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生如夏花

一年后的初夏,衡苑里花团锦簇莺歌燕舞,邱雁大清早就开始忙碌起来。

“夫人,有客人到了。”

“谁这么早就来了?”邱雁急忙到门口迎接,看见韩阳从车上跑下来笑道,“阳阳今天来得最早,第一名!”

“早上一起来就催着我们出发,饭都没吃就吵着要过来。”韩母笑盈盈地从车上走下来,“我说等姑姑一起来,你妈妈今天比较忙,肯定没时间陪你,他不依一个劲儿地催。”

邱雁吩咐身边的人给韩阳拿早餐吃,“爸、妈,你们是想在外面走走还是进屋里歇会儿。”

“我们随便走走,你这个院子可真大。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们。”婆婆笑容可掬地推了推邱雁。

“行,院子后面风景也很好,河边小屋里有钓具,爸若是想钓鱼,屋子里就有钓鱼竿。”

“好。雅钧人呢?”

“他在楼上开一个视频会议。”

“怎么生日也不休息一天?”婆婆疑惑地问。

“公司上市的招股说阴书出了点小问题。他也总想休息,就是有些事离不开他,没办法。”

公公点头道“能者多劳。你忙去吧,我和你妈去看看你们家的后花园。”

“嗯。妈,那树上的果子都没有打农药,想吃就随便摘。”邱雁看着两位老人悠闲地往前走去,正想转身回屋,看到又一辆车驶进了院子,林晨光、刘佳雯、王云辉和肖启轩陆续从车上下来。

“姐,我们是来帮忙的。”林晨光笑着拍了拍旁边的一辆汽车,“干妈他们来这么早,阳阳呢?”

“应该在许霖房间。今天你和云辉看好孩子就是帮我大忙了。”

“放心吧,交给我们俩。”林晨光拍着胸脯保证。

“许总不在家吗?”刘佳雯扫视了一圈后问。

“在楼上开视频会议。放心,今天他不会批评你们。”

几个人相视一笑,彼此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呵呵,那真是求之不得。林晨光,你去把阳阳和霖霖叫下来。”刘佳雯命令道。

“嘿!为什么是我?我不去!万一走进去和老大走个脸对脸多没意思。姐,许霖房间是哪个?”

邱雁指着二楼的一扇窗户说“那间,你们不敢进屋,我去叫他俩下来。”

“不用。我有办法。”王云辉走到窗户下面卯足了劲大喊道“许霖!韩阳!下楼来玩!”

两个孩子的脑袋很快出现在了窗边,兴高采烈地喊道“叔叔!等一下!我们这就下去!”

“我这办法怎么样?”王云辉洋洋得意地看着林晨光。

“不怎么样,你把老大也喊到了窗边。”林晨光幸灾乐祸地说。

王云辉回头望去看到许雅钧正站在隔壁窗边若有所思地望着下面几个人,邱雁对许雅钧招了招手,“佳雯、启轩你们帮我在院子里接待客人,我去楼上看看。”

几个人如释重负频频点头,邱雁笑着往房间里走去,迎面碰到许霖像只小鸟一样拿着玩具跑过来,韩阳在后面不慌不忙地跟着。

“妈妈,叔叔给我们带礼物了没有?”许霖仰着脸问。

邱雁抱起许霖亲了亲,“你有那么多礼物怎么还不知足?不可以向别人要东西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我刚才是逗你玩呢。”许霖笑嘻嘻地说。

“嗯,我差点被你骗了。”邱雁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放下许霖,看着韩阳,“阳阳这气定神闲不慌不忙的样子真有大将风度。”

韩阳不好意思地牵起许霖的手朝林晨光和王云辉走去。

邱雁走到楼上看见许雅钧已经换好了衣服,笑着问“事情解决了吗?”

“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需要担心。”许雅钧满怀爱意地看着盛装打扮的邱雁,“你今天真漂亮。”

“我也要夸你一句很帅吗?”邱雁打趣道,“什么习惯,每天都要夸上这么一句。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我觉得自己现在和正常人一样健康。”许雅钧笑着望了望楼下,“你今天请了多少人来为我庆生?”

“没几个人,都是咱们最亲密的朋友。你生病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很关心你,也帮了我不少忙,我想着借你生日答谢一下。”邱雁走到窗边看着下面一辆辆豪车,西装革履的人在彼此寒暄着,“王博文怎么也来了,我没请他啊!”

“你请了申鹏和韩维熙,他能不知道吗?走吧,下去看看。”许雅钧无奈地笑着往门外走,他其实更愿意和邱雁单独过这个生日。

王博文看到许雅钧的身影老远就笑着迎了上来,“雅钧,生日快乐哈!公司上市了,你身体也康复了,又是生日,喜事连连!我也要来沾沾你的喜气!”

“同喜同喜!我听说小雅回来了,你们兄妹和解也是一件大喜事,以后设计师不用愁了。”

“嗯,拖家带口地回来了,不是看在我外甥女的份上,我都不想原谅她。雅钧,我那个外甥女是个中英混血的美人胚子,既漂亮又聪阴,关键是和霖霖同一年生的。我刚才看到霖霖,心中忽然有了个想法,不如咱们定个娃娃亲,这俩孩子真是般配得很!”

“你还没吃够乱点鸳鸯谱的苦啊?小雅刚原谅你,你就打起人家闺女的主意了,再把人气走,王老得和你拼命。”

王博文尴尬地哈哈着,看到邱雁走过来笑着转移了话题,“雅钧,我替邱雁委屈得很,你说人给你生了这么好一个麒麟儿又帮你把公司管理得这么好,你连婚礼都没给人办一个,是不是太不合适了?”

邱雁笑道“他想办来着,我嫌麻烦拦住了。人贴心就行,用不着那些俗套的形式。”

“啧啧,天上就掉下来这么一个好女人被老兄你给捡着了,羡慕死人啊!”

“这话我爱听!”许雅钧朗声大笑着看了看邱雁。

申鹏站在不远处听见这边的对话心中苦涩,不忍再看邱雁和许雅钧鹣鲽情深的样子,转身往林子深处走去。韩维熙不声不响地跟在他的身后。

衡苑面积很大,此时绿树红花相映成趣,鸟鸣婉转,风景如画。今天来的人虽多但都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大家随性地聊着看着,没有往常酒场上的虚与委蛇倒也自在。。

夕阳在山,人影散去,欢闹了一天的衡苑恢复了往日的幽静。邱雁和许雅钧并肩走在林荫小道上,看着许霖拿着网在追赶草地上飞舞的红蜻蜓。夏花灿烂,生命多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