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芙倒是不甚在意,因为钟离末的关系,她知道自己必然是要被记恨的。

所以无论她如何恭顺谦和都入不了程悦迦的眼,不如干脆得罪个彻底,这样反倒让别人摸不清她的想法。

世子夫人见紫芙丝毫没有讨好迦禾郡主的意思,微有些诧异。

以她的猜测,紫芙之所以如此,无非是从底层混迹上来不懂官眷之间的相处之道,或是仗着钟离末的袒护目中无人罢了。

于是她忙出来打圆场,“大家都认识了,快坐下尝尝年前刚贡上来的新茶吧!味道清新得很。尤其是紫芙姑娘,头一次到王府做客,要多吃些茶才好。”

紫芙也没客气,豪气地捧起茶杯向众女示意,而后也不管旁人顾自喝了起来。

世子夫人有些尴尬,只能虚回了礼,也开始小口啜起茶来。

偏厅里一时冷清了下来,半晌没有人开口。

可紫芙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她刚才故意将程悦迦得罪得紧了,就是想让这些人玩点幺蛾子出来,那样她才好有机会出手啊!钟离末还等着看戏呢!

紫芙无声叹息着,就知道今天的差事不好做,原来琢磨算计别人是如此费神。

而她素来不喜为别人设局,而是喜欢在旁人编织的网里就地取材,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希望这位迦禾郡主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在偏厅里又坐了一会儿,就到了晚宴的时间。

众女相携着去了正厅,陆续都在女眷席入座。

即便是家宴正厅也分了男女两席,只是没有加屏风,男女各居两侧。

因王爷的发妻已经过世,王爷又没有续弦,所以则是长公主和王爷同居于上首的位置。

男子席位则是以驸马爷为首,按年龄辈分依次排开。

女眷则由世子夫人带领,按年龄入座。

这样一分配,正好是程悦迦坐到了钟离末的对面。

程悦迦自然是喜出望外,满眼都散发着绯红的光彩。

可没一会儿程悦迦就高兴不起来了。

紫芙笑瞄了眼世子夫人的方向,对她的刻意安排十分无奈。

因为她就坐在程悦迦身边,而钟离末时不时向她瞟一眼,很快程悦迦就投来了怨毒的目光。

可她越是如此,钟离末越是故意忽略她。惹得尊贵的迦禾郡主险些吐出一口血来。

席间钟离末遥望紫芙,用眼神询问她可有被别人刁难。

紫芙没有回应,只举起茶杯,摇头吹了几下,又低头喝了两口。

钟离末初时有些疑惑,可转念又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向紫芙抛媚眼的频率更高了。

眼看着身边的迦禾郡主脸色越来越差,就连二夫人都察觉有异,忙靠过来安慰她。

宴席过半,两人低语离开了一阵,再回来时程悦迦的脸色貌似才好看了不少。

席间大家相互敬酒,十分热络。

除了年龄尚小的双胞胎二小姐、三小姐,其余女眷也都喝了不少。

为了显示王府对紫芙的热情,众女更是轮番向她敬酒,隐隐有想灌醉她的意味。

紫芙自然是来者不拒,不论谁来敬酒,都是微笑饮下,毫不扭捏。

为表示对王爷和长公主的敬意,感谢王爷的邀请,紫芙还主动向主家敬酒,接连喝了不少。

就连世子夫人都有些佩服紫芙的豪爽。

酒过三巡,大家的兴致也都高了起来。

尤其是钟离末的二哥元仲,酒劲一上来话就开始变多,惹得王爷多看了他好几眼,他仍不自知。

身边的侍婢不知深浅接连帮元仲斟酒,很快他就显出了醉态。

就连世子好心的提醒,他都视而不见,越发的贪杯。

本来好酒倒也算不得什么,王府众人皆知他的脾性。

可今日还有驸马爷和国公世子在,王爷可不想丢了府里的颜面。

只见元仲借着酒劲开始频频向紫芙这边凝望,似乎对她很感兴趣。

紫芙过年刚好十九,正是最灿烂的年华,如今更是出落的十分貌美。

场间的女子除了平乐长公主雍容的气质能与紫芙媲美,其余的女子都难以相比。

他遥遥向紫芙举杯,想与她对饮,示好之意尤为明显。

他之所以对紫芙感兴趣,一方面是因为紫芙的美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王府中人都隐隐将紫芙看做了钟离末的人。

对于明显优秀于其他人的钟离末,元仲怎么可能不妒忌。只要能给钟离末添些堵,他自是十分乐意。

又是几杯黄酒下肚,元仲竟然壮着胆子,向紫芙走了过去。

看他轻佻的举动,席间众人都蹙起了眉头。

元仲走到紫芙跟前,俯身亲自为她斟了杯酒,而后眼带含笑地慢慢靠近,将酒杯递了过去。

紫芙内心很厌恶这个油腻感十足的纨绔,可却神色依旧,面上丝毫不显。

她从容接过元仲递来的酒杯,没有半分迟疑,一口饮尽,这让元仲面上很是得意。

他回身看了钟离末一眼,眼神里的挑衅意味分外明显。

不过钟离末却丝毫没将二哥的挑衅放在眼里,反倒觉得他很可怜,只能靠无耻来刷存在感。

可钟离末不在意,自还是有人在意的。

因为元仲肆无忌惮的眼神,除了使不远处的二夫人隐隐想要爆发怒意,就连程悦迦都十分不满。

这说明紫芙的面相确实很入男人的眼,她虽有些厌恶这个表哥,但她与紫芙并排而坐,元仲表哥却看都没看她一眼,这不免让她的虚荣心受到了打击。

此时她看向紫芙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即便被紫芙发现她也浑不在意。难道她堂堂郡主还要时时顾忌一个女官不成。

这时陆续有侍女开始送甜品、汤水上来,才将众人的注意力又拉了回来。

世子夫人心思细腻,知道平乐长公主素来喜甜,便给男女两席分别准备了不同的菜单。

男席上补汤,而女席则是上了一道时下最受欢迎的甜品。

几个侍女端着一个个精致的瓷盅到了女席桌前,从平乐长公主开始顺位送与每人。

到了最末位的紫芙身边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侍女的脚突然滑了一下,本应递到紫芙桌上的甜品顺势洒在了她的裙摆上。

周围女眷发出惊呼声,可紫芙却没有惊呼失态,只微微牵动了一下嘴角,瞥了眼程悦迦迅速收回桌下的脚。

“啊!奴婢该死,一时滑了脚,请小姐宽恕奴婢吧!奴婢是无心的。”

小侍女吓得花容失色,忙跪下磕头认错,口中不停解释着,生怕紫芙找她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