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天尊一路匆匆,入了南天门就半步虚空跃到斗牛宫外。

今日无风无浪,好自清闲,南北方天的大事既定,玉帝倒是难得可以在工位上神游天外了。

只可惜,今日注定是个不平日。

真武天尊按部就班的提了预约,不过片刻就被仙将迎了进去,一路带到了斗牛宫后殿莲花池旁。

玉帝一袍青衫,绣边金纹,是惯常穿的闲服。

返观真武天尊,一身黑衣半甲护住心肺,一看就是随时准备好战斗的姿态。

二人一个闲适,一个冷冽,散出的威压却不逞相让,俱都令人心生敬畏,不敢靠近。

仙将领到地方就赶紧撤退了。

“天尊今日怎么有闲来寻我?”闲闲的玉帝手里捧了个玉瓷罐,正在闲闲的逗弄白玉池内的锦鲤。

白玉池子看似普通,但里面的锦鲤却是个万年妖灵,身负千万干系。

每日凡尘之事所涉如何,都可在鳞片上观出一二。

玉帝看似清闲,实则也是个忙里偷闲。

真武天尊知道内情,等他将手里的罐子放下才拘了一手,恭敬回道。

“我今日来是为了南北方天的事儿。”

须菩提要在下界守着入口,转告内情的事儿自然就由真武天尊包办了。

他将苏吉利偶然发现太妙颠回阵、还关系到南北方天真正入口的事儿一说,玉帝顿时就有些站不住了。

前段时间为了处理盛天钵盂炸了的事儿,他忙里忙外的简直都要头秃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是说他白忙活了?

还是说又有大麻烦了?

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一摆身就将自己和真武天尊齐齐带到了斗牛宫正殿内。

正要召来一帮人一起商议,真武天尊却及时开口制止了他。

“玉帝且先莫急诏令仙君议事,老君已经在下界守着。我们二人觉得此事可大可小,若是及时插手,说不定就可以将三千界一场浩劫直接平息。”

这样的大话可不容易说出来。

玉帝一身青衫已经换成金冠和九龙金袍,垂帘后的眼神明暗几次才落定,疑惑一声。

“当真?”

“自然当真。只是此事需要劳烦一位天定小友去闯一闯,因为所涉不凡,可能需要些宝贝傍身。”

换言而之,就是需要玉帝帮忙寻些护身的法宝了。

比起安排三千仙君轮值看管,送宝贝可真是太简单了,玉帝瞬间心宽的抬手。

“这有何难?别说几件,多选些都无所谓。天定之人本就自带福运,吾可以再借她个功德葫芦加身,保证万无一失。”

真武天尊笑了,“玉帝明鉴!”

“到底是什么宝贝?”

“护生镜的碎片,旁的几样……在您的私库。”

……被诳进去这才爬出来的玉帝黑了脸色,“你是在给你徒弟求宝贝?”

李青天早在数年前就和玉帝禀告过苏吉利也在暗中收集护生镜碎片的事儿。

当时她已经拜了真武天尊为师,玉帝明白干系后就没再动作,打算等那小仙集的差不多中途截胡,如今怎么还……反过来了?

“护生镜干系非凡,你该知道的。”玉帝垂帘后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他本就生的和善,即便是皱眉也看不出什么不悦,但大殿中的气息氛围却降了几分。

真武天尊毫无察觉的应了一声,“是干系非凡。但三千界生灵毁于一旦也不是小事儿。孰是孰非,想必玉帝比我更清楚。魔祖已经散魂将近万年,即便护生镜被寻回,应当也无法复生,您若是担心护生镜上的散灵,大不了让她临行前将镜子带给你先查验一遍。”

这是真武天尊最后的退让了。

玉帝这些年费尽心护生镜碎片,为的就是寻回最后那几块没有寻到的魔祖散魂。

若是苏吉利当真愿意先拿来护生镜让他查验一遍,那镜子最后到谁手里倒也好商量。

这样一想,玉帝瞬间便被说服了。

“如此自然大好。护生镜的事儿我允了,你拿着这令牌去见李青天,几块碎片都在他哪儿,等你将镜子带回来再议。”

不见兔子怎么能冒然撒鹰?

真武天尊也知道这道理,应了一声接过令牌闪身不见。

真武天尊一去数日。

另一边,须菩提守在太妙颠回阵附近,苏吉利则头秃的离开,密谋那根“猴子毫毛”去了。

祖师说了,菩萨的毫毛在这次行动中至关重要,若拿不到手,南北方天也不用去了。

肯定会失败。

可既然都这么重要了,为什么不能他亲自去要?

要受苦受难的是自己,如今要去“哄骗”猴子毫毛的也是自己,合着苦差事都被她干了,人家当个大佬完事儿?

苏吉利憋屈的不行,却没像当年一样跳出来摔脸不干。

退观这种事儿,一辈子干一次也就够了。

不就是毫毛么?她总有办法搞到手。

师傅去取护生镜的碎片怎么也得耗点时间,孙悟空一行刚离开碗子山,距离平顶山还有些时日。

刚好可以伺机在旁,寻找机会。

计划虽然定了,还得需要一位关键人物配合。

入夜时分,苏吉利偷偷给唐久师传了音。

“圣僧,我有急事求助。”

她知道如今人身的唐久师是在装睡,也知道此时此刻观音没工夫在一旁监视,传音应当是无碍的。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那四面缩影镜子。

也不知道波罗揭谛怎么了,自从白骨精一役后,就宣布将四面缩影镜子彻底定住,将唐久师四个的衣食住行来了个全套直播。

吃播走播打播,就差上厕所了。

哦,不对,上厕所可能也……搞得她现在想有个小动作都十分谨慎。

听到苏吉利传音,唐久师轻轻转了下眼珠子。

苏吉利明白他这是听到了,便又继续道。

“圣僧,我想请你替我同孙悟空“借”一根毫毛来。”

她将观音赐毫毛的缘由讲了,又将这毫毛对她的重要性讲清,末了才补充一句。

“上佛不是一直觉得来行一路上行动不便?若毫毛顺利到手,我就帮上佛在取经路上得几日真正的清闲!”

还别说,苏吉利谈买卖很有天分,提的条件也直中唐久师心头所想。

唐久师强拗性子也不是一日两日,虽然就这样下去也无所谓,甚至就算苏吉利不提好处他也会帮忙,但人家既然说了,当然是有比没有好。

唐久师转了个身,朝向了苏吉利那边。

话不必多说,这是答应了的意思。

有猴子师傅帮忙,猴子的毫毛十拿九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