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用户中心 作者专区
天天搜书网 >都市 >女王驾到:早安,恶魔小姐 >第七十四章 无人悲痛的葬礼唯一的泪

女王驾到:早安,恶魔小姐 第七十四章 无人悲痛的葬礼唯一的泪

作者:冰室爱丽丝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9-06-15 08:43:15 来源:快眼看书

透过发丝,看到那张渐渐清晰的脸,精致俊美,带着超乎男子的美,若不是眉宇间隐隐透出的锋芒和乖邪之气,真会让人误以为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pbtxt

秦澜雪澄澈的丹凤眸发干净的诡异,那抹妖异的幽蓝也变得犹如深渊般可怕。

直到苏木君在他三步之外停下,对上她那双幽妄的猫眼,秦澜雪眼底的诡异澄澈,才渐渐荡漾起一圈圈靡丽绝滟的波澜。

那双犹如猫眼的杏眸,与多年来一直存于记忆中,无时无刻不在闪现的眼眸瞬间重叠。

尤其是这双眼眸波光流转间,一闪而逝的妖华光泽,让秦澜雪眸底深处藏匿的幽蓝少了如深渊般的阴寒,多了丝丝阴靡瑰丽之色。

“你……要寻……什么?”

艰涩沙哑的犹如枯枝的声音,让苏木君幽妄的眸光拂过一丝波动,视线落在眼前之人未着寸缕的身躯上,完全没有丝毫羞涩。

在那个世界,她什么没见过,何况是一个男人的身躯。

只是眼前这人的模样倒是让她惊奇的同时,心下越发警惕了三分。

这人比她高了半个头,可是那身躯瘦弱的跟个女人似得,甚至带着异样的苍白,在朦胧的月光映照下,就跟一具死尸的尸身没两样。

不但如此,满头的长发肮脏凌乱,几乎将他整张脸都给遮住了,前后两方长长散落,若不是不少地方打了结,这人的头发应该已经及地。

身后目光所及之处,是遍地毒物和蛊虫,就跟九幽鬼蜮之中走出来的鬼魅一般,没有脸,只有满头的发丝……

随即,苏木君又瞥了一眼秦澜雪身后同样一丝不挂的少年,那少年看起来还好一些,至少那脏乱的发私下还能隐隐看到脸部轮廓。

所有的打量和心思不过一瞬之间,苏木君面上仍旧带着一抹随意的浅显笑意,听了秦澜雪的话后,毫不客气的含笑吐出三个字。Pbtxt

“兰鸢草。”

心中却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与小心。

她向来对气息极为敏感,就算眼前之人再如何收敛,他身上浅浅萦绕四散的阴寒之气,就好像来自地狱的死亡之气一般,那样的阴冷森凉,血腥糜诡。

就是她,也打从灵魂深处,感觉到一股无端的寒意在渐渐滋生……

秦澜雪本就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极为敏感,再加上被关六年,心性与敏感度更加异于常人,自然能够发现苏木君气息的变化,和眼眸深处隐匿的警惕与幽冷。

澄澈的丹凤眸微微眨了眨,眸底深处的一点幽蓝带起一丝妖诡阴凉的暗芒。

下意识的,越发收敛起自己身上的阴寒之气,皮肤下涌动的蛊虫也在苏木君站定时,就尽数安静了下来。

“我……带你去。”

秦澜雪如此直接了当的回答,让苏木君半眯起眼,眼底一抹绝滟的妖华之光一闪而逝,眉头不自觉的凝结了一瞬,心下越发谨慎起来。

她总觉得眼前这诡异危险的男子,似乎有着什么企图……

不仅是苏木君,就是一旁站着看了半响的齐千樱,也甚为意外。

虽然他刚与自己的‘新主子’谋面,却从秦澜雪屠杀所有后凰族人,将后凰族老巢变成整片魔窟就知道,这人绝对心狠手辣残忍无情,怎么可能这么好心,除非有所图谋。

只是,眼前这个满身清贵又透着点邪妄乖张的美少年,究竟有何可图?

难道是贪图其美色?……

齐千樱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逗笑了,只是这浅淡的笑意透着几分古怪与冷血。

秦澜雪说完就抬步朝着西北方走了去。

走了两步,发现苏木君并没有跟上,也没有停下,仍旧不紧不慢的继续行走。

所过之处,遍地蛊虫和毒物全数退让两侧,形成一条畅通无阻的甬道。

苏木君看着秦澜雪渐行渐远的纤瘦背影,凝眉,幽妄的猫眼透着几分邪冷,唇角悬浮的笑容也多了三分玩味。

她倒要看看这小子想耍什么花样。

能够控制所有毒物蛊虫?

中毒她倒是不怕,虽然没了那具不惧世间之毒的身躯,但她空间却有可解世间之毒的丹药。

她现在所穿的衣服鞋袜,也都是事先就浸泡过抵御蛊虫的药水,否则,就算所有蛊虫都跑来了山腹之中,她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走到这里。

至于那药水,是她空间里存放的驱魂散,是专门用来对付巫蛊之人的蛊虫的。

虽然不可以解蛊,却可以驱散蛊虫,让蛊虫不敢接近,就跟蛇见了硫磺一般。

这驱魂散是小白十六岁那年去了云贵地区,遇上了行蛊之人的巫蛊之后,一时兴起制出的。

否则小白和她的哥弟们都是修真之人,根本不惧怕这些蛊虫,现在倒好,正好方便了她。

很快,三人来到一处药园,里面栽种了大片的夜蓝色花朵,那些花朵只有两片花瓣,却极为硕大,约莫成人的巴掌大小,形状就像两只展翅的翅膀。

那夜蓝色在这样朦胧的夜色之中,竟然散发出点点盈盈的光泽,极为神秘美丽。

眼见秦澜雪走进药园,苏木君站在了药园入口处并没有再进去。

随即看到秦澜雪弯腰摘了一朵那神秘的夜蓝花,返身走到她面前,伸手,就这么直接的将花递了过来。

“兰……鸢草。”

秦澜雪有蛊老鬼的记忆,自然也就知道什么是兰鸢草,既然认出了这个突然闯入的人,就是八年前秦宫遇见的小女孩,只要她想要的,他自然愿意给。

不过……

苏木君低眸看向眼前的兰鸢草,显然没想到所谓的兰鸢草,竟然是朵如此神秘靡美的花。

“有什么条件?”

苏木君并没有第一时间接到手里,只是冷邪的开口问道。

秦澜雪隐匿在发丝下的眼眸越发澄澈,眸子深处的幽蓝也越发明亮闪烁。

“我……跟着……你。”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如此想法,他只知道,八年来他每天都在期待能够再一次看到她,每一天脑海里都会浮现她当初说过的话。

尤其是成为蛊虫饲养体的这六年,几乎是她的话,支撑着他活到现在的。

“跟着我?”苏木君笑容邪诡,语气多了几分戏谑与玩味,眸中妖华之光一闪而逝,幽幽笑道。

“能屠了整个后凰族的人,本公子可用不起~”

------题外话------

以为就这样?不不不,别忘了咋们男主的心性可是不同常人,他现在可不是个正常人,怎会只做正常人会做之事……哈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宋体楷书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偏大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