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飞点点头,走向前去,他这一次并没有将门把手给拔除,而是望着眼前的这一扇门,他忽然发现门上居然没有阵眼的存在。

不对,应该说这阵眼就在这屋子里的一个小角落,但对方这一次做足了万全的准备,知道韩飞对于阵法这一方面深有造诣。

害怕自己所布置的阵法又会被韩飞发现,特地的做了一些手脚。

“韩飞,你还在犹豫什么快啊!”

徐凯有些忍耐不住的催促了一句。

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韩飞肯定是要专心致志,绝对不能受他打搅,但现在他也没有办法了,他实在热的都快要不行了。

汗流浃背早已不足以形容,他那满头大汗的模样,看起来极为的狼狈,徐凯觉得自己如果实在这个地方呆下去,可能即将就会脱水而亡。

他整个人体表的皮肤也变得通红,就如同在废水里面煮过的一样,房间里面的温度也快要到煮沸的程度了,已然到达了50多度。

水到50度的时候,就逐渐的会发出一些噗呲的声音,房间里面的空气也不例外,那里能够看到的,只有一道道诡异而又恐怖的火热气流正在空气中不停的盘旋和萦绕。

很显然,这里的温度只怕热的有些恐怖,不仅如此,就连桌子椅子那些皮质的都冒出了火焰。

徐凯他们没办法也只能走到一旁,将这些着火的桌子椅子都给砸落在地面上,将火焰给扑灭,免得火焰的加剧让温度骤然升高。

“该死的,这个温度实在太高了,我快要受不了了,天啊,这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真是让我恨不得把自己的整个脑袋都给拧下来,不管怎么样都好,能不能让我早一点解脱,哪怕是让我去死都没关系!”

徐凯彻底的忍耐不住了,他这两天跟韩飞见识了不少的事情,但所有的事情都是要堆积和累积才能够发挥作用的。

刁总还略微的好像好受一些,他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倒也没有像徐凯一样表现的那么惊慌失措,但是从他那痛苦的脸色大概也能够看得出来,绝对不是好受!

忍耐高温,究竟要多么大的一种定力,恐怕没有人知道。

韩飞额头的冷汗也一点一滴的滑落,汗如雨下,有许多的泪珠直接便落在了他的眼睛上,导致韩飞不得不伸出手来,将眼前的一些汗流给擦去之后,这才看着周边的这一切。

他的目光当中带着一种思索,他在想这阵眼究竟走到了什么地方,为何自己这

么长时间以来居然都没有看到。

如若不出所料的话,这应该就在自己眼前!

韩飞急急忙忙的走到了一旁,开始翻找起了其他的物件,可他几乎都快要将周围翻一个底朝天了,也没有找到那阵眼究竟在何处。

温度已经越来越高了,房间里面的温度到达了大概60多度左右,徐凯等人早已热得虚脱在地,甚至一时都陷入了昏迷,刚才他们还能够说出口,但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

张开嘴露出了舌头,如同哈巴狗一般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如若这世间有什么死法是最痛苦的,无异于就是闷死。

这就等于是在蒸包子,明明门就在前面,可却无论如何都不能把门给打开。

啪!

这时,龙晓薇走向前去,拿出了一张符咒,一张贴在了刁总的身上,一张贴在了徐凯的身上,至于之后又在韩飞等人的身上各自贴了一张。

龙晓薇的声音缓缓的传来:“这是冰清符,可以让我们逐渐的抵挡这一种火热,,不过凭借着这一种火热来看,抵挡不了多长时间,大概就能够延缓两三分钟左右,所以在这两三分钟之内我们一定要快速的找到出去的路口,不然我们真的可能会在这里热死!”

韩飞望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龙晓薇说的是事实,如果再不想方设法把这里的困境给打破的话,他们有可能还真的会在这里热死。

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可就可笑得多了,毕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意外之后,韩飞都能够活下来,如若死在了这里,那还真不知道应该跟谁去喊冤。

韩飞已竭尽了自己的全力,想要将周边的一切给找到,可他注定还是要失望了,周围的一切还是和刚才一模一样,桌子椅子已经被烧成了一堆灰烬。

原本整个包厢摆放的东西就不是很多,就连那些酒瓶也承受不住这一种高温,咔嚓的碎裂了,门把手也非融化不再形成刚才的那一副样子,似乎变成了一滩铁水。

可韩飞依旧没有找到那阵眼所在,因获得了两三分钟的沁凉,徐凯又逐渐的恢复了一些意识,他却依旧是感觉到疲软无力,只能眼巴巴的望着这一切,将希望的目光放在了韩飞的身上。

只希望韩飞能够力挽狂澜,刁总也被累得不轻,至于白惊涛则是自顾自的走到一旁,盘膝而坐,开始紧守心神。

他知道现在所有人的希望都定格在了韩飞的身上,如果韩飞还是不能把这一个阵眼给找到的话,他们可能

真的会死!

龙晓薇静静的站在一旁,目光不卑不亢,并没有面对接下来死亡的恐惧,是那样的平静,平静的有些过分了。

韩飞则是眉头紧锁,他心中的压力颇大,毕竟几个人的性命都在自己的身上,就在他无可奈何之际,他的眼角却猛然的撇到了一个东西。

确切的来说是一个人,那个人正是刁总,他看到在叼总裤子的口袋里有一个东西正在闪闪发光,刁总的裤子还没有完全的脱下。

他只是撕扯到了自己的大腿处左右,就如同穿了一条短裤,韩飞径直的来到了刁总的面前,刁总早已站不起身子了。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韩飞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带子里面,随后不知道抓出了一个什么东西,仔细的看去,这是一颗小小的石头。

但是这个石头在如此高温的程度之上,居然还散发着一阵淡淡的蓝光,刚才屋子里面呈现出了一片火红色,再加上众人都在惊慌失措,一时之间倒也没有发现这一点。

此刻每个人都将目光定格在了这一颗小石头上面,莫非这颗小石头就是破阵的关键。

韩飞刚想要把这一颗小石头给捏碎,很快,他的脸色便再一次的变换了一下。

“韩飞,你还愣着干什么?你手中的这一块石头是你手中的阵眼所在吗?赶紧把这一块石头给砸烂了,砸烂我们应该就可以出去了!”徐凯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

就连一直闭上双眼的白惊涛此刻也睁开了双眸,看着韩飞,似乎也在疑惑韩飞为什么一时半会儿居然还不动手。

“不行,这个石头确实是破开这一个阵法的关键,我只要离开这一颗石头,那么这一个阵法自然就会破除,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这颗石头早已经跟刁总的生命联系到了一起。

如若我把这一颗石头给掐碎,那么刁总也立刻就会死去,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想办法找一条其他的路。

而另外一个就是捏碎石头,让刁总伴随着石头一起死去,对方的用心果然歹毒,没想到居然抛出了一个这样的选择!”

韩飞脸色非常难看的说道。

而听到他说的话,刁总的脸瞬间就吓白了,他哪里能够想到对方在临走之时还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就连白惊涛等人也是猛的瞳孔收缩。

对方究竟是谁?为何用心能够歹毒到这个程度!

走也就算了,居然在临走之时还要带走一个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