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气刃在少女四周聚集, 翻涌,下一秒,刺客扑街。

谢维:……

他冷汗都跟着流下来了!!

谁能想到书院这平平无奇的, 对他貌似还有点儿非分之想的转校生,竟然……竟然是个修士!

“你……你是修士?”谢维看了眼躺在血泊中不知死没死的刺客,突然觉得大脑一片晕眩, 面色苍白,摇摇欲坠, 艰难地问。

张雾敛露出一副超级做作和夸张的表情:“谢同学你没事吧?”

谢维:……他当然没事。

突然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少年的脸默默地红了。

按理说修士是看不上他们这种凡人的, 他是不是……多想了什么?

面前的张同学主动提出要护送他回家, 谢维明显动摇了一秒, 但好奇和怕死最终战胜了一切, 少年努力闭上眼,波澜不惊地道了声。

“多谢了。”

此时正值初春,天象变化得快,刚走出巷口,天上就飘下了蒙蒙细雨。

远处黛色氤氲, 正当谢维为没带伞发愁的时候。

身旁的张雾敛轻轻嘟囔了一声:“呀,怎么下雨了呀,要是晴天就好了。”

谢维顿了顿, 正在犹豫要不要附和的时候, 就在少女话音刚落的刹那, 刚刚还是蒙蒙细雨的江南美景, 突然间,天上立刻浓云转晴, 洒落一线金光。

谢维:……这是巧合吗?

张雾敛一愣:原来系统说的超级玛丽苏真的没有骗她啊!!

天上不在下雨,有意露一手的张雾敛, 特地心机地释放了点儿灵力,云履所踏之处,路旁的淡黄色白色小花,纷纷绽放,蝴蝶绕着少女裙摆翩翩飞舞,少女眉眼弯弯,笑靥如花道:“谢同学,你看,好不好看?”

世界观刚刚被刷新了的谢维又沉默了,少年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看似困倦地眼又睁大了些,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这好像更离谱了!!

明显超出他认知范围了吧!就连修士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

“修士……”谢维迟疑地说,“当真能做到改换天象?使天色转霁,百花盛开吗?”

贵为谢家子,他也是见到过一两个修士的,但这位张姑娘明显与他们都不大一样。

张雾敛挠挠头:“好像只有我可以?”

谢维:?!

谢维默默阖上眼,又问:“那张……张姑娘为何要来到书院上学?”

明显察觉到来自这凡人少年震惊的视线,张雾敛婊里婊气地,夸张地叹了口气:“之前师兄师姐总戏称我为天道之女,但我觉得很苦恼啊,总是吸引人目光,就很想试试普通人的生活呀,所以就隐瞒身份来到书院,想要过一过凡人生活。”

张雾敛转过头,灿烂一笑:“不过,认识谢同学和大家我是很高兴的!”

谢维:……

走到谢府门口,张雾敛就没再进去了,开开心心地笑道:“谢同学!明天见!!”

已经踏上台阶的谢维看上去更动摇了。

张雾敛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所以……是被她的玛丽苏光环吸引,舍不得她告别,想要和她来场不分手的恋爱了吗?!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做足了心理准备,朝她突然弯腰行了个……大礼??

“张……”

这下张姑娘怎么也喊不出口了。

“张前辈……明天见。”

看着少年那长身玉立的身影,张雾敛呆滞地张大了嘴。

是不是……是不是有哪里不对了?

在这之后,谢维每次看到她,态度十分恭敬有礼,一口一个张前辈,宛如一个彬彬有礼的小辈。

张雾敛:……演……演过头了,这完全不对了吧!!

她的这第二次恋爱,也以失败告终qaq

搞得陆三娘每次看到谢维恭敬有礼地对待她都一脸震惊。

在谢维那儿喷了一鼻子灰,张雾敛越挫越勇,不服气地将目标转向了那个勋贵将帅之家的高朗!

高朗出自河西,肩宽腿长,性格沉默,挺拔冷峻,富有男人味儿的小将军,来明德书院只是镀金的,其实,他本人好像也不大看得上书院这些被家里人送来的草包,只是一直未曾表现出来罢了。

张雾敛:“高同学,早上好呀!”

高朗微微一愣,垂下眼睫,不卑不亢道:“张姑娘,早。”

然后就不再看她了,目光微微落在了张雾敛身后的陆三娘身上。

草包之一的张雾敛:……好气哦

与谢维并肩坐在亭子里,张雾敛郁闷地叹了口气。

少年微微侧目,大概猜到这位前辈正在为高郎君的事发愁,但具体的,也不敢问。

就在张雾敛正在苦恼到底要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间眼前冷不防地掠过了一道鹅黄色。

等等?

鹅黄色?

一直以来跪舔云祭火养成的良好习惯,让张雾敛宛如狗崽子的条件反射一样,猛地就愣住了,下意识追寻着这抹鹅黄色看去。

只见不远处的廊下,几位夫子包括张先生在内的一干人等,都簇拥着一个少年往这儿走来。

少年细腰劲瘦,乌发高束,脸蛋如远山雪晶莹剔透,毓秀俊美,袍角袖口的银线麒麟纹在春光下飞扬欲奔。

这……这不是云祭火嘛?!

张雾敛霍然站起身,整个人如遭雷击。

谢维:“张前辈?”

张雾敛:“云祭火……”

谢维顺着张雾敛视线看去,微微颌首:“听说这位三皇子近日正要进书院修习。”

她……她好像前几天确实听到过这么个消息来着。

不是啊!!

这根本不对吧!

张雾敛超级崩溃地抱住头,急得团团转。

怎么会是云祭火呀!不是说玛丽苏的假日吗?!为什么这个可恶的狗男人会出现在这儿呀!她都已经死了,这样让她怎么面对云祭火呀!

少年似乎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淡漠地抬起了那纤长的眼睫。

就在目光落在张雾敛身上的那一瞬间,张雾敛大脑轰地一声,一把扯过了谢维,踮起了脚。

“等……”谢维睁大了眼,被扯得身子一歪,低下了头。

与此同时,少女丰软的唇瓣立刻印上了他额头。

“张……张前辈?”谢维恍若触电般身子猛地一晃。

张雾敛涨红了脸:“别说话,这是友情之贴面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