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一一举着防弹服的手僵直在半空中,不用他再给暖暖手势,暖暖和他一样僵直在当地。

外边再传来低低的嘀咕声,听不懂,然后是物体与地面轻微的摩擦声,关门声。

杜一一的眼珠子跟着声音的方向,跟着再一次与暖暖对视。

走?留下?两个念头同时出现。

再轻微的声音,这般距离都会被听到的。杜一一相信自己的战斗力,但那两个人是军人,他这边还有暖暖。

瞬间,杜一一就决定了,他一动也没有动,向暖暖缓缓摇头,做了个“不要动”的口型。

暖暖前几个月几乎一直是处在不断的躲避中的,马上就明白了杜一一的意图,她连头都没有点,只是使劲眨了下眼睛。

他们安安静静,连呼吸声都轻不可查。

时间仿佛放慢的速度,然而才不过是山两分钟,终于,不远处的门打开,在杜一一和暖暖同时屏住呼吸的一刻,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传来。

门再一次被关上,血腥味道也立刻就飘忽着消散。脚步声开始往外移动。

战斗民族,安东的人,不然就是伊万的,为什么要吃掉他们的人?他们是佣兵,是来保护他们的啊。

杜一一脑海里震惊着,当外边脚步声消失不见的时候,还没有敢动。

衣服被轻轻拽了下,杜一一僵硬地转头,暖暖比划个手势,意思是外边现在没有人了。

不能带着防弹服了,不能让人知道他们在这里。谁知道那两个人是伊万的还是安东的,谁知道这是他们个人行为还是有授意的。

可为什么?他们就是来猎杀岛国变异人的,就是喝血夺取晶体,在这里还少得了变异人吗?

杜一一轻轻放手,才发觉手臂僵硬得很。

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他见过了太多的杀人,自己的手下也有不计数的亡魂,除了没有主动喝过人血,刨开头颅夺取晶体的事情也不计其数,更不知吸收了多少枚晶体,好久没有这么紧张了。

他将手里的防弹衣轻轻放下,无声地往外走去。暖暖紧跟在他的身后,同样的没有发出声音。

整个武器库里静悄悄的,从大门外远远地传来嘈杂声,到时间了。

杜一一极快地往前,接近那扇被关上的门,轻轻推开。

门内暗黑,地上倒卧的黑影迷茫地大睁着眼睛,眼睛之上的头骨被切开。

地上并没有血迹,也没有脑浆。

杜一一轻轻关上房门,暖暖却仍然从缝隙中看到了房间内的一切。

他们悄悄溜出武器库大门,贴着墙根绕了一大圈,从另一个方向露面的时候,正看到程嘉懿拎着食人花从远处过来。

空地上车辆一辆接着一辆准备好了,秦风和安东站在一起说着什么,看到程嘉懿扬手打个招呼。

程嘉懿抬起手回应了下,瞧着杜一一和暖暖两手空空,诧异了下。

杜一一眨了下眼睛,程嘉懿会意,将食人花一把扔给杜一一,跟着走过去。

伊万大声招呼着他的人,人们一个接一个跳进装甲车上,方涛和林大海带着的人一前一后。王鹏照例是在通讯车上,李玉跟着王鹏,不时地往程嘉懿这边看几眼。

“南边一小时车程,是当地最大的城市,还有人类活动痕迹。”程嘉懿走过去后,秦风说道,“往南是山区,翻过山还有一座比较大的城市。”

秦风说了个地名后接着道“那里有一座抗癌中心,是岛国最大的血液病研究基地。”

程嘉懿问道“就是以前新闻里常说的,能治好白血病的医院?”

“对。”秦风点头。

程嘉懿的眉毛挑了下,下意识地转身看看车队。

秦风顺着程嘉懿的视线看过去,“岛国医院在疾病方面的研究有他们的优势。”

程嘉懿也跟着点点头。

岛国的科技自然有它曾经先进的一面,在医学研究上,还有着臭名昭著的人体试验,据说当时不仅用外国人研究,连自己国家的人也不放过。

变异都出现了,他们没有道理不研究,说不定医院里会有研究出什么东西来,安东肯定会需要的。

车队后边忽然出现一阵骚乱,跟着方涛和另外一人往前跑来,边跑还边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大家都跟着他们看过去,秦风皱皱眉,对安东说一声失陪,往方涛哪里快步走去。

程嘉懿也跟安东点点头,却是往王鹏那里过去。

杜一一带着暖暖已经过去了,见程嘉懿过来,递了个眼神。

程嘉懿与杜一一默契久了,立刻就知道杜一一有话要对她说,再看杜一一似乎跟所有人一样也诧异地看着方涛,便知道杜一一要说的话语方涛有关。

至少是与方涛在找的人有关。

如今根本就不是隔墙有耳的问题,所有人的耳目都灵敏到可怕,以前的耳语两步外就不会被人听到,现在十步远都不安全。

“老大,上车啊。”杜一一说着往车门走去,王勇无声地移动,靠在驾驶室门上。李玉瞧了瞧,拉着王鹏转了半圈。

三人爬上车,杜一一三言两语将刚刚武器库的事情说完。

程嘉懿怔了下,“你能听出是谁的声音?”

杜一一摇头,“不能,只知道不是我们的人。”

守着车子的王勇和王鹏几人全听到了,外边的空气也好像随着杜一一和程嘉懿停止说话凝滞了下。

程嘉懿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下意识往驾驶室方向看了下。

外边纷乱的声音中,传来秦风冷静的声音“再次清点人数。”

跟着又是战斗民族的声音。

程嘉懿转身开门,声音平静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王勇好像才听到程嘉懿的说话声一样,转头回答“好像是有人不见了。我们的人,现在重新清点,看看他们少人没有?”

王鹏和李玉转回来,几人神情都有些凝重。

秦风很快过来道“失踪两个人,已经确定是从战舰上下来的。正在询问谁是最后看到他们的人。”

“两个?”程嘉懿问道。

秦风敏锐地觉察出程嘉懿问话中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