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游离的火烧云将天空渲染出大片橙红色。

放学后的校园安静得过分,除了操场隐约传来男生踢球的呐喊,教学楼已是一片空寂。

只有某层的女厕隐隐传出说话声——

“江扶月,你也配?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凌轩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种学渣?”

楼明月在一阵聒噪声中醒来,看着面前叽里呱啦的女人,眼底一瞬茫然。

她不是死了吗?

这是哪里?

可惜,没有人能给她答案。

好在这样的茫然并未持续太久,常居上位的警惕和强大的应变能力迫使她用最短的时间镇定下来,而后迅速打量四周。

首先,这是一间女厕。半脱落状的墙皮以及坑坑洼洼的瓷砖都在无声述说着老旧与简陋。

她名下任何一处房产,哪怕是最不具现代化气息、生活条件最差的老洋房,里面的厕所都比这里强。

其次,现场有四人。

除了楼明月自己,她面前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的女人是其一,剩下两个没开口,但眼神不善、虎视眈眈。

三人正合力将她围在中间。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们身上都穿着校服,包括楼明月在内。

右前胸印着大红色校徽,正下方四个楷体小字:临南一中。

大致弄清楚周围环境,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楼明月紧绷的神经骤然一松。

“怎么不说话?你平时不挺拽的吗?明明又丑又笨,还偏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小说看多了以为自己是女主角啊?”女人,哦不,应该只能算女生,刻薄的话张口就来。

楼明月却无暇理会,因为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正疯狂涌进脑海。

她重生了!

如今的身份是临南一中高二年级学生江扶月,因为一封写给级草的情书而被级草暗恋者蒋涵,也就是眼前这位肥头大耳的姑娘盯上。

一下课就被拽进女厕例行警告,然后楼明月来了。

“涵姐,她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狗腿一号。

“太过分了,居然敢无视咱们!”狗腿二号。

蒋涵皱眉,脸上横肉乱颤,手指怼着江扶月肩膀:“今天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识相的就不要再招惹凌轩,以后就算看见他也麻烦绕道走,否则我让你家那个小煎饼摊分分钟关——”

呃!

楼明月骤然抬眼,聒噪便戛然而止。

漆黑的瞳孔,淡漠的眼神,刹那间仿佛浩渺星河尽陷其中,沉静如海,广袤如野。

而后目光轻飘飘落到蒋涵脸上,明明不带任何重量,却如同利剑出鞘,铮鸣四起。

那是属于帝都传奇、楼氏家主楼明月的威慑!

此刻尽数压到一个中学生肩头,轰——

蒋涵脑子一蒙,手脚发凉,一股寒气从尾椎攀上脖颈,她开始抑制不住颤抖。

“你……”出于本能的畏惧令她不自觉后退。

两个小狗腿还想上前帮忙,却发现双腿像被钉在地里,根本拔不出来。

膝盖一软,差点跪下去。

江、江扶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比、教导主任还可怕……

“滚!”声若冷磬,凉薄入骨。

三人逃之不及。

楼明月扯了扯嘴角,走到角落里捡起书包,嫌弃地看了眼,最后还是认命地挂到肩上。

等慢条斯理洗完手,她才踱出女厕。

……

盛夏的傍晚,风都带着温度,吹在脸上,既闷沉,又湿热。

学校里已经没人,静得可怕。

连操场上踢球的男生都已经各自回家,放眼望去,空旷如野。

楼明月……不……现在应该叫江扶月,出了校门,半垂着头往前走,直到现在她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明明上一秒还倒在血泊里,眼睁睁看着最亲近的人朝她胸口补刀,那些不甘与怨恨仿佛还交缠在灵魂里不得释放,怎么下一秒就变成另一个人?拥有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突然,一道熟悉声音钻进耳朵,江扶月浑身僵硬,遽然抬头。

只见广场正前方那块LED巨幅显示屏上正播放财经频道的一段采访。

“……看来大家的消息很灵通,没错,下个月一号楼氏将完成对索尔科技的收购,这将是楼氏集团首次收购新三板企业,同时也意味着楼氏向科技行业进军的决心……”

屏幕上的女人西服正装,大气从容,此刻面对记者和镜头侃侃而谈,威严凛然。

画面一切,回主持人这边:“楼氏总裁面向广大媒体亲口承认不日将收购索尔科技,这对一向以房地产为重心的楼氏集团来说有什么影响?对未来科技行业又有着何种意义?下面我们请财经专家邵启华先生为大家分析解答……”

楼氏总裁?!

江扶月瞳孔一紧,牙缝里蹦出三个字:“楼——明——心——”

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手把手教出来的好学生,也是在她胸口补了最后一刀的刽子手!

那些被强行压下的憎恨与不甘,在此刻一齐上涌。

不过……

江扶月皱眉。

她才刚死,凭楼明心的段位,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掌控集团,还当上总裁。

忽然,女孩儿眼神一滞,盯着巨屏右下角,目光从茫然到惊疑,最后演变成震惊和难以置信。

2050年……

二十年后!

是了,新闻里的楼明心虽然妆容精致,却过于成熟,尤其那一头盘发,威严有余,但格外显老。

如果不是“显老”,而是真的“老”呢?!

那就不奇怪了。

二十年,不是二十天,也不是二十个钟头,足以改变任何事。

所以……

那些人终是没能帮她守住吗?

江扶月一时怅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