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收藏求推荐……

“这火剑并不是持久,每次击穿阻碍物都会减少点点威能。”朝阳目光渐冷,带着呼吸也渐渐平稳下来,用价值七八十块的元具造出的机会,已经让他和此人距离拉远,但这还远远不够,他若不死,自己则死……

“你越是如此,我侯一越有杀你的理由!”侯一目中杀机弥漫,五指捏拳,顷刻间手里火焰暴涨,形成一条半丈火龙,盘踞在拳上发出呲呲声。

此时,朝阳不敢去浪费时间停留,也不打算再拖延时间,他身上的元具在先前的招架中十不存一,那把火剑的威能此刻才微微弱了丁点,再加上地上的藤蔓近乎快控制五分之一的天梯境时,神色愈发沉重。

“去!”侯一大喝,拳上火龙嘶吼一声,呼啸间连周围空气都近乎赤红扭曲,张牙舞爪之下,向着朝阳方向奔去。

“火龙术!”朝阳眼中寒光一闪,同样大吼,以引火术为启,烈火术直接蹦到第二层火龙术,三息,朝阳在地面划出了七八道引火术引水术,一时间,天梯境重重巨石叠嶂,瞬间改头换面,烈火在巨石上燃烧,天空变得赤红异常,整个天梯境犹如修罗战场,让天梯境外众人都能感觉到一股灼热!

“咚!”

朝阳所过之处,巨石轰隆隆凸起,一眼看去,整个天梯境中竟有几十块巨石在烈火中嶙峋燃烧。

此人太过阴险,随时都有可能翻盘,进去之后反而对我来说束手束脚,侯一目光一闪杀机毕露,同时深吸口气,迟疑片刻后吞入大量元气丹,停在了这些巨石外。

“哼!那我就一次性将你这些东西全部摧毁!”侯一头徐徐上扬,目露傲然之意,双手在胸前快速掐诀,火剑哗的声,飞到他头顶发出嗡嗡剑吟,随着嘴里念出“去”,火剑在空中留下三道赤芒,冲进了巨石堆里。

与此同时,侯一对准地上的藤蔓一点,心念闪动,“赋灵!”

一时间,噼里啪啦声不断,无数条藤蔓缠绕困紧,宛如一条正在化龙的山林巨蟒,发出一声响遏行云的咆哮后,蛇躯一震冲向苍穹。

“草木皆兵之术第二层赋灵?”天梯境外,赵依面色微变,“这不是在元术阁第五层才能获取的元术?”

“这个侯一,前段时间在元术阁里机缘巧合的接了个任务并顺利完成,获得了进入元术阁第五层的机会。”赵依身旁,田龙走了过来,目光深邃的看着第七十八层的战况,“若朝阳还能战胜在赋灵状态下的侯一,然后再夺得侯一的那本草木赋灵篇,修为提升至引气六层时,那可就真的如鱼得水,连我都感觉棘手。”

赵依美眸一淡,心中不信,“师兄这么强……他怎么可能让你棘手……”

……

“这这是草木皆兵之术?”天梯境上,朝阳眸子一缩倒吸口寒气,两颗漆黑的眼珠子一转,心一横咬牙,也施展出草木皆兵之术,可无论他如何缠绕,也达不到侯一的效果。

巨蟒居高临下,如王者俯视大地,在空中伫立了一息时间,巨蟒庞大的身躯带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冲入这林立巨石中横冲直撞,传出轰隆巨响。

“难道我们的草木皆兵之术不同?”朝阳目露复杂神色难看,再次掐诀,体内涅槃诀也飞速运行起来,术法朝着前方不停挥去,“火海术!水盾术!土盾术!破空指!”

渐渐,朝阳面显疯狂之色,逃跑中连束发都跟着散开,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只能怪这巨蟒之威太过恐怖,仅是一摆尾,他施展的土盾术就被推平三分之一!

前方没路,朝阳脚步停至在天梯境边缘上,转过身看着追杀而来的巨蟒和火剑,神色不定。

“你逃啊?天才也不过尔尔,还不是被我侯一给镇压了?”侯一仰天一笑,模样猖狂,又吞下几颗元气丹后捏诀,“斩!”

“虽然不知道你这家伙说的啥,但能肯定没啥好话……既然如此,不妨背水一战!”朝阳目露凶光,在侯一说出斩的同时,不退反进,手拍储物袋,唯一三把元具被他挥出,三分剑气也在此刻施展,乒乓一声,对上火剑。

“不自量力。”侯一手指巨蟒,向着朝阳一压,“死!”

朝阳身影如同鬼魅,近乎快到了极致,身影卷起一阵狂风,迅速穿过火剑时,巨蟒骤然袭来,张开一张庞大的血盆大口!见到那张大嘴,朝阳眼中露出强烈的不甘心,大吼一声,眼珠子变得通红,不管三七二十一,人突然疯狂起来,对准巨蟒射出一道破空指后,一口吞下十余颗元气丹,脚下升起数道七八丈高的巨石!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干掉你!”朝阳话语带着信念,传出时,侯一面色一沉,内心轰鸣间竟有些害怕,看着朝阳一路冲来,轰隆隆的土盾术竟然形成了山脉,使得巨蟒一嘴啃在了山脉上时,目光阴霾,低沉道,“你施展这么多土盾术,那你还剩下有多少元力与我一战?狂妄自大!”

那时快,侯一卷着漫天草叶和朝阳同时出手朝着对方杀去,一眨眼,两人便相交在一起,手里同时拍出一掌!

“砰!”

两掌相碰,强大的元力从两掌之间爆发,两人衣衫狂舞,整个地面都因此震起数道裂痕!

“好锋利的刀叶……”这些草叶亮薄如锋,在朝阳火拼一掌的瞬间,在空中飘动的速度赫然加快,朝阳身体存在吸力般全部朝他涌来,一时间,伤痕累累!

“喀嚓”

霎那,侯一也神色大变,手臂传出骨骼断裂声才忽然想起,“你还是个体修!”

朝阳无任何回应,血目充满疯狂以及杀意,没有丝毫停顿,手掌再次发力,抽出体内绵绵不绝的元力,再出一掌。

“轰!”

侯一身躯一震,喷出口猩红鲜血,手臂传来喀嚓喀嚓的碎骨声,整个人轰隆一下,被打飞老远!

这时,那条巨蟒由于没有人去控制,也早已经耸立在一旁,连同火剑也是如此,朝阳见此,目光一狠乘胜追击,在侯一倒飞出去的时候拔腿跟进,指尖蓄力,白芒破空而出!

“咻!”

此刻的破空指威力超凡,速度快如闪电,风驰电掣间竟然超过了长虹术的速度,侯一连回神的机会都没有,还处于愕然状态,一道白芒如光,洞穿眉心后直接射出了天梯境外。

破空指威力恐怖,从天梯境七十九层射下,直达天梯境外围,如天外寸芒极快速度,眨眼之间只听见轰隆一声,如一块巨石直接硬撼在地面上。

“这?这是,是从天梯境上射下来的?难,难道胜负已分?不过是侯一还是那朝阳赢了?”

这道寸芒射下来的刹那,所有人皆是一惊,离这个坑洞近的人身体突然一颤,面色更是苍白,那一瞬间,仿佛感受到一股来自灵魂的恐惧,仿佛在这一击下,自己连灵魂也会魂飞魄散。

坑洞长约一米,砸在地上之后下沉了大约半寸,而在坑洞中间位置,有个手指大小的洞口,深不见底,冒出丝丝白气。

与此同时,天梯境上,七十八层的巨蟒发出一声悲鸣,庞大的身躯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解体,化为枯黄之色,身躯萎缩之下再不负先前霸气模样。

“老祖你这小人行径又是何苦?做人坦荡一点有何不可?这本就是田成自己犯下的过错,又何必去维护?猜想这应该是二弟在煽风点火吧……要知道如此之辈,若不死,以后必成天运阁之风云人物,这是我南阁之骄傲!”田龙摇头苦笑,他自然知道自己老祖对朝阳所做之事,也呵斥过田润让他适可而止,他本就是极有远见之人,做事也喜欢坦坦荡荡,心中极为不喜老祖此举,再见到失聪后的朝阳甚至比四年前还要强大太多的时候,那股不喜就转为担忧。

“老祖就这么见识短浅吗?天骄阁的弟子,他难道就真以为自己能左右?中阁,内阁?真当田家势力大到可以和西阁其他家族相比,指手画脚中阁内阁的地步?”田龙思索片刻,一拂袖,看着身后田润眼中恶毒一闪而过,目光死死的盯着天梯境七十八层时,心中一凉。

“师兄你这是去哪儿?”赵依问道,她是头一次见田龙如此主动的去天梯境,毕竟以往都是别人挑战他,他才会登境应战。

田龙看了眼田润脸上的阴毒神色,心中叹然,目光望着七十八层天梯境,悠悠开口道,“当然是去会一会,这个曾经的天骄弟子。”

这周又没推荐……继续裸奔……让我哭会儿,大家多给点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