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颜阏氏眼中也有得意之色,但她并没有像丽美人那样不知掩饰。

她此刻,威严无比,居高临下的看着宋翊。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宋翊无计可施的时候。

突然,金贵妃身旁的桂妈妈出现了。

“大汗”桂妈妈上前说道“贵妃让奴才带句话”

“贵妃怎么样了?”和努哈赤关心问道。

“幸亏发现及时,吃了梁医首的药,已经醒了过来。只是,身体亏虚,不能亲自前来。所以,才让奴才代劳”桂妈妈不卑不亢地说道。

一边说着话,一边偷偷看了眼宋翊。

宋翊坦然面对桂妈妈的眼神,没有丝毫躲闪。

桂妈妈心中震惊,觉得菀妃果然不是一般人。但脸上并无太多表现,反而说道“贵妃说,此次她中毒,是有人要害她。希望,大汗一定要给她主持公道。此外,贵妃也有些证据呈上”

说完这句话,桂妈妈便吩咐外面的人。不一会儿,宋翊她们便看见一个宫女被带了上来。

所有人都一头雾水,不知道,金贵妃让桂妈妈送来一个宫女做什么。

宫女,十分害怕的模样。整个人如破漏的筛子般,直打摆。

宫女开口说道“大汗,饶命啊。奴才是被逼的,是阏氏要奴才下毒的”

宫女的话,如晴空惊雷,让在场所有人都不敢发出声音。

所有人拼命压抑着内心的澎湃,只是因为金贵妃吹响了号角,他们都想看看阏氏该如何应对?

“大胆。说,是谁指使你,颠倒黑白,诬陷本宫?”完颜阏氏没想到,突然冒出的宫女,将所有火力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于是,当场暴走起来。

“阏氏,奴才怎敢?是您让奴才下毒到菀妃的冷香丸里,让贵妃服下。您还说,这是一石二鸟啊”

“住口,胡言乱语”完颜阏氏立马让人堵住了宫女的嘴。

“大汗,这是诬陷。这名宫女一定是被人收买了,才在这里陷害我。”完颜阏氏话中有话,众人各有心思。

宋翊没想到,突然出现的宫女,迅速扭转了局势。原本,她在来明月宫之前,心中一直有种不踏实的感觉,所以,在和乌罗兰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带上了生离死别的感觉。

而如今,金贵妃身边的桂妈妈带出了新的人证。而且,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直接指认下毒之人是完颜阏氏。

这种神转变,让宋翊都大为惊奇。可,她一点都没有含糊。也不会相信,金贵妃是因为感恩于她敬献了冷香丸,而帮助自己。

也不是宋翊多想,一名明月宫的宫女直接指认完颜阏氏,难道真的不怕死吗?

宋翊看了眼完颜阏氏,不经意间看到和努哈赤眼里的光芒。宋翊明白了,原来,今天的事情,他也参与其中。

不过,宋翊并不认为,一个宫女的指控,就真的能将阏氏拉下马。

事实上,也果如宋翊所预料的一样。完颜阏氏用雷霆手段,将当众指认她的宫女处死。而且,根本就没有与和努哈赤商量。

虽然,足够有震慑力,导致后宫中不敢有人质疑。但这一举动,在更多人看来,更像是不打自招。

一时之间,完颜阏氏下毒金贵妃的消息,便不胫而走。

宫外的金家得到消息后,便十分愤怒。直接与完颜家对质起来。

原本,有弥合状态的完颜和金家,也因为宫中明月宫的下毒事件,又剑拔弩张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