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祁则衍手指轻叩着膝盖,过了半晌,才犹豫着开口,“小阮,待会儿跟我一起进去,装得关系亲密些,她是个明白人,估计不用多说,也该清楚了。”

“这个……”阮梦西攥紧方向盘,面色凝重,“祁总,不太好吧。”

装得为难,其实心底早就乐开了花。

其实方法她暗示得很清楚了,可这种事,肯定不能由她主动提出来,所以她一直在等。

“没什么不好的。”

“她是谢家的小姐,我这……”阮梦西咬唇,“她会不会私下找我麻烦啊?”

“她如果找,找我就行,就当是加班了,在公司加班薪酬的标准上,给三倍。”

“谢谢老板。”

能和喜欢的人亲近几分,这世上还有比这个更美好的事情吗?

到了餐厅后,两人前后脚进入,祁则衍是习惯了走在前面,大步往前,直至快到包厢,袖子被人拉住,他一转头,就瞧见阮梦西紧紧攥住他的衣袖。

“怎么了?”

“我们不是要……”阮梦西抿了抿嘴。

祁则衍也没和女生交往过,此时才觉得这个方法,有些太过了,“有男朋友吗?”

“没有!”阮梦西立刻点头。

“也就是做个戏,待会儿进去,不用说话,专心吃东西就行。”

“好。”

祁则衍犹豫着,反手,隔着衣服,轻轻扣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往前走。

他又不是真的什么色狼,见着便宜就要占,还是拿捏着分寸的。

阮梦西懵逼了,这是什么牵手姿势?

情侣之间,难道不是十指紧扣?他这搞得好像父母拽小孩啊。

可即便隔着衣服,阮梦西还是能清晰感觉到他手心传来的热度,紧箍着自己,就好似有什么东西,轻轻攥住了她的心脏,就连心跳都由不得自己了。

她加快脚步,跟上他的步伐。

到了包厢,门一打开,谢彤彤就立刻起身,笑脸相迎,“祁少……”

只是看到他身侧的人,再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心底咯噔一下,可良好的教养使然,她并没将这些表现在脸上。

“我带个朋友过来,不介意吧。”祁则衍直言。

“不介意,坐吧。”谢彤彤笑道,“抱歉,我以为只有两个人,所以只点了两杯喝的。”

“没关系,是我打扰了。”阮梦西倒是乖觉,打量着谢彤彤,只能感慨,这气度是真的好。

祁则衍毕竟没有和女生交往的经验,加上两人本就是逢场作戏,他并没有当男朋友的自觉,下意识就要松开手……

倒是阮梦西觉得紧束手腕的力度消失,下意识就攥住了他的手,她的手与之相比,显得娇小很多,轻轻攥住他的手指。

她手心太热,身子有些灼烫感,倒是惹得祁则衍心头一跳。

小姑娘的手,和他的肯定不一样,细细软软的,这心底一时倒说不出何种滋味。

人的之间本就非常敏感,她手心滚烫,身子还有一层细汗,紧紧拉着他的……

阮梦西也知道是做戏,就是下意识拽住了他,此时倒是有些慌了。

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急切了!太主动了?

就在她准备松开手时,祁则衍却忽然手指围拢,反扣住了她的手,就那么一瞬间……

阮梦西觉着,自己好像握住了全世界,心底好似有一辆蒸汽小火车在突突乱撞,整个脸都被熏得通红。

“别紧张,跟着我就行。”祁则衍以为她手心出汗,是两人做戏太紧张,还安慰了她一番。

殊不知,人家是激动地!

阮梦西红着脸点头。

这一幕落在谢彤彤眼里,那感觉就不一样了,同为女人,她看得出来,阮梦西喜欢祁则衍,而他俯身过去,与她呢喃耳语,也是种亲近,两人情投意合,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小姐贵姓?”谢彤彤极为端庄大方,饶是如此,说话还是笑眯眯的。

此时两人已经入座,手自然是松开了,阮梦西偷摸擦了下手中的汗,可能因为自己以前是个胖子,稍微动一下就爱出汗,现在也是如此,是个标准的易流汗体质。

“我姓阮。”

“这姓氏不常见啊,实在抱歉,今天媒体发的那个报道纯粹是子虚乌有,昨天碰面,其实我哥也在,并不是我们两个人,而且我们关系也不是想的那样,不好意思,肯定给造成困扰了。”

阮梦西没想到这个“情敌”,居然会是这样的,急忙摇头,“没关系。”

“那件事最后还是祁少解决的,给他造成困扰,还让他帮忙处理,实在不好意思,我才想着请他吃顿饭。”

谢彤彤简单解释完,就把点单的平板递给她,“阮小姐,先看看,想吃什么?”

“谢谢。”

……

毕竟是假扮情侣,就算是做样子,两人也会故作亲热,虽然没有什么喂食那些,可祁则衍对阮梦西也算是照顾有加。

谢彤彤对祁则衍的确有好感,所以有机会,才想接近他,说到底也是因为他没对象,觉得自己有机会。

可她并不傻,这两人关系看似亲昵,却不像是真正的情侣,大概率可能是假的。

不过通过这件事,她也看得出来,祁则衍是真的不喜欢自己,所以才通过这件事告诉她,不让自己想太多。

她这人也不是喜欢死缠烂打那种,对方没意思,诸多纠缠,人家嘴上不说,给面子,不代表心底不烦。

既然喜欢祁则衍,就算是做不成情侣,也不想给对方留下坏印象,所以即便知道是假的,也还是澄清了他俩的误会。

大家小姐的教养和风度,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阮梦西看过谢彤彤的资料,因为变成潜在“情敌”,还特意又重新翻看了她资料,资料上说气质教养极好。

可真正见了人,那才知道,是真的不俗。

吃完饭,三人分道扬镳,祁则衍算是解决了谢彤彤的事,心底松了口气。

这人毕竟是谢家的,她也没挑破,和他告白什么的,所以祁则衍也不能直接拒绝,只能用委婉地方式,索性她不是个死缠烂打的人,若不然,真的挺麻烦。

只是分开后,祁则衍却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谢彤彤人都走了,怎么这个阮助理,还拉着自己的手不放?

攥得紧紧的,这是想干嘛?

故意占自己便宜?

“小阮。”祁则衍出声提醒。

“祁总。”阮梦西这才松开手。

她手很热,忽然松开,凉意席卷,祁则衍倒觉得有些不自在了,伸手把她的包,丢在她怀里,又把车钥匙扔过去,“开车,送我回家!”

阮梦西咬了咬牙,还是乖觉得坐到驾驶位,送他回家,今天也算是牵了手,有进步,慢慢来呗。

“什么时候回家?”祁则衍低头玩着手机,漫不经心问道。

“下周五。”他这么问,阮梦西下意识以为他是关心自己的,心底还美滋滋的,殊不知很快一盆冷水就浇下来。

“那最近应该没什么事,把第一季度的工作安排一下,年前给我。”

阮梦西眨了眨眼,怀疑自己幻听了,“这……不是年后的事吗?”

“提前做了不好吗?做助理的,这点工作自觉都没有?”

“我知道了。”

“今晚的事,还是要谢谢配合我。”

“没事,做助理,为您分忧解难是应该的。”牵了手,他心底还是美滋滋的。

“回头我会把钱给。”

阮梦西手指攥紧方向盘,咬紧腮帮,这话说得怎么听着那么奇怪啊。

待她送完祁则衍,自己回到家时,微信里收到了来自祁则衍的一笔转账

【这笔钱不方便走公账,我私下转给。】

银货两讫!

祁则衍是个商人,如果真的欠了她的,肯定觉得不舒服,给了钱,一笔勾销,谁也不欠谁的,他反而自在。

阮梦西气得不轻,打电话给唐菀吐槽了一下。

“唐小菀,说他是不是个臭男人!”

“完全不解风情啊,我要的是他的钱吗?我要的是他这个人……”

“他这模样,真的好像是……”阮梦西停顿片刻,似乎在斟酌用词。

“提起裤子不认账,下了床就要分手的渣男。”

唐菀真的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俩怎么那么逗!”

“别笑,说这行为渣不渣!”

“说到底,也占了人家便宜啊,而且这钱收了没?”

“肯定收了啊,干嘛不收!我也犯不着和钱过不去啊,人被我摸了,还有钱赚,算起来,也不亏啊。”阮梦西转念一想,似乎也没什么可气的。

“哈哈……”唐菀笑得不行了。

这以后两人要是真的在一起,指不定是什么模样。

江锦上在隔壁听着,略微挑眉,她这是在和谁打电话,怎么笑成这样?

唐菀正乐不可支时,有人敲门,“有人找我,我先挂了。”

“好,我也要去赶个工作。”

唐菀打开门时,发现江江抱着枕头,站在她房门口,“江江啊,怎么上来了?”

“二婶,我今晚能不能跟睡啊。”

“爸还没回来?”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江江点头,“我已经洗过澡,也刷过牙了,很干净的,不信闻闻?”

“知道身上很香,赶紧进来吧。”唐菀带他进来后,把他安顿好,适才给江宴廷发了一条信息。

【二爷,江江今晚在我这里睡觉。】

她肯定要通知江宴廷一下,而信息也很快得到了回复【麻烦了。】

……

唐菀原本以为,江宴廷回来后,可能会过来带小家伙回二楼,这一夜睡得不算踏实,天没亮人就醒了。

听到隔壁有动静,问了一下江锦上在做什么,便移开了两屋之间的柜子。

“今天醒这么早?昨晚江江闹了?”江锦上看了眼她的床上,还在熟睡的小家伙。

“不是,我以为二爷会随时来接他,睡得不踏实。”

“我哥昨晚没回来。”

“什么?”唐菀怔愣两秒,她在江家住了这么久,江宴廷还是第一次夜不归宿,就算工作再晚,也是要回来的。

“他该不会是去她那里了吧……”唐菀压着声音。

“不清楚,可能吧。”江锦上笑道。

“还没和江江说?”

“我哥有自己的打算吧。我要去跑步,一起吗?”

外面太冷,江锦上运动都是在家里,唐菀点头,“先过去吧,我还要换件衣服。”

“好。”

唐菀尽量放轻了声音,换了件轻薄些的运动服便蹑手蹑脚的带上门出去了。

而此时躺在床上的江江,却慢悠悠睁开了眼,他是骑着枕头睡觉的,挪动了两下身子,砸吧小嘴,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题外话------

三更结束~

被摸了,还要倒贴钱,这两人到底在搞什么东西!!!【捂脸】

菀菀我也看不明白,他两人谜一般的操作。

阮梦西╭(╯╰)╮

追文结束,有月票的,别忘了投一下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