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九)生老病死

邱雁自从住进衡苑陪伴韩阳的机会越来越少,难得周末天气好,邱雁便驾车载着许霖和保姆去了韩家。韩阳看到他们兴高采烈地欢呼着。

“哟,霖霖来了,快让奶奶抱抱。”

邱雁把许霖递给婆婆,“妈,好久没来看你,最近身体好吗?”

“我好着呢,不用担心,倒是你瘦了不少是怎么回事?”

“我减肥呢。”邱雁呵呵笑着亲了亲依偎在自己身边的韩阳,“妈妈可想阳阳了,最近妈妈工作忙又要照顾你弟弟,腾不出时间来看你,你有没有责怪妈妈?”

“没有。奶奶跟我说我是大孩子了,不能和弟弟争宠。”韩阳骄傲地笑着。

邱雁轻轻刮了一下韩阳的鼻头夸赞道“阳阳真是越来越懂事了,是弟弟的好榜样,妈妈太爱你了!”

韩阳兴奋地两眼放光,抱着妈妈的脖子不撒手。

“邱雁,雅钧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婆婆疑惑不解地问。

“他约了朋友谈事情,改日再来。”邱雁让保姆接过许霖,免得累着老太太。

“哦,他身体最近怎么样?”

“不累还行,一累就流鼻血,我现在都是让吴锐监督着他,不敢让他太累。”

“嗯,身体要紧,你和雅钧都得注意身体,年龄不饶人,别太拼命了。”

“知道了妈,阳阳中午想吃什么,妈给你做饭去。”邱雁摸着儿子的头发问。

“炒龙虾,糖醋鱼……还有玉米排骨汤!”

“好,最近学习怎么样?”

“我每次考试都是第一,数学每次都是满分,语文有时候会扣一两分。”

“阳阳真了不起!一点儿都不让妈妈担心!”邱雁在儿子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下作为奖励。

韩阳心花怒放地吁了口气,脸蛋红扑扑的,像小尾巴一样跟在邱雁身后。

邱雁看着儿子的样子,知道韩阳是许久未见舍不得离开妈妈,“去和弟弟玩会儿吧,妈妈做好饭再陪你玩。”

韩阳站在厨房门口不说话,回头看了看正坐在婴儿车上的许霖,不知道该对这个抢走自己妈妈和爸爸爱的臭小子持什么态度。

午饭时,许霖吃着奶睡着了,邱雁把他放在床上,让吃过饭的保姆看着,这才走到餐桌旁吃饭。

“妈,爸爸呢。”邱雁边吃边随口问了一句。

“你姐夫的客户送给刘明宇一个笔记本电脑,明宇沉迷于玩游戏成绩下降了很多,你姐一气之下把电脑摔了。晨光说他会修电脑,让你爸把电脑拿过去,应该还没有修好,你爸吃过早饭就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他自己不会来拿嘛,这么远还让爸爸去送。”

“他说有事过不来。晨光是不是恋爱了?”

“嗯,他在锲而不舍地追求我以前的那个女保镖ia。”邱雁笑道,“估计吃了不少苦。”

“你别光看热闹也帮帮他,他也该成家了,老这么吊儿郎当的当月光族也不是个事。”

“嗯。”邱雁知道老太太心疼林晨光,嘴里答应着,心里却想林晨光如果用情专一,何愁追不来女孩子。

“晨光现在工作怎么样?”老太太孩真是把林晨光当儿子来操心。

“他业绩很好!前天雅钧看报表时还夸他,准备让他挑大梁呢。”

“哦?这可是稀罕事,雅钧不是不喜欢晨光吗?”

“雅钧说公司要转型,要收缩门店经营,转线上销售。晨光一直在做这块,做的时好时坏。雅钧找他谈话时问了他对市场的看法,让他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他回答的头头是道,雅钧决定提他做销售总监,好好扶持他。”

“这样好!我早跟那俩人说都是一家人别计较太多,可他俩不听啊,把我气的恨不得捶他们两下。你看像现在这样多好,早就该这样了!”老太太喜形于色。

“妈,你就放心吧,晨光现在浪子回头了,爱情事业都顺利。”

“哎,他终于苦尽甘来熬出头了。这段时间肯定很辛苦,我得叫他过来吃饭,给他补补身体。”老太太眉开眼笑地去打电话。

邱雁一边吃饭,一边听着老太太打电话。林晨光说有事来不了,下周末再过来。老太太苦口婆心地劝着。邱雁听着觉得好笑,想起往年韩非不好好吃饭时,老太太也是这么语重心长地啰嗦着,那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这孩子死活不愿意来,你说让他来吃顿饭能耽误他多长时间?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老太太唉声叹气地说。

“我明天上班时问问他,让他明天晚上过来。爸还和他在一起吗?”

“哎呦,你看看把这事给忘了,我打电话问问你爸。”老太太再次拨通了电话,“哎。知道了。邱雁挂念你呢,让我问问你到哪儿了。好。”老太太放下电话说,“他在韩瑞那儿,给刘明宇送电脑去了。送也是白送,还不如给晨光,你姐不会让明宇再有机会接触电脑的。”

婆媳俩聊了一会儿闲话,老太太困了直打哈欠,邱雁便劝她去房间里睡。看着婆婆日渐佝偻的背影,邱雁突然意识到婆婆已经老了,莫名一阵心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在韩非死后,多亏有这个婆婆与她相依为命;韩阳出生后,多亏有这个婆婆无微不至地照料;创业之初,多亏有这个婆婆拿出大部分积蓄支持她;爱情遭遇挫折时,多亏有这个婆婆鼓励她开始新的生活……几乎每一次最困难的时候,都是这个慈爱的婆婆陪在她的身边,如今人生中的风雨再一次袭来,她看着婆婆的身影却不舍得如实相告。

许雅钧的肝硬化越来越严重,药物对身体的损伤很大,一吃药就浑身难受。许雅钧不愿意再吃药,身体日益消瘦。公司和店里的事情全要靠邱雁一个人打理,白天工作夜里看娃,累得筋疲力尽,还不愿在许雅钧面前显露出来,总是报喜不报忧地劝慰许雅钧安心养病……

日暮时分,邱雁告别了公公婆婆和韩阳驾车回家。暮色中,她看到许雅钧茕茕孑立的身影靠在一棵葱郁的树干上,忍不住泪流满面。直到许雅钧的目光转向她,她才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强作欢颜地走到许雅钧身边,默默无言地抱住满眼忧郁的男人。

“我今天把书店、花店、茶室还有调查工作室全部卖掉了。公司留给你,这样你管理起来也方便,不会顾此失彼。在我走之前,我会把公司可能遇到的危机以及解决方案都告诉你……”

“你要去哪儿?”邱雁泪潸潸地问道。

“回美国做肝脏移植手术,这是我能活下去的最后机会。”许雅钧轻轻抚摸着邱雁的背,“那边器官移植中心为我找到了合适的肝源,催我快点儿过去。别哭,我不会死的,我还要看着霖霖长大,陪着你到老。”

“好,我相信你!你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

“这次也不会让你失望。”许雅钧苦笑着抹去了邱雁脸上的泪水。

“我想陪你一起去美国。许霖也一起去。”邱雁抬起头注视着许雅钧央求道。

许雅钧点头道“好,我们一起去。有你们俩在我身边,我更有力量战胜病魔。”。

邱雁用力点了点头,紧紧抱着许雅钧,默默祈祷上苍垂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