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中午下班的时间,很多人都在外面,听见喊叫声正纷纷朝他们看过来。

苏绾心没在意那些视线,只是在担心会不会还会有其他人冲出来做危险的事。等确定只有这两个女人搞事后,才迈步走了过去。

“非礼?”她扯下其中一个女人的口罩,讥笑:“谁那么不挑食,做这种倒胃口的事?”

不拿长相攻击人,是跟人对峙骂架时的基本素质,就像不牵扯双方父母一样。

但这种情况,有时也会发生改变,例如现在。

苏绾心看着这两个想毁了她的人,脑海里并没有任何有关于她们的印象。

“老大,报警吧。”一旁有人建议:“这他妈直接上硫酸,疯了吧?”

苏绾心也觉得她们是疯了,以往这种桥段只在电视新闻上看的多,亲身体验还是头一回。

陈磊看着苏绾心淡定的模样,却是吓得胆颤心惊。

这姑奶奶竟然还沉得住气?这万一刚才要真是被泼到脸上了,那可怎么办?

陈磊一想到这,就后怕的不行。

“报警吧。”苏绾心低头拿手机:“有监控,都录下来了。”

陈磊:……

还他妈有心情看周围有没有监控,可以。

附近就有派出所,出警速度还挺快。在发现报警的人是谁,已经遇到了什么事情以后,立刻把人带回去做笔录。

苏绾心午饭没吃,心情非常不好。

警察叔叔查了那两人的身份信息,发现不是本地人,而且还从她们的包里找到了昨天到帝市的机票。

这千里迢迢来泼硫酸,也是很诚心了。

苏绾心想不出自己最近还得罪了什么人,这么恨她的,能有谁?

做了笔录,那两人被拘留调查,说是有什么进展会尽快给苏绾心打电话。

陈磊和其他几个同事一直等在外面,见她出来了,七嘴八舌的问怎么回事,苏绾心却只是摇头。

“不说,像哑巴一样嘴还挺硬。”

陈磊:“那现在怎么办?”

“吃饭。”苏绾心摸了摸肚子,“饿了。”

众人:“……”

“看什么看?查案是警察叔叔的事儿,关我们什么事?快走,赶紧吃完回去上班,吓死我了。”

苏绾心嘀嘀咕咕的说,可脸上却一点儿都没有被吓到的样子。

陈磊几人面面相觑,然后苦笑。

他们苏总,心态好这个事儿真的是无人能敌。

苏绾心把午饭给补了回来,还吃的挺多。回到公司坐在办公室想中午发生的事儿,纳闷。

长得好看就这么招人妒忌吗?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来这一套?

她这么有钱,那些人就不想想,把她搞毁容了她也可以去整啊,说不定整的还更好看呢!

啧。

一群智障。

隔壁办公室,陈磊进屋后就赶紧给傅时寒打了个电话。

他看苏绾心那个云淡风轻的劲儿,担心这祖宗不把这事儿放心上,所以就给一个能放心上,听了以后还得炸毛的人说了。

果然,傅时寒听了以后马上问道:“那两个人现在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