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用户中心 作者专区
天天搜书网 >历史 >穿越之极品农家 >第483章 梁双喜表白了

穿越之极品农家 第483章 梁双喜表白了

作者:十三主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4-15 12:56:22 来源:棉花糖

梁绿珠也不知道周氏怎么就哭了,如今看着她这断了线的眼泪,一时之间,心里也满是感触。

她忍不住伸手去拉住了周氏的手,担忧道:“娘,你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哭出来了,快别哭了,大家都高高兴兴的 。”

周氏也是因着吴歧和小木匠在的缘故,这才忍住了将梁绿珠抱在怀里嚎啕大哭的举动。

愧疚和幸福这两股矛盾的心情缠绕在她的心里,她只觉得鼻子一酸,道:“娘这些年,待不住你,让你吃了那么多苦头,想起你的过往,娘心里酸。”

梁绿珠还以为周氏是怎么了,听着她这话,顿时放下心来了。

伸手,将周氏揽到了怀里,梁绿珠笑道:“娘,你这是说的哪门子的胡话,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吗,你还担心什么,只要你好,我就好。”

梁绿珠越是这么说,周氏心里越发觉得愧疚。

拿着杯子,周氏抹了最后一滴眼泪,似是鼓足了勇气一般:“来,娘也陪你吃一杯酒,你给娘倒一杯。”

要知道,在他们这个时代的妇女向来都遵从三从四德,整个人就像是被绑在框架里生活一般。

想要做出迈步,主动喝酒,那也是一个相当不容易的事儿啊。

梁绿珠的面色变了变,连忙阻止:“娘啊,你眼下可不能吃酒,若谷还在喂奶呢,咱不能害了若谷。”

周氏一愣,回头看着在雅间软凳上睡的正是香甜的若谷,这才要开口,一旁的梁大海又是道:“可不是吗?一个娘儿门吃什么酒,还有没有规矩了。”

这话才刚刚说出口,梁绿珠和周氏立马朝着梁大海看了过去,这些时日,因着梁若谷的缘由,梁大海的性子已经改了许多,若是周氏动怒,他也不敢再像以前那般暴打周氏,只怕周氏抱着儿子给跑了。

如今梁绿珠和周氏双重目光威胁下,梁大海浑身一个哆嗦,连忙起来给周氏倒了一杯茶水,腆着脸解释:“我这也不是为了咱们儿子着想吗,咱们若谷命多好啊,以后定然是要随着她二姐的,小小年纪哪儿能学着他爹这般染了酒瘾,以后岂不是也会跟着变的没出息?”

桌上以小木匠为首的一行人,一看到梁大海这么陪着笑脸的样子,大家都只觉得好笑。

偏偏又不敢笑出来,索性也都憋的十分辛苦。

周氏没有再为难梁大海,端着满是茶水的杯子跟梁绿珠碰了碰杯,一旁的梁双喜也连忙端起杯子,朝着周氏开了口:“娘,你和二姐碰杯,怎么能落下我,你不是还有我这么个小女儿吗。”

周氏和梁绿珠对视了一眼,都笑了出来,三人重又碰了杯,梁绿珠一仰头,将葡萄酒一饮而尽。

梁双喜原本也就抿了一小口,可吃着这葡萄酒的味道似乎也没有传闻中那么难喝,也跟着梁绿珠一并的一饮而尽了。

“喂,喂。”吴歧一看到梁绿珠那豪爽的模样,忍不住喊了她一声,照着她这豪爽的喝法,顾忌来不了两杯就得趴下。

到时候,他这桌子的菜,谁吃?

“来,咱们喝咱们的。”吴歧想说点什么,已经被梁大海拉到一边去了。

梁双喜又给梁绿珠倒了一杯,自己也跟着倒了一杯,梁绿珠看她下的那么快,忍不住担忧道:“双喜,你可少吃点,别醉了。”

毕竟自己是能喝的,双喜就不一样,一会儿喝醉了回去,少不得,又会被他娘数落。

数落倒是轻的,若是还吐了不停,她娘该有多担心啊,照顾一个东子都已经够忙活不过来了,还得照顾着双喜!

可梁双喜哪儿知道她的顾虑,只伸手摸了摸腰带间的荷包,悄声嘀咕了一句:“嘴了才好呢。”

接连喝了三杯酒下去,梁双喜只觉得脑袋开始晕乎起来了,知道自己不能喝了,她缓缓起身,扶着墙往外面走。

梁绿珠以为她是去如厕,也没有多问。

只有梁双喜知道,她今日是有备而来的,她要去找赵玉瑾!

她二姐的话不错,赵大人再好,她再是觉得配不上赵大人,可也得必须要跟赵大人表明心意,说了,兴许还有机会,若是不说,那必定是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的。

她可不想就这么错过了赵大人!

一路上沿着欢喜楼的店面往东边走,不远就是县衙门,如今街道上的人已经少了许多,她倒不担心有熟人会通过她在歪歪扭扭的身影,认出她来。

一路到了县衙门,梁双喜绕到了后门,一个劲儿的拍门。

很快,终于有人应了门,听着声音,还像是赵玉瑾的。

原本梁双喜喝了酒,脑袋就有些晕沉起来了,这时候听着赵玉瑾的声音,她只觉得像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一般,整个人立马精神了起来。

慌忙站直了身体,小心翼翼的等着赵玉瑾来开门,生怕自己若是仪态不端,又会让赵玉瑾反感。

终于,门开了,赵玉瑾如她预期一般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依旧是那样一张温文儒雅的模样。

梁双喜忍住了想打酒饱嗝儿的冲动,只是立正了身子,对着赵玉瑾傻笑。

赵玉瑾也没有想到来人竟是梁双喜,看着梁双喜的模样,他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子不安之感。

“双喜,是不是你二姐出事儿了?”他能想到的,也只有梁绿珠,因为,除了梁绿珠之外,她再想不到别的可能。

梁双喜摇头,看着他的目光,依旧是那样的崇拜和爱慕。

赵玉瑾倒是被她这模样惊住了,实在是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她,似乎是喝了酒,而且还不少?

赵玉瑾皱紧了眉头,立马问道:“双喜,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你二姐呢?她也跟着你一并在喝酒,她喝了多少,她为什么没有过来?”

梁双喜只觉得自己该是酒喝多了,有些缓不过神来了,连着赵玉瑾跟她说了什么话,她都听得不怎生明了。

只觉得赵玉瑾似是在担心她,在一个劲儿的问她为什么喝了这么多的酒?

朝着赵玉瑾摆了摆手,一个酒饱嗝儿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的打了出来。

“有人说, 酒,酒壮怂人胆,我,我想试试。”许是因为她心里紧张,如今说起了话语来,她也不由得结巴了起来。

赵玉瑾根本就没有听明白,什么叫酒壮怂人胆,她问的明明是她二姐。

他就觉得梁双喜这次过来,一定是跟梁绿珠有关系的,一定是梁绿珠出了什么事儿。

按住了内心的急色,赵玉瑾连忙追问梁双喜:“双喜,你这次过来找我,一定是有事儿,对不对,你有什么事儿,赶紧告诉我,有我在。”

他试图提醒梁双喜,果不其然,梁双喜也没有让他失望,在巴巴的看了他好一阵之后,梁双喜终是开了口:“你怎么知道我有东西要给你,赵大人,你真的好聪明,可是你越是聪明,我心里就越是不敢,你越是完美,我这心里就越发害怕。”

越说到后面,梁双喜连着自己的身子都快稳不住了,眼看着就要朝着地上滑下去了。

赵玉瑾见状,适时的伸手扶住了她,一边又是道:“你这究竟是喝了多少酒,你跟你二姐在一起,她怎么就让你喝了这么多酒?”

难不成,她二姐都已经喝醉了?

毕竟,梁绿珠平日里最是关心双喜,哪儿能由着双喜这么胡闹。

越发想着,赵玉瑾心里也是越发的不安。再次看向梁双喜,又急忙问道:“双喜,对了,你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他觉得自己应该提醒提醒她,不然一会儿她当真醉了过去,岂不是他连着w梁绿珠让她过来的目的都不知道。

如今,他只想赶紧去看看梁绿珠,只想确定她是没事儿的, 一个女孩子,可不能喝那么多酒,被人打了主意怎么办?

此时此刻,赵玉瑾焦急的眸色全部映入了梁双喜眼睛里,梁双喜回忆着刚刚赵玉瑾说过的关怀之话,心里那颗小火苗终于又‘腾腾腾’的燃烧了起来。

果然,她二姐说的不错!

她自己都不愿意主动站出来,又如何知道赵玉瑾当真会有这么关心她!

她心目中如同天神一般的男人,竟对她如此的上心,有那么一瞬间,她竟责怪起了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跟赵玉瑾坦白心意!

伸手,缓缓地从腰带里掏出了自己绣了无数遍的荷包,小心翼翼的递到了赵玉瑾面前。

此时此刻,她根本不敢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赵玉瑾的反应。

“这是给我的?”赵玉瑾接过荷包,脸上有着困惑,原本以为梁双喜还会说点什么话,谁知道,梁双喜却一句话都不说。

荷包?

赵玉瑾翻看着荷包,当她看到荷包的正面绣着的紫藤萝时,心里一下狂喜了起来,是她!

他曾经听她说起过,她喜欢紫藤萝,紫藤萝开起来一片紫色,十分美好。她也早早的在院子周围种上了紫藤萝,虽然如今树苗还小,假以时日,那些紫藤萝就会遮盖住他们整个房子,让整个屋子变成一片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宋体楷书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偏大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