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唰唰...

一道道迅捷的身影,浴着清冷的月光,在林间树头跳跃着。

这些身影,虽然来自四面八方,但他们的目的地,却全都指向一处,那就是已然崩塌,且还燃着山火的榛城山了!

“水遁,水弹术!”

“水遁,水阵壁!”

“水遁,水龙术!”

先期抵达的忍者们,忍受着呛喉的浓烟,开始施展各种水遁忍术,扑灭着一处处熊熊燃烧的山火。

不过很快就有人发现,山火中存在着一种独特的金色火焰,这种金色火焰不仅耀眼,而且十分猛烈,寻常的水遁忍术,很难将其扑灭。

好在这些金色的火焰不知为什么,正在渐渐凋零着,所以倒是省了众人不少麻烦。

不多久,掌管根部的团藏率众抵达了榛城山。

与团藏同行的不仅有大批根部忍者,还有三忍之一的自来也,以及从村子各大忍族中抽调出来的精英上忍们。

望着一片狼藉的榛城山废墟,拄着杖,静静立在一块巨岩上的团藏,脸色阴沉,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自来也则蹲在一条长长的沟堑前,若有所思。

这时,日向日差来到了自来也的身边,问道:“这条沟堑,是什么忍术造成的?难道是某种风遁忍术吗?”

自来也摇了摇头,用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这是剑痕!”

和村子里的其他人不同,自来也的通灵兽蛤蟆文太,就擅使一柄‘短刀’,当然,这‘短刀’是相对蛤蟆文太的体型来说的。

对于忍者而言,那就是一柄几十米长的巨刃了。

因此,自来也亲眼见过很多次巨刃斩击后,在地面上遗留的痕迹,所以他才能一眼断定,面前这一条长长的沟堑,就是被某种巨刃斩击造成的。

“剑痕...!?”日差一下子愣住了,喃喃道:“什么剑能斩出这样的剑痕?”

感知班很快也抵达了现场,脸上贴着某种奇怪符的感知班班长,闭目感知了好一阵,旋即徐徐说道:“这里一共有三种查克拉残留,其中两种极为相似,应该是同族...不,应该是血亲,另一种查克拉给人的感觉很平和,与其他两种截然不同。”

一位宇智波的上忍急切的问道:“能知道是谁吗?可以追踪吗?”

感知班班长摇了摇头:“这三股查克拉...”

感知班班长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是在纠结该用什么措辞来形容。

自来也这时走了过来,问道:“这三股查克拉怎么了?”

见到自来也,感知班班长似乎有了参照物,立刻说道:“自来也大人,这三股查克拉的强度,都不在您之下,我感知过很多种查克拉,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可以肯定,刚才在这里交手的三名忍者非常强大!”

自来也闻言怔了一下,一旁的一众木叶忍者们也都神色各异。

三忍之一的自来也,是目前村子里最强的几位忍者之一了,而刚才在这里交战的三人,在查克拉强度上竟全都不逊于自来也,这实在是令一众木叶忍者们感到心惊。

日向日差忧心忡忡的说道:“忍界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多强者?”

曾是四代队友的秋道丁座神色黯然:“要是四代还在,这些混蛋哪敢如此嚣张,哎...”

似乎有些不爽秋道丁座的感慨,宇智波的上忍轻哼道:“只要有我们宇智波一族在,木叶就还是忍界的第一忍村,谁也不能羞辱木叶!”

说罢,宇智波上忍又围到了感知班班长的跟前,问道:“真的没有办法追踪这三个混蛋吗?”

感知班班长摇了摇头:“对方离开的速度非常快,完全超出了我的感知范围,我怀疑对方有能飞行的通灵兽!”

“可恶!”暗骂了一声,宇智波上忍说道:“要是能追踪的话,以族长和止水的实力,抓住他们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旁的团藏,听着众人的对话,心中萦绕着一个疑惑。

那就是刚才在这里交手的双方,究竟是什么人?如果说一方是‘神组织’成员的话,那另一方又是什么人呢?他们为什么要跟‘神组织’交手呢?

………

日向镜的秘密实验室中。

看着摆在试验台上,装着两对万花筒写轮眼的两个小型营养槽,日向镜轻轻舒了口气。

虽然异想天开的‘刺激试验’充满了各种意外和变数,但终究还是收获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多日的疲惫,在试验台上的这两双万花筒写轮眼面前,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很快,日向镜的目光,跳过了宇智波凉太的那双万花筒写轮眼,落到了宇智波英树的那双万花筒写轮眼上了。

“这双万花筒写轮眼独有的瞳术是什么呢?”

这个念头一起,日向镜便再也压制不住了。

求知欲几乎是日向镜最无法克制的一种**了,这也是他为什么醉心各种试验的缘故。发掘秘密,探索未知,能给他带来无与伦比的成就感,而这种成就感也是推动他一步一步向前的主要动力。

想到就做,日向镜很快将之前专门准备的两具克隆体中,剩下的一具摆在了试验台上,并用手术刀摘除了克隆体眼眶中的半成品白眼。

接着,他将宇智波英树的万花筒写轮眼移植到了克隆体上。

完成了这一切后,他坐到了椅子上,双手结印:“秘术,灵魂降临之术!”

顷刻间,日向镜的阴遁本尊就头一歪,躺倒在了椅子上,而与此同时,试验台上的克隆体‘嗖’的一声坐了起来。

刚降临到克隆体上的日向镜,突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晕眩感,他扶着额头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睁开双眼。

眼眶中,那双三角形图案的万花筒写轮眼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日向镜神情有些恍惚,他重重甩了甩头,想集中精神,恍惚感却怎么也挥之不去,让他不禁感慨:“不是自己的眼睛,果然不好用啊!”

天才如卡卡西,负担一只由他自身的查克拉激活觉醒的万花筒写轮眼都不堪重负,可想而知,万花筒写轮眼对非宇智波血统的忍者是多么的不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