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未出,声先至。

男人捏着半张黄符的手,停在半空。

他看去,那个年轻的道士,头发乱了,几根发丝都飘到了额前和鼻子上。

咦,他眼角还有一颗眼屎。

但男人依旧第一时间认出,他就是陵山道观的住持,程序员。

这个被97号部门陵山市分部列为重点关照对象的道士。

这里的关照,非特殊含义。

而真的是关照。

上层领导虽然偶尔喜欢一拍脑袋就下一个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决定。

但大部分时候是双商健全,完整的。

陵山市走出陈阳这样一个人物,既然不能共事,也没必要得罪。

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时不时示好,以后若遇见什么麻烦,也可以请对方出手。

两全其美的方式,多么好。

男人带来的十几个人,以及地上躺着的十几个人,并不是陵山分部的人。

而是来自苏北分部。

陵山分部主要以文员居多,苏北分部则以武力人员居多。

说白了,陵山分部动脑子,苏北分部用肌肉和拳头说话。

早在今天一早,崔光辉他们醒来后,就立刻赶上山。

确定纯狐双还在后,想要带她离开,却被告知陈阳休息未醒。

也有人提议强行带走,被崔光辉拦住,并把他们全部带走。

回去之后,冯克功汇报了这个消息。

没人知道陈阳什么时候醒来。

但事情还是要做。

于是苏北分部的同事第一时间赶到陵山。

于是就有了地上躺着的这十几个人。

于是躺下的人呼叫救兵。

于是这群男人出现了。

再于是,陈阳选择了一个恰当的时候出现了。

这件事情,陈阳不占理。

上面早已定下规矩,不管纯狐双因为什么原因,是自愿也好,被迫无奈也好。

她现形了。

而且是当着上万人的面,还被拍下传播到了网络上。

那么,就必须按照部门的规矩办事。

这件事情相当的棘手。

发生的时候,陈阳就知道。

但再棘手,他也不能容忍这群人带走纯狐双。

非她之错。

也非97号之错。

人与妖,依旧没能寻到一个完美且融洽的相处点。

陈阳当然理解。

毕竟当局者做任何决定,首要考虑的,必然是国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一点他们没错。

但这一点放在陈阳身上,同样适用。

纯狐双现在是道门弟子,是陵山道观俗家弟子。

陈阳不保她,谁来保?

所以,他必须在这中间,寻到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平衡点。

“陈道长。”

男人看着他,说道:“我叫潘军,负责这次行动。”

“行动?”陈阳微笑:“施主未免言重。”

潘军道:“不言重,你以前也是部门的人,应该知道这种事情,有多严重。”

陈阳道:“贫道只待了两周不到,并非很了解。”

潘军道:“既然不了解,也请道长不要从中阻拦。”

“自然不会。”

“谢谢配合。”

潘军心头微松,如果陈阳阻拦,他还真担心这次事情完不成。

他正要再取出一张黄符时,陈阳说道:“施主打伤贫道的两位弟子,这件事情,是不是该给贫道一个说法?”

潘军手上动作一顿,心里叹了口气。

他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他看着陈阳,眼神不善:“道长,你什么意思?”

陈阳道:“字面上的意思,我的两位弟子被你们打伤了,讨要一个说法,有错吗?”

潘军盯着他看了几秒钟,说道:“陈道长,你我都不是傻子,你也不要跟我绕弯子。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也知道你要做什么。我潘军今天把话放在这里,纯狐双,我今天必须带走。你可以阻拦,你也可以对我动手,甚至可以杀了我。”

“我听说过陈道长你的厉害,在你的地盘,解决我们这些人,以你的能力轻而易举。”

潘军张开双臂:“来,我绝对不反抗。”

陈阳有些愕然。

自己干什么了?

自己什么都还没做,这家伙就把事情上升到了这种高度。

有病吧!

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

“道长。”纯狐双对他摇了摇头:“我跟他们走,道长不要为难自己。”

“有好戏看了。”

刘元基眼睛睁得大大的,瓜子都不嗑了,生怕错过好戏。

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两方只要有一方脾气火爆,就必然要打起来。

贫道跟你讲道理,你跟我上纲上线?

行,上纲上线,我还真没怕过谁!

陈阳眼角余光微微向天上瞥了一眼,而后对纯狐双摇了摇头,看向潘军,面色忽然气愤起来:“贫道说什么了?”

“有说要拦你吗?”

“是,贫道是厉害,一只手就能吊打你们全部,但贫道是那种仗着拳头硬,就欺负人的人吗?”

刘元基一旁心想,你就是这样的人。

“还杀人?你当贫道是什么?是土匪还是强盗?”

陈阳越说越生气,唾沫都喷到潘军脸上了。

“明明是你们打了贫道的弟子,贫道现在要一个说法,为什么这么困难?”

“贫道有说,要打回来吗?”

“世界上什么最珍贵?和平最珍贵!”

“你打了贫道的弟子,贫道只是要你们给它们道歉,只是道个歉而已!”

“对不起三个字很难说出口吗?”

“97号部门就可以打人不道歉了吗?”

“还给贫道乱扣帽子?你们是不是还偷偷录音了?想事后再给贫道治个什么罪名?”

“有没有规矩了?有没有王法了?”

“天底下就没一个说道理的地方了吗!!!”

陈阳大声的吼道。

潘军等人,觉得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陈阳震破了。

他们有点傻眼。

你特么要的说法,是道歉?

那你早点说啊!

潘军张嘴道:“我……”

“好了,你不必多说。”

陈阳打断他,转身,负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语气低落而失望:“陵山湖洪水泛滥,贫道不顾自身性命,为陵山区市民祈福求安,感动上苍,最终洪水不曾爆发。”

“前些日子,我师兄弟三人前往独龙村,无视生死危险,不惧上层压力,不怕得罪顾家,最终得以解决。”

“中元节,贫道法会连开十五日,只求陵山百年平安。”

“还有太多太多,做的好事太多,记不清了……”

“可贫道所做一切,何时邀过功?不过是默默的做。”

“为何?”

“因为我自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因为胸怀天下,心系苍生!”

“我愿以我七尺身躯,保家卫国!”

“国有难,我可冲前线,染一身鲜血也绝不后退半步。”

“闲平时,我只想守一道观,教教弟子,替百姓解忧。”

“而现在,我只想为弟子要一个道歉,要一句对不起,都是过分吗?”

潘军等人,被陈阳这一席话,说的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忽然觉得,错的好像是自己?

不对,错的好像本来就是自己。

“老潘,怎么办,我忽然觉得好愧疚。”

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