉。

吴秀云自己又壁闭关,打算冲击七境,肯定始无法安慰她了。

时间来到两日后,自己贺贺蔚然在门口接到了自己的两个爱妃。

贺蔚然有着一件飞行法宝,只见她从自己的头上拔下一根珠钗。

对着一吹,迎风变大。

很快,一艘细长的飞行宝船出现。

萧然很羡慕这些富有的大姐姐!

刚准备踏上飞船,白寒风浩然柳金刚就来了。

他和白寒风只是口头上的基友,柳金刚是真的想做他的基友,这两年菊花之所以紧致完整,也是因为自己的实力更强,要是自己比他弱,结果可想而知。

“我家离得近,但是我不打算回家了!以后常在学宫!”白寒风的意思不言而喻。他虽然成就斐然,但是对皇位没啥兴趣。

萧然何尝不是呢,只是这该死的系统。

柳金刚哄着眼睛,要不是知道这位是一个大吊萌妹,他估计就心软了。

“我家附近的那个油坊的香油更好!”萧然抱了一下柳金刚,在他耳边说着只有两人能够听懂的梗。

柳金刚最后白了萧然一眼,风韵十足,可是萧然浑身起鸡皮疙瘩。

贺蔚然也是无奈的看了这位猛王柳金刚一眼。

萧然贺自己的两个爱妃上了飞创,然后,珠钗飞船直接升空,朝着天际飞去。

皇宫内,那位女子看着天际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然发现者珠钗飞船速度更快,虽然体积远比不上丁全的吊毛黑船。

估计二十天不倒就可以到箫国了。

想到这里,萧然还是有点怀念那边。

该死,是这具身体在怀念,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