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欣夏这才反应过来,秦绛云可是因为她才受的伤,不名有些内疚,“秦…秦总,让我帮您看看吧?我懂一些铁打!”

“吓?”秦绛云一脸懵圈,根本没听懂她讲什么鬼。

“你先把丝袜裤褪下来!要不然会影响治疗!”

秦绛云也不知怎的,反正就鬼使神差地在顾欣夏的搀扶下,吃力地站了起来,把丝袜裤褪了下来。

随后顾欣夏把秦绛云扶躺在沙发上,把那受伤的脚垫了起来,她像岛国人一样跪坐了下来,轻吐了一口气。

看着满脸认真的顾欣夏,秦绛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尽管内心是说不出的担心。

顾欣夏的目光从脚趾一直缓缓地往“绝对领域”上扫,使得秦绛云不禁打了个激灵,这家伙该不会是有那种取向吧?

秦绛云就差没伸腿把她踹飞,细看之下,她那种眼神并非那种怪怪的猥琐,而是带着羨慕,甚至忌妒的目光。

也难怪,自己雪白的吋大长腿摆在面前,别是男人,就算是女人,也不是每个人都抵挡得了。

秦绛云可不是让她“欣赏”大腿的。

顾欣夏俏脸绯红,尴尬地低下了头,放在秦绛云脚上的手也两三次才握住,“秦…秦总,会有点痛,你稍微忍忍。”

秦绛云也有心理准备,微微点了点头。

“我数到三就动手,你忍着点!”顾欣夏沉着脸说。“放松!”

秦绛云看了一眼顾欣夏的脸,正要把目光移到自己的脚上。

顾欣夏突然低喝一声,“三!”

“呃啊!”秦绛云惨叫一声,冷汗直冒,嚯地站起身来,正要打顾欣夏。

可她很快就感觉到什么不对。

嘭地一声,门外的保安冲了进来,后面很快又冲了几个闻声而来的人,还包括沈佳嘉在内。

顾欣夏立刻挡在了秦绛云身前,“出去!”

所有人愕然,这小女生谁啊?胆敢在佳嘉公司大放厥词?

就连她身后的秦绛云也拧着眉心。

“裤…裤……”顾欣夏扯了扯嘴,低声说。

秦绛云这才回过神来,“都出去!”

众人都被这一喝惊醒了,纷纷离开了,沈佳嘉把门关上,才转过身来,看着这两个家伙,满脸门的黑人脸问号。

顾欣夏低着头退开了,一脸的愧疚,还以为像在女装店那样,会被同为经理的秦绛云骂个狗血喷头,不曾想她却说——

“一人一次,扯平啦!”

顾欣夏几乎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有毛病么?还是这秦总气傻了?

刚才她褪丝袜裙的时候,可是嫌短裙麻烦,先把裙子脱了下来,没来得及穿上,在众人面前暴露出粉色的小内内。

那风光,无限!

这都不生气?哪可能啊?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沈佳嘉抄手抱臂,似笑非笑地问。

“秦总,你的脚需要冷热敷才好得快些,我去找热毛巾和冰块!”说着,还没等秦绛云说话,顾欣夏就红着脸,夺门而出!

让堂堂经理这么丢脸,把她宰了都没人敢说个“不是”,她竟然一点也没放在心上,不尽心尽力,她顾欣夏还算个人么?

chunqgzhanqiaodongjia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