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亲哥死对头看上怎么办》

――文/珊瑚树

【Chapter 26】

――――――――――――――――――――

从给孙经理打电话开始, 沈迦誉就做好了面对这一天的准备。

他以为自己会继续失望,但是当站在房门外时,他才发现, 自己的心情出奇的冷静。

原来放下, 也不是那么难。

他现在已经开始觉得,以前的自己愚蠢又可笑了。

翘起嘴角, 少年摆出完美温和的微笑,敲响了房门。

邓立春过来开的门。

沈迦誉礼貌的叫了一声“邓叔叔”,目光落到坐在客厅里的林舒影身上。

她坐在沙发上, 手抚着六个月的肚子,表情慈爱。

邓娴坐在她旁边不远处,在念胎教书。

像一对感情很好的亲母女一样。

看到沈迦誉, 林舒影表情淡了下来, 道:“过来吧。”

沈迦誉走过去, 坐到她对面, 叫了一声妈妈就不再说话。

林舒影本来想等他问为什么叫他过来,沈迦誉不说话, 她憋不住,只好主动开口。

“昨天我给孙经理打电话, 他说你把基金冻结了, 怎么回事?”

“这件事啊。”沈迦誉语气随意, 甚至有些不以为然,“您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吗?”

“……还有你上大学,正是花钱的时候, 教育基金不就是现在用的吗?”

“可是, 我有奖金。”他眼神染上疑惑,“暂时用不着我爸爸留给我的教育基金。”

他特地加了“我爸爸留给我的”几个字, 但是林舒影似乎没听见一样,“你用不着,也得想想你妹妹。她没有你成绩好,你难道要看着她没有学上?”

林舒影说完,见沈迦誉一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竟然笑出了声。

她这才发现,今天沈迦誉态度格外不同,以前他虽然沉默寡言,甚至冷淡到冷漠,但是她能感觉到,他是在乎她的话和态度的。

但是今天,她在他眼里看不到那种在乎了。

像是,对着一个陌生的路人,礼貌,客套,疏远……漫不经心。

沈迦誉笑完,站起来道:“妈妈,这笔钱我用不上,如果您想给您肚子里的孩子用,我也不会太反对,毕竟,TA勉强算是我的亲人。但是,给我异父异母的妹妹用……”

他停顿了一下,扫了一眼脸色难看的邓立春和邓娴,嘴角一勾,语气轻柔道:“不可能。”

说完,他甚至不在乎林舒影什么反应,说了一声:“再见。”扭头就走。

房门在身后关闭,他听见里面传来林舒影气极摔东西的声音,“这个畜生,我就知道他和他爸一样冷血!”

还有邓立春的劝导:“你别气,千万别气,注意肚子里的孩子……”

以及邓娴的哭闹:“爸!你看他怎么这样?我怎么办啊……”

简直乱成一团。

沈迦誉摇摇头,哂笑,真不知道这个家,什么时候会散。

林舒影肚子不舒服,邓娴还在一旁不停的吵闹,邓立春也火了,怒道:“你自己不努力,现在怪得了谁?没学上就滚出去打工去。”

“打工就打工,你别后悔!”邓娴吼道,一气之下甩门离开。

她去找徐子强,哭道:“怎么办啊?我不能跟你出去留学了。”

邓立春把送她出国的意思透露给她之后,她就去找了徐子强,让他跟她一起出去。

徐子强大吃一惊:“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后妈出钱送你出去吗?”

“都怪那个死拖油瓶……”邓娴把沈迦誉的话说完,气得锤徐子强,骂道,“你不是说上次就能弄死他吗?现在人家不还好好的,还考了状元,光奖金就几十万!”

她说的上次是爆料沈迦誉教训徐子强那事。

“行了,你有完没完!”徐子强也烦得很。

“我不管!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邓娴拽着他的衣服用力晃他。

“人家的钱,我怎么帮?”

“你不会找个他在意的东西威胁他么!”

在意的东西?

徐子强愣了一下,突然悟了。

自己诬陷沈迦誉那次,他没反应,上次爆料让他丢了保送名额,他还没反应,但是只要一碰到那个小丫头……

――

下午五点,雅颂小学放学铃响。

各班的同学排着队从校门口出来,各自散开,去找接自己的人。

朱珠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闷闷的嘀咕一声:“今天又不‘散步’了。”

算了,反正离家也不远,她以前天天都是自己回家的,根本就不需要人接送。

朱珠背着小书包低着头往家里走。

走到半路,面前突然多了一双腿,朱珠抬头,徐子强嘴里叼着烟,咧开嘴,道:“小妹妹,好久不见呀。”

徐子强以前被沈迦誉吓得不敢靠近朱珠,但是他现在觉得自己长大了,认识了一群哥们儿,特牛逼了,还查到了那个谁谁谁的实验,知道沈迦誉不敢要他的命,瞬间膨胀了。

朱珠后退一步,揪着书包带,道:“这里都是大人,我会喊人的。”

“喊人?”徐子强笑了,手指夹住烟从嘴里拿出来,拍了拍朱珠的肩膀,红红的烟灰就在朱珠脸侧,“小妹妹喊人的话,哥哥一紧张,说不定烟头会碰到你的小脸哦。”

朱珠能清晰的感觉到火焰的温度,站在那里不敢动了。

半晌,她才问:“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想请小妹妹帮我给沈迦誉带句话……”

“什么话不能直接跟我说,要小朋友带话?”

背后突然传来少年低沉的嗓音,打断了徐子强的话。

徐子强扭头一看,笑了,“这不是我们的状元同学吗,既然你来了,我就直接跟你说。”

他看了朱珠一眼:“小妹妹挺可爱的,反正我和邓娴没法出国留学了,那我干脆天天来找她玩儿。”

他拍了拍朱珠的脸,“你说是不是,小妹妹?”

朱珠抿着唇没理他,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沈迦誉。

一簇烟灰随着他的动作抖落,落到朱珠肩膀上。

夏季衣服单薄,烫得朱珠“呀”了一声。

沈迦誉脸色一变,上去掰开了徐子强的手,朱珠赶紧跑到他身后。

沈迦誉冷声道:“我警告过你,离朱珠远一点。”

他本来一早就出发来接小朋友放学,路上被邓娴纠缠了一会儿,没想到两人打的这种主意。

徐子强:“你能怎么样?像以前那样吓唬我?告诉你,老子不怕……”

话音未落,沈迦誉手上猛一用力,指间的烟头就戳到了他的胳膊上。

徐子强一声惨叫。

“不好意思,没掌握好分寸。”沈迦誉彬彬有礼的道歉,手上的力道却一点没放松。

徐子强疼得受不了,突然对着周围大喊:“快来看,这是变态科学家沈松的儿子!”

放学时间,又是下班高峰期,路上行人最多。

这一声出去,不少人都扭头看了过来。

还有人拿出手机开始拍照录像。

沈迦誉立刻松开他,转身把朱珠按到怀里,确保不会有人拍到她的脸,这才回头,警告人群:“不要拍小孩儿。”

接着,他嘴角一翘,直视人群,道:“我是沈迦誉,今年的省状元,有问题吗?”

一眨眼的功夫,少年似乎就彻底成熟了起来,可以直面所有的阴暗过往。

他的态度太理直气壮,接着又爆出省状元的身份,瞬间引起一片哗然。

沈松毕竟是八年前的事情了,还有很多不关心社会新闻的人根本就不知道。

但是高考可是全社会关注!

省状元更是焦点中的焦点!

就算知道沈松的人,看到沈迦誉第一反应是保护身边的小朋友,和世界上任何一个爱护妹妹的哥哥一样,丝毫看不出来变态啊,冷酷啊这些特质。

大家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了。

有人问:“状元同学,你准备报Q大还是B大啊?”

沈迦誉:“还没想好,一切以我填报的志愿为准。”

“这是你的妹妹吗?你妹妹成绩是不是也特别好?”

朱珠本来乖乖的被他按在怀里,听到这话,赶紧大声回答:“我都考满分的!”

人群传来善意的笑声。

有人感叹:“哇,这是基因优秀吧。”

沈迦誉眉眼一弯,“不是,是邻居家的妹妹。”

一听是邻居家的小孩儿,大家更惊讶了。

对邻居家的妹妹都这么好,这是多么温柔和善的少年啊,和他爸爸一点都不像。

回答了几个问题,沈迦誉抱着朱珠离开。

回去的路上,他突然问:“小孩儿,你会不会怕?”

“嗯?怕什么呀?”朱珠不明白他的意思。

“别的小朋友会问你,为什么要和坏人的孩子一起玩啊,还会问你,他那么坏,你怎么不害怕他呀?是不是和他一样坏。”

他的嗓音轻轻柔柔,学着小孩子的口吻,和着夏季燥热的风吹进朱珠的耳朵。

小姑娘听完,莫名有些难过,低声道:“不一样的。”

“嗯?哪里不一样?”

朱珠看他一眼,“你虽然也很坏,但不是那种坏。”

说完,过了一会儿,她又低声重复了一遍:“不一样的。”

沈迦誉不再说话。

一直到小区,两个人要分开了,他才蹲下,轻轻捏了捏小朋友的脸蛋,道:“可是,哥哥想到有人会问我们猪猪这些问题……”

他以前担心,小孩儿会怕他,不再和他说话。

可是现在,他开始担心,因为他的身份,小朋友和他交往,又要承担多少压力?

小孩子世界,有时候甚至比大人的世界还要□□裸的残忍。

短暂的安静。

朱珠听到轻轻的叹息从他口中传来:

“有点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