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mhtwx.la

赵柳思趴在墙头上往上看,只见赵巧蕴打扮成丫鬟的样子,身边放着个包裹,正焦急的跺着脚,仿佛在等着什么人。

自己这个妹妹,很喜欢半夜乱跑啊。想到上次在落云轩遇到的赵巧蕴,赵柳思在心里头嘲讽的想着。

忽然,大门笃笃的敲了两声,声音极小,仿佛是贴在门上敲得一样,赵巧蕴原本就在门上守着,听着这声音,一下子来了精神,笨手笨脚的打开了门栓,将厚重的大门推开了一条缝,然后就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闪了进来。

“元郎。”赵巧蕴低声轻呼了一句,声音里充满了欢喜和雀跃,少女的脸上也浮现了压抑不住的甜蜜。

张元!赵柳思吃了一惊,这两人竟然在这里夜会。

“小声点。”张元的表情要冷静的多,他下意识的捂住了赵巧蕴的嘴,关了门四处看看,眉眼间满是责怪,“你为什么这个时间约我过来,你知不知道这种天气赶路多要人命!我在路上足足走了两个时辰。”

“我没办法。”赵巧蕴满是委屈的抱着包裹,“家里出了事,大夫人派人叮嘱了我,到哪儿都有人看着,我根本没办法把东西递出去。”

“出事?你家出了什么事?”张元听着这话,微微一皱眉,不开心的问道。

“没什么事。”赵巧蕴神色一黯,但很快就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把话转移了过去,“大夫人和赵柳思天天对掐,家里哪天不出两件事才叫怪事呢。”

“赵柳思……”张元咀嚼着这个名字,脸上的表情有些玩味,“你们家这个二小姐可真不一般。”

“你是不是也被她的脸迷上了?”女人都是敏感的,原本一副小女儿作态的赵巧蕴倏的抬起了头,警惕的看着张元。

“你说什么浑话,我怎么可能看上那种泼妇。”张元赶紧改口,一脸正经的唾弃道,“那种妖里妖气的长相,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哼,什么样的女人适合娶回家,我心里清楚的很。”

赵巧蕴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说起赵巧蕴时,也是满脸厌恶,“你不知道,她一天在家里,不折腾点事来就不安生。还有她的那个奶妈,仿佛家里头只有她是人,我们都是奴婢似的。”

“她不懂事,你何必跟她一般计较。反正你都说了,大夫人厌恶了她,绝对不会给她好果子吃的,你看她还能蹦跶几天。”张元笑着劝说道,然后手搭上了赵巧蕴的肩膀,“你说找我有急事,是什么事情。”

“你最近不是说有个文会嘛,我想着要去省城,寒酸了可不好。”赵巧蕴说着将着怀里的东西塞给了张元,低头小声道,“我这里有点东西,都是我娘给我的,你拿去当了,买点合用的东西。”

张元听着这话,面色一喜,嘴上却还在说,“这怎么好意思。”

“你跟我之前,有何分彼此。”赵巧蕴坚持的说道,“这就当是为咱们俩的将来谋划了。”

“真是苦了你。”张元露出感动的神色,搂住了赵巧蕴,一脸的感激,“等过了今年乡试,我就来你家提亲,争取光明正大的把你接回家。”

“嗯,我等你。”

**

赵柳思蹲在房顶上,看着张元和赵巧蕴演完了一整出私会戏码。

天气冷,两人一个守了大半夜门,一个赶了大半夜路,都累得慌,也没做什么限制级的举动,顶多就是牵牵小手,搂搂小肩而已。说了半个时辰的话,张元要趁夜赶回去,赵巧蕴也要在佣人们醒来之前回到自己的房间,所以只能依依惜别了。

不过离开之前,张元却是给了赵巧蕴一锭银子。按照赵巧蕴偷偷给张元东西去当的举动,张元哪里来的钱?若张元有钱,又何至于要拿赵巧蕴的东西?

赵柳思一路头雾水。既然想不通,也就不想了,先跟这个这个宝藏女孩儿,看有没有其它线索。

张元离开之后,赵巧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往里间走。不过这次她熄了灯,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直除了月门,然后往黑洞洞的墙角走去。

“小姐,你好了啊。”冷不丁有声音出现,吓了赵巧蕴一跳。它定睛一看,一个蜷缩的黑影舒展了开来,站在赵巧蕴的背后,有些不安的小声询问,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帮赵巧蕴盯梢的丫鬟满福。

“小声点。”赵巧蕴训了一声,然后搭上了她的手,边往里走,一边小声问她,“有没有人过来?”

“没有。我在那角落里蹲着,只有我看别人的份儿,没别人看我的份儿。”

“嗯,知道了,回去赏你。”

“对了,小姐,咱们还要从钱姨娘院里搬东西吗?”满福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害怕,“这好像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赵巧蕴冷冰冰的问道,完全没有了刚才面对张元时的柔情蜜意。

“你之前偷钱姨娘的东西拿出去让张公子卖,有钱姨娘帮忙遮掩着,不会被人发现。可如今钱姨娘都没了,咱们再这么做,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满福听起来非常害怕,小声说道,“那可是要被打断腿的。”

“就是因为她不在了,我们才要赶快行动。”赵巧蕴的话里听不出一丁点哀伤,只有满满的平静,“现在她刚死,我爹还想查案,所以东西都放在原处没有挪过。如果现在不赶紧弄下手,等案子定了,所有东西都被造册入库了,我们就什么也拿不到了。”

可能赵巧蕴自己也不喜欢偷这个字,所以换成了拿。

“可是,可是那地儿……那地儿不干净啊。”满福弱弱的说道,“毕竟是死了人的,我害怕。”

“死人有什么可怕的。”赵巧蕴笑了出来,“活人才是最可怕的。”

“小姐。”满福小声的叫了一句,被赵巧蕴不耐烦的打断,“你放心去做就是,她是我娘,就算变成鬼了也不会害我。你若是不听话,不等大夫人出手,我先打断你的腿。”

“是。”满福果然害怕了,“奴婢做就事”。

“你自己清醒点,这里除了我,没有人能救你。”赵巧蕴漫不经心的恐吓着,“要再落回赵柳思手里,你连命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敢情这人以前还伺候过自己?赵柳思听着这话哭笑不得,只能摇了摇头,无声的跟着二人往回走。

**

确定赵巧蕴主仆俩睡下后,赵柳思没有停留,直接一路小跑的跑到了燕然房里。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觉得钱姨娘的落云轩很奇怪,却找不到原因了。

燕然之前跟赵柳思吐槽过,说钱姨娘这人野心不小,却品味太差。赵柳思没有明白什么意思,不耻下问,燕然指点她,钱姨娘有一个与夫人攀比的心,虽然在院落的方位上不如大夫人,但在规制,布局上,却丝毫不输给大夫人。布置和器具上上充满着攀比之心,品味不俗,远超于大夫人。

但他的那句品味太差,则是来源于这些器物的真伪上。钱姨娘房间的博古架上放着不少古董,但是却假多真少。像赵柳思这种文盲看不出来,但是落在燕然眼中,那却是比夜晚里的萤火虫还要明亮。燕然一进门,先为钱夫人不符合身份的品味感觉到奇怪,但这个用她的争胜之心可以解释。接着就为她满屋子真假参半的收藏品而觉得辣眼睛,但他很快也就因为钱姨娘的身份自己找了个解释,即钱姨娘不识货,画虎不成反类犬。

赵柳思当日就觉得奇怪,钱姨娘就算不懂,但有钱弄出这一屋子摆设,难道就没有钱请一个懂行的人来看看吗?买一件假古董不难,但买一屋子假古董就太难了吧。再说赵奇是地头蛇,本地哪个经营古董的敢骗她?

燕然也解释不了这个,所以最终归结为钱姨娘愚蠢。但赵柳思的记忆里,钱姨娘可是个跟愚蠢沾不上边儿的人物,所以她一直觉得奇怪。

但是今天,一切谜团都忽然解开了。不是钱姨娘不懂,而是因为真品都被赵巧蕴偷走了,所以满屋子的摆设才有奇怪的违和感。至于她们那天半夜在落云轩会遇到赵巧蕴,就是因为他们在偷窃。赵巧蕴说话,是在替暗处的满福打掩护,等她收到满福已经成功撤退后的消息时,才那样没头没脑的离开。

赵柳思赶到燕然房间里时,燕然还在睡觉。在考虑自己一个未婚少女要不要就这么大刺啦啦的冲进男人房间时,赵柳思犹豫了一秒,但很快就以我现在是一只小猫咪为由,纵容了自己,直接跳进了燕然的卧室中。

燕然还在睡觉,不过桌上的油灯未灭,他靠在床边,手中还拿着一卷书,看来是边看书边睡着的。想到这个时节油灯的亮度,再想想那双美丽的眼睛变成近视眼的画面,它就忍不住给了他一爪子。

“嘶,你这是做什么!”燕然倒吸着冷气的从睡梦中醒来,看着蹲在床边的小猫咪,脸上顿时就笑了起来,“小黑,你怎么来了?听说你跟了二小姐?要我说,那个女人怎么配得上你,要不然你过来跟我住吧。”

他撸了撸猫,又亲了亲赵柳思的小脑袋,敲敲地许诺道,“等我走了,就带你一起走。外面的世界可比这个宅子大多了。”

在那一瞬间,赵柳思有点可耻的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