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自治会办公室外,鼻青脸肿的坷拉和乌迪,还有几个马坦的跟班,被十几个自治会成员看住,排成一排站在楼下等待处罚。

办公室里有五个人,牵头闹事儿的王峰、马坦、范特西,活动的策划蕾切尔,以及自治会的副会长洛兰。

事情的大致经过,之前蕾切尔去找洛兰的时候就已经和他大致说过了,因为兽人出现在舞会中,引发混乱,最后衍变成两帮人的打架斗殴。

这种群殴,学院里三天两头都会发生几次,不算什么大事,自治会专门就是治这个的,可谓是经验丰富。

如果是平时,洛兰当场就可以将这两帮人直接发落,管他们什么理由,打架斗殴都是过错,扣学分、罚款、记过外加义工服务,他才懒得去分辨是谁的责任。

但今天牵涉到的是马坦,自己战队的副队长,对自己来说还有大用,犯不着为了这么点小事惩罚他,不过也不能直接就惩罚王峰,那会显得护短太过明显,越是遇到这种涉及亲信的事儿,越是要表现得大公无私,自然是需要‘秉公’判断,有个章程,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才行。

“说说吧,怎么回事。”洛兰的声音不大,但表情很严肃,制造心里压力。

“队长,是这个……”

“叫我会长,这里是自治会,只有校规没有交情,如果是你有错在先,不要怪我不讲情面。”洛兰的目光大多数时候都是停留在王峰身上。

只见他浑身被电得乌黑,明明是犯在了自己手里,被抓来了自治会,可脸上却并无任何惊慌,还在那里懒洋洋的挖鼻孔。

洛兰的嘴角微微往上一提。

“是,洛兰会长,他叫王峰,是他私自带着两个化了妆的兽人,悄悄混进了我们的舞会!”马坦咬牙切齿的说道,自打进了玫瑰圣堂,他还没吃过今天这么大的亏,这会儿他已经缓过来,如果不是怕被人说自治会包庇自己,滥用私刑,他现在就想把这个打得自己头破血流的孙子拆了喂狗!

“他让那些卑劣的畜生和我们喝一样的酒、和我们吃一样的食物,甚至还公然怂恿兽人勾引我们的男弟子,这简直就是今晚所有参加舞会的人的莫大耻辱!我当然要义正言辞的站出来抗议这种行为,我让他们给大家道歉,可没想到……”

“混进去?用得着吗?”老王懒洋洋的打断道:“这次活动,洛兰学长牵的头,我们家范特西出的钱,咱们老王战队可是正大光明走进去的,倒是你,你一没出钱二没出力,跑来沾了洛兰学长和我们老王战队的光,不感激涕零也就算了,居然还赶我们走?谁给你的勇气?我们可是花了一千里欧呢,蕾切尔,你说是不是?”

“范特西,”蕾切尔压根儿就不理王峰,转头看向范特西:“我是找过你谈过赞助,但赞助是不是你自愿的?我有强迫过你给这一千里欧吗?”

“是是是,是我自愿的……”范特西的脸还肿着,这时候根本不敢直视蕾切尔的眼睛:“蕾切尔,阿峰不是那个意思……”

“是你自愿的就好,那就请你朋友不要再拿钱来说事儿做文章,这只是一个义务赞助,绝不代表舞会怎么办该由你们说了算!你如果觉得后悔了,我可以把钱退给你,我用不着你施舍我!”蕾切尔并不惊慌,表情略带委屈,在场的男生一下子就觉得不是她的事儿了。

“不用不用!”范特西连忙摆手,他是想帮老王说话的,但又怎么能去坑蕾蕾呢,何况那钱确实是自己自愿给的:“我绝对没有要你退钱的意思,蕾切尔你听我说……”

“好,那赞助的事就算翻篇儿了。”蕾切尔根本就不给他继续开口的机会:“王峰,我是给过范特西几张贵宾门票,但也没说过允许兽人进来,不是吗?”

老王笑呵呵的看向范特西,给阿西八一个当男人的机会。

迫于老王的眼神,范特西还是喏喏的说道:“但、但是蕾切尔,你也没告诉我不允许兽人进去啊……”

一句话说完,他的脸都已经快要埋进胸口里,根本不敢正视蕾切尔的眼睛,夹在兄弟和女人之间真他妈是太难了。

“范特西,妄我那么相信你,我真是看错你了。”蕾切尔冷冷的说道:“这不是常识吗?。”

范特西低着头,感觉灵魂都要消散了,被蕾切尔这一句‘看错他了’,天都快要塌了。

洛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范特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范特西偷看了一眼生气的蕾切尔,“没了。”

洛兰又看着还是一脸不耐烦的王峰,“王峰,有目击者说是你先动手的?”

这种打架,谁先动手的是判决的重要依据。

王峰笑了笑,摆摆手,“是啊,肯定是我先啊。”

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还以为他要反抗一下,马坦表情有点狰狞,“这个时候后悔晚了!”

“后悔?老子的字典里就没后悔两个字,别说打你,就是打死你又如何?”王峰的态度可谓是极为嚣张了。

砰~~~

“王峰,你太无法无天了,按照玫瑰圣堂的法规,我要重罚你!”洛兰也忍不住怒气了,这丫的太跳了,得治!

“洛兰副会长,按照玫瑰圣堂的法规,你应该开除马坦!”王峰淡淡的说道。

洛兰真没遇到这样的滚刀肉,怒极反笑,“你以为你是谁,你当玫瑰圣堂是你开的?”

“哎呀,洛兰副会长真会说笑,玫瑰圣堂当然是美丽与智慧并存的卡丽妲校长大人家开的了,大人今年的主要计划就是吸引兽族的人才,发扬至圣先师的平等共融宗旨,说白了,坷拉和乌迪是兽人的先驱,勇士,地位不亚于曼陀罗的人,而,这个马坦,竟然敢公开跟卡丽妲校长对着干,我打他怎么了,每个玫瑰圣堂的人都要弄他,打死也是活该,还是说,洛兰副会长觉得马坦做的对?”王峰侃侃而谈,“还是说,他做的一切都是你指使的,现在要包庇他?”

一番话说完,洛兰的背后冷汗都出了,这个混蛋是杀人诛心啊,谁他娘的都知道引进兽人的事儿遭遇了多大的阻碍和反对,兽人怎么能和八部众相提并论?

可是在明面上,他是自治会的副会长,别人可以反对,他这个副会长是一定要紧跟校长步伐的,卡丽妲并不是个和气的人。

忽然洛兰笑了,“王峰,真的不错,难怪卡丽妲大人要把你破格调入符文院,玫瑰圣堂需要你这样有勇气的人才,马坦,你知错吗?”

马坦目瞪口呆的望着洛兰,刚想开口,就被洛兰打断,“这事儿是你的不对,我知道你心里难以接受兽人,这确实是几百年形成的,但作为玫瑰圣堂的一员,而且还是精英,你要比别人做的更好,这是第一次,你去跟外面的两个兽人同学道个歉,这事儿到此为止!”

王峰看了一眼洛兰,有点意思啊,这套话说的有水平,虽说他站着大义,但实际情况谁都清楚,这个处罚不痛不痒,又化解了自己的危机。

“队长,我……”

“怎么,你不服?”洛兰淡淡的看着马坦。

马坦一咬牙,狠狠瞪了一眼王峰,这梁子算是结死了。

宿舍里,四个伤兵汇聚,挨了最毒的打的乌迪一直都在傻笑,就是笑个不停,大概脑子被捶了。

其实马坦的道歉很敷衍,但乌迪……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他已经把队长当神人了。

别说乌迪了,就算是表面平静的坷拉,此时的内心都还止不住有些沸腾,不得不说,有点男人的担当!

“谢谢。”

“这都不算什么。”老王淡淡的装个逼:“早就给你们说了,这满学院上千弟子,卡丽妲校长最器重的就是我王峰,我要说一,那个洛兰敢说个二字?让他道歉这还是轻的,要不是看在他态度还算诚恳的份儿上,老子还要再K他一顿。”

“你可别再K了。”范特西眼泪都掉一地了,抱着膝盖缩成一团,真是难为他那身材,这下彻底落地成球了:“我看蕾蕾这次是不会再原谅我了,刚才、刚才她在办公室里看着我那眼神,我……呜呜呜……”

甩脱绿茶,这还真是意外之喜,老王可是相当欣慰,拍了拍他肩膀:“好了好了,不原谅就不原谅嘛,这个事本来就和你没关系,你也不要太自责了,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

这种时候显然就不适合再去说那绿茶的坏话了,反正他们都已经撕破脸皮,那是已成定局的事儿。

“是吧,你也说这和我没关系吧!”范特西顿时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抹了把眼泪,激动的握住王峰的手。

“咳……这个,是跟你没什么关系……”

“对对对,这只是个误会,关我什么事儿啊?阿峰,你说会不会是我自己想多了,蕾蕾其实并没有真的怪我?唉,蕾蕾现在一定很伤心,明明是我主动给的钱,却给说得好像是她在骗我一样,这对她来说是多大的羞辱啊!阿峰你也是,你说马坦就说马坦呗,你不应该冤枉蕾蕾啊,你注意到她当时的口吻没有,我觉得她都快哭了!”

范特西自言自语着,旁边的乌迪和坷拉不明所以,老王却已经是瞠目结舌。

卧槽,都到这份儿上了,这舔狗还不死心呢?

范特西越说越激动,想了半天,居然莫名其妙的振作了起来:“对!就是这个道理,我明天一定要和她好好解释解释!”

只见范特西急急忙忙的去翻钱包,口里念念叨叨:“不等过生日了,H8虽然买不起,但明天我就先去把六眼左轮买了!再弄两束花,诚恳点去道歉,蕾蕾肯定会原谅我的,她是那么的善良……”

老王被他噎得不轻,这货是真的已经病入骨髓了,关键是,那钱是咱们炼魔药的本钱啊,光靠音符给那点定金,肯定是不够自己炼三十支魔药的。

王峰赶紧拽住范特西的手,这种时候谈理智是没有用的。

“阿西八!”老王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个问题我们上次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六眼左轮是不行的,不配人蕾切尔的身份啊!你的爱没有那么廉价,要送就要H8!我跟你说,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一支H8不能解决的,如果有,拿就两支,凑成双枪老……啊妹儿!”

“我的钱不够。”

“那就赶紧赚钱啊。”老王语重心长:“明天你就去把剩下的药材还有实验室搞定,放心,只要钱到位,我保证她会原谅你!”

“阿峰,你不要这样说,蕾切尔真的不是你想象中那种女孩儿,她看重的是心意!真的,你相信我,我了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