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叔让一个下人带夏天天去了给她准备的房间,房间比她家里的不知道大了多少倍,而且窗子还是她最喜欢的落地窗,纯白色的窗帘,打开窗户之后,一股清风吹进了,拂动窗帘,纯白色的窗纱随风鼓动,煞是好看。

虽然可能住二楼看向外面会更加好一点,可她住一楼,因为环境非常漂亮已经很满足了。

床很大,很软。

夏天天脱掉了鞋子,整个人直接崩上了那张三四个人都可以躺得下的大床。

好软好舒服,比那些酒店的床都要舒适。

她非常喜欢。

忍不住躺在上面欢快地滚来滚去。

想不到有钱人家生活竟然这么好,夏天天顿时觉得,嫁给一个土豪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虽然放弃了很多自己的梦想,可是也帮到了家人,这也是好的。

她本就是个乐观知命的人,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啪啪……”

就在夏天天欢快地在床上滚来滚去,还露出白痴一样笑容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口站了一个欧巴桑,一手敲门,一手撑腰,正非常不满地怒视着自己。

夏天天脸上的笑容一顿,囧囧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

那个大肚便便的欧巴桑似乎对她的态度很不好。

“快点收拾好你的东西,换上衣服出来工作,别想着在我面前偷懒,不然有你受的。”

“啊……”

夏天天张大了嘴巴,显然有些懵了。

“啊什么,闭上你的嘴巴,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到大厅去。”

那个凶巴巴的欧巴桑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夏天天呆呆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然后马上反应过来,那个欧巴桑让她五分钟到大厅去,拿着刚才下人给她的衣服进了房间里面的浴室,房间里面都有浴室,太奢侈了,有钱人的生活,她不懂。

很快的换好了衣服,在五分钟之内,夏天天到了大厅去等那个凶巴巴的欧巴桑。

那个欧巴桑见她没有迟到,脸色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

夏天天其实非常搞不懂,她不是来当殷家少夫人的吗?为什么要穿上跟女仆一模一样的女仆服呢,搞得她还以为自己来这里是当女仆一样。

“你拿着镰刀到后院除草去。”

欧巴桑突然给她扔过来一把镰刀。

“哦。”

夏天天一点没有脾气的捡起了镰刀,然后问道:“那个,我想请问你们的后院是在哪里呢?”这里这么大,她哪里知道后院是哪里。

“小云,带她去后院除草去,除不干净,今天就不要吃饭了。”

欧巴桑一喊小云,刚刚还在擦地板的一女仆便走了过来将她领了出去。

“那个,小云我想问你一下,你来这里多久了呢?”

小云带着她去后院,后院果然离得非常远,一路无聊,夏晚夕开始找小云聊天。

“我来这里已经两年了,秦嫂虽然人凶了一点,可心地还是挺好的,你刚开始来,多注意一点就好。”小云年纪差不多跟夏晚夕一样,所以两个人很快聊到了一起。

“你有没有见过殷家少爷呢?”这才是夏天天最好奇的,她一直在想,殷家少爷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毕竟是她未来的老公,自然想要了解一下。

听说土豪,还是像他那种超级大土豪,喜欢花天酒地,什么情人情妇都是一堆堆的,也不知道他身体有没有病。

“你怎么问起少爷来了?”小云不解的看着夏天天,突然恍然大悟了起来,“喂!你该不会就是为了少爷而进殷家来打工的吧?”

面对小云一脸的探究,夏天天马上反驳,“当然,当然不……不是啊!我……”

“我劝你还是别想了,少爷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虽然长得还可以,可是少爷肯定看不上你的,你啊还是安分一点工作比较好,不要打什么坏主意,不然啊小心秦嫂把你给轰出去。”

夏天天还没有解释完,小云便打断了她的话,还不忘警告她不要对少爷痴心妄想。

夏天天敢对天发誓,她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她只是想要了解一下,她未来的老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已。

可是,她好像被人误解了。

小云以为她是那种想要进来钓金龟的女人之后,对她的态度也没有那么热衷了,反而鄙夷多了一些。

夏天天真的很冤枉。

小云直接把她一个人扔在一块巨大的草坪上转身就走了,她张了张嘴巴,想解释什么,却终究没有解释。

看着那几乎一望无际的大草坪,夏天天彻底傻眼了,估计今天她是没饭吃了,那么一大块的草坪,她到底要割到什么时候才嫩割完呢?

可一想想别人用几千万帮她家还债,这么大的恩情,她做这一点小小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样想着,巨大的草坪突然就没有这么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