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在黑黢黢的石山上战斗,燕三郎越打越是心惊。海神使举手投足之间犹有余力,它这些年都操控着苍吾使者的皮囊,对其性能了如指掌。

今日这一仗,比当年桃源还要危险数倍不止。

更何况,今次他是孤军奋战了。

石山很不平坦,风化过的岩石崩塌之后,余下的立面如削刀,又是坑洼不平,一不小心就能把人割伤,常人走起来都要小心翼翼,燕三郎却腾挪跳跃如灵猴,从未失足。

比这还难待的地方,他也待过。强大的神念扩展开来,已可以帮助他将附近每一寸地形完全摸透。

他躲过海神使一记横劈,身形后仰,后足撑在一处小小的石穴之中,以支撑身体。

这石穴直径不过半尺,一个脚掌都挤不进,少年却能以它为支点,令自己稳如山岳。

可就在这时,石穴忽然下沉了。

或者说不止石穴,燕三郎双足所立的巨石突然变作了泥淖,令他根本无处借力。

双脚立刻下沉一寸。

若在平时,他滑也滑开了,但这会儿战斗得聚精会神,正是力贯双足之时。燕三郎吃了一惊,待要拔步,却发现双足都陷在石头里,竟然无处借力!

匆忙间,他伸刀往边上凸出的巨石一扎,就要借势跃起。

然而,宝刀扎得太顺畅了,整块石头都被切了下来,黄油一般。

这整座巍峨的石山,似乎都变成了松软的发糕!

燕三郎这才想起,苍吾使者有一样看家本领,专门改变所触之物的性质,清水变成滚油、坚石化作泥潭,对它来说不过小菜一碟。

再看海神使双足,它没穿靴子,脚掌宽而扁平,十趾张开来带蹼,显然很适合在泥潭里行走,自身也不会下沉。

他若未记错,苍吾使者上回可不是这个形象。

显然,海神使开发出了这具皮囊更多用途。

对于迷藏幽魂而言,神魂的强大必须有合适的容器来盛装,方显其威力,苍吾使者的躯壳就像是为它们量身打造的。

眼看燕三郎陷落,海神使侧了侧头,很干脆地绕去他背后,矛尖侧转,削他双膝。

这小子暂时还不能死,弄残最好,跑也跑不掉,还方便逼供。

燕三郎陷在泥里无从转身,当下深吸一口气,正要有所行动,眼角忽见一道红影闪过。

而后,削向他膝盖的攻击就被挡了下来。

他还听见锁链“叮当”脆响,而后是熟悉的女声传了过来“愣着干嘛,回去啊!”

千岁?

千岁怎么来了?

海神使嘿嘿一声“来得好,这是要一起上路?”

千岁朝它翻了个白眼“几年不见,你也就嘴皮子厉害了点。”

她面向海神使后退两步,正好退去跟燕三郎背靠背“燕小三,这里不是‘活火熔城’世界。”说罢,往燕三郎肩膀一拍,又一头“泥吻”顺势攀了过去,溜到燕三郎足下,一分为二,变作两道清风。

修为已臻突破前夕,她的神通再度晋阶,不仅可以具象出琉璃灯吞噬过的生灵,还可以部分借用它们的力量为己有。

她祭掉两头“泥吻”,就让自己和燕三郎暂时获得了泥上行走的能力。

大敌当前,不能有一点差错。

最重要的是,贺小鸢的魂魄不在这里,他们再逗留也没意义。

千岁看到海神使也是大吃一惊,同样明白自己和燕小三中了别人圈套。

但她无意与海神使苦战,只想快点带燕三郎返回千红山庄。

“我知道。”燕三郎快速道,“我喊过口令了,并没被接回去。”

“陶浒动了手脚。”千岁也很郁闷,“只有我找到你之后,千红夫人才能再接我们回去。”

话音刚落,两人身边突然有金光一闪。

这四字口令,终于生效了。

而后就有一堵黄金大门从虚空中显出,缓缓打开!

原来千红夫人是这么接人的,来时穿门,回去也得穿门,没法子一下硬拽回去。

想来也是。从前众人玩的游戏,只是神魂的投影进入其他世界,千红夫人很轻易就能将他们召回;现在两人都是原身穿越,千红夫人哪来的本事将他们直接抓回山庄?

不过黄金大门一出,千岁和燕三郎同时暗呼一声“糟糕”。

海神使就在这里!

果然对面苍吾使者先是一愣,而后大喜过望,一闪身冲了过来,就要往门内扎去!

穿过这道门,它就能返回大千世界了。

在虚空流浪多年,海神使归家心切,这时甚至能把对燕三郎的仇恨丢去一边,先冲进门再说。

燕三郎却不让它如愿。

海神使身形刚动,他就踏前一步,径直挡在黄金大门之前。

万万不能放这厮回去。

就在此时,胸前又传来温热轻颤之感。

不用说,是木铃铛又有反应了,还指派了一个任务。

当然,少年这时候可顾不上它。

千岁比他更早一步,白骨锁链硬化为长枪,“嗖”一声冲着海神使当胸扎去。

她披戴的红莲战甲,两肩上各有一个狰狞鬼头,这会儿突然活转过来,变作两只恶鬼扑向海神使。

琉璃灯吞噬过的生灵不计其数,千岁却安了这么两只在肩甲上。

她把它们命名为“无声”,原本身高就只有三尺,又见风虚化,瞬间变作十七八只一模一样的恶鬼,只是个头缩为三分之一。它们一股脑儿扑向海神使,张爪就抱。

这些东西个太小、数量太多,拂开都不方便,更何况海神使还要直面来自千岁的进攻,它只得撑开护身罡气,想将这些东西抖落。

不过这些恶鬼竟然无视它的罡气,继续趴在它身上当挂件,同时张开大嘴,狠狠啃在海神使身上!

它们嘴里只有上下各一颗大牙,剪刀一般在敌人身上开个大口子。

苍吾使者有金刚不坏之身,连燕三郎的“赤鹄”宝刀也才勉强能破防,这些小恶鬼疯狂啃噬,居然可以咬开苍吾使者的皮肤!

这时海神使刚把千岁逼退一步,却觉身体当中好像多出了一些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