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萧墨坐在车子里,调整了座椅,身躯往后仰着,躺在了座椅上,手里握着手机,打完了电话之后,他就放下了手机,一张脸阴沉的可怕。

他又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忽然眸光一闪,想到了什么,顾萧墨再度摸到了手机,拿过来拨打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了。

顾萧墨稍微平复了遗下自己的心情,语气不疾不徐的开口道“许锐昕。”

“顾萧墨。”那边一道男声似乎有一点的迟疑,又有一点的紧张。“是你!”

“对,是我。”顾萧墨沉声的开口道语气依然是不紧不慢的。“我既然能够找到你,想必你一定清楚我找你什么事了。”

静默了一下,那边的语气还是有点小小的激动,讽刺的反问道“我怎么知道你找我做什么?我和你又没有什么深交。”

顾萧墨也是冷哼了一声“我和你确实没有什么深交,但我和你的同父异母的哥哥许少阳交情非浅。”

“那又如何?”许锐昕沉声道。

“你和苏锦的交情也不是那么简单吧?为了苏锦这个女人,你放弃了很多的东西。”顾萧墨也不着急,语气依然是慢慢的,可就是这样慢慢的语气才格外的折磨人。

果然提到了苏锦的名字,电话那边的许锐昕就停顿了几秒,呼吸似乎也跟着有些变化。

他没说话,似乎正在找着措辞。

顾萧墨也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说“你为了苏锦跟你哥哥吵的不可开交,可是这个女人对你并没有任何的回报,她对我执念很深,如此,你心里平衡吗?”

许锐昕不怒反笑,轻哼了一声,淡淡的嗓音里带着一抹玩味的嘲讽“是谁说喜欢一个人就非得得到她?我是喜欢苏锦,我喜欢她和她不喜欢我这并不冲突,你也不必来挑拨离间。我十分清楚我自己在做什么。”

“你真的确定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顾萧墨再度的反问,语气也是一样的不疾不徐。

他必须有耐心,因为到了这个时候,许锐昕可能是关键人物。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许锐昕给了确定的答案。

顾萧墨冷笑了一声“即使这个女人,曾经对你哥哥出言不逊,甚至伤害了你哥哥?”

“顾萧墨,也容我提醒你,现在这个女人是苏锦,她是你的女人,为了你怀过孕,被你叔叔撞的流了产,为你在医院里疼痛难忍,你要是

个男人的话,就该痛惜她。”许锐昕语气冷冽的驳斥着顾萧墨。

“苏锦可不是我的女人。”顾萧墨冷声道。

“呵!”许锐昕冷笑,仿佛很是生气的样子,呼吸也有了更加细微的变化。

他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顾萧墨,你可真是不要脸,玩弄了一个女人之后,害得她为你怀孕流产,你却无动于衷,为了陈星光,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去伤害苏锦,你还是个男人吗?”

“那是她自作自受。”顾萧墨冷声的回答。“我也纠正你一个说辞,苏锦不是我的女人,我现在非常的清楚我没有碰过她。”

“哼。”许锐昕冷笑,很明显不相信顾萧墨的话。

他甚至很生气地怒斥道“你完全可以这样说,反正你这个人从来也没有承认过你做错的事情。”

“我确实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事。”顾萧墨淡淡的语气,不紧不慢的接口道“哦,我想起来了,要说做错的事情,那还真是有一件,就是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对苏锦客气。”

“顾萧墨。”许锐昕高声喊道“做人别太过分,她刚流了!”

“许锐昕。”顾萧墨根本不理会他这一茬,直接打断了他后面要说的话。“前几天在波士顿,是你去医院接的苏锦吧?”

许锐昕一愣,语气再度一顿,咬牙道“是我接的又怎样?”

“你把她送去了公寓,既然你这么喜欢苏锦却没有把她照顾到位,我有一点不明白,我小叔撞上苏锦的时候你应该也在场吧,为什么没有舍命相救?我猜,其实你也希望这个孩子流掉吧?”

“你胡说八道。”几乎是一瞬间,许锐昕就反驳了起来,大喊道“我才不会像你们一样龌龊,居然想要杀人。”

“你恐怕比我们每个人都要思想龌龊吧。”顾萧墨沉声道。

“闭嘴。”许锐昕被顾萧墨说的恼羞成怒的大喊。“我对苏锦的感情日月可鉴。”

“既然如此,又如何解释你对她不施救这个行为呢?”顾萧墨还是非常的冷静,现在是思路越来的越清晰。

许锐昕又是被问的一愣,呼吸明显的有了变化。

“你的那点小心思苏锦顾不上,因为苏锦的心从来没在你身上过,她也只是利用你而已。”顾萧墨明显的听到了许锐昕的情绪变化,微微一笑道“与其在这里跟我争的脸红脖子粗的,不如好好的回忆起一下,看我说的话是不是有道理?苏锦她到底有没有利用

你?”

“没有。”许锐昕大喊,声音非常的高,像是要说服顾萧墨,更是说服他自己一样。

“有理不在声高,你如此高声,想必也是想到了,看来我说的话,确实是有的。”顾萧墨笑了笑,道“许锐昕,恼羞成怒了吧?”

“闭嘴。”许锐昕被激怒,“顾萧墨,我让你闭嘴,你听到了没有?别再说了。”

顾萧墨淡淡的一笑。“好啊,我可以不再说了,只是苏锦现在应该是回国了吧?你若是真的爱这个女人的话,就应该阻止她回国,你也很清楚,回国对苏锦来说绝对是自取其辱。”

“哈,我看你是心虚了吧?你害怕了!你怕苏锦回国伤害到你跟陈星光的感情,所以你想要我帮你阻止苏锦回国去,对不对?”许锐昕像是找到了可以反击顾萧墨的理由,也不着急了,反倒是对着电话道“我告诉你,我才不会帮你阻止苏锦,她去找你算账,这是你欠她的。”

顾萧墨微微一笑,道“看来她是真的回来了。”

许锐昕一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再度的恼羞成怒起来。“卑鄙小人你竟然利用我。”

“对,我确实利用了你。”顾萧墨坦然的承认。“苏锦能够躲过航空公司的名单一定是得到了你们家的帮助。”

许锐昕一顿,呼吸急促,半天之后才怒声道“我不知道苏锦去了哪里。如果知道的话,我也会让他回国找你,你玩弄了苏锦的感情,别想睡过了,不负责任。”

“许锐昕,我不得不感叹你确实很伟大呀,为了苏锦做到如此地步,真让人刮目相看。”顾萧墨再度一笑“但是你别忘了,你为了这个女人做了这么多,却得不到她一丝一毫的感情,你不过是被她利用的工具,除此之外,你什么都不是。”

“闭嘴,闭嘴,我让你闭嘴。”许锐昕大喊,“我根本不会听你的挑拨离间,你也休想离间我跟苏锦之间的情感。”

“你和苏锦之间根本就没有情感,有的话也只是你单方面的情感,并没有她对你的任何回报,这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

或许是这句话深深的触痛了许锐昕的内心世界,让她一瞬间忘记了回答,半天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就在顾萧墨想要再开口的时候,电话忽然就挂断了。

顾萧墨看着手机,微微挑了挑眉。

看来自己的推断是对的,就是许少阳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许锐昕帮了苏锦,所以才让她躲避了许少阳的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