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灵主的习惯还是一如它上位之前,要么不说话或者少说话,要么一说便是一大堆,而且听起来又都似是诚意之言,肺腑之说,然而不说楚云升,即便卓尔人3961都不会相信这些话。

若前去寒灵主的任务星系,从那里通过降临点,潜往其他左旋灵主所占据的异常星系,由其内部发起进攻,听起来很美妙,却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对寒灵主的信任度问题。

很可惜,寒灵主从来没有什么信任度,比起愔灵主,它在这方面着实是个失败者。

所谓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移植不成,再诱骗楚云升掉入陷阱——虽然如此阴计的话痕迹太过明显,但也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最大的问题也不在于寒灵主是否有着阴谋,而在于一旦进了它的任务星系,其他所有人将丧失主动权,从而落入寒灵主的掌控之中。

寒灵主的想法要时发生了什么变化,局势谁也控制不了。

楚云升自然也不会相信寒灵主所有的话,寒灵主自己也清楚这一点,否则也不会听着3961排列了那么多的方案,它见楚云升将商议记录翻阅完毕快做出决定的时候,给出了一个新的修正方案:

“我可以将左旋控制异点星系的方法直接告诉你,你自己进去,我不进去,虽然这样的话,你只能靠自己独自完成对左旋的偷袭,我们帮不上任何的忙,但却是唯一能够让你们相信的办法。”

说完,它像是猜到了楚云升与3961想要更正的细节,马上补上漏洞道:

“我知道你们想要说什么,但愔灵主绝不能进去,而且,你们也需要将它放在外面,以防止我跟着进去。

控制异点星系的方法是左旋机密,控制异点星系的目的与作用,同样也是左旋的机密,我愿改名跟随你,并将这些机密告诉你,但说到底,这也不过是左旋内部的事情。

如果让愔灵主知道了,那便形同背叛左旋,即便你将来真的能够夺回神位,我也会死无葬身之所。

所以,这次商议我坚决要求将它排除在外,如果你仍坚持要它进去,我宁愿选择威胁你们,如果它进去,我一定会跟进去,并在里面杀死它,也不会同意它进去。”

寒灵主这番话倒也没有完全说错,这大约的确是唯一能够让双方信任建立的办法,只有寒灵主自己留在外面,才能杜绝一切隐患。

那么剩下只有三个选项:楚云升进去,愔灵主进去,或者楚云升与愔灵主一起进去。

寒灵主堵住了愔灵主进去的缺口,便只能是楚云升自己进去。

理由也很充分与正确,不仅仅是背叛左旋的问题,愔灵主本身也需要留在外面以牵制寒灵主,确保寒灵主被跟随楚云升之后再进去。

如此,这个办法只剩下一个问题,那就是楚云升自己是否能够从左旋内部成功偷袭一个灵?

寒灵主认为楚云升没有问题,愔灵主不在这里,在的话,恐怕也会认为没有太大的问题。

毕竟是由左旋内部发起的偷袭。

但楚云升不这么认为,离开战舰的支持,离开火虫的支持,离开本体上的阵列,他并不能整体性有效地对抗一个真灵。

有关他自己的许多秘密,并不为寒灵主等外界生命所知。

然而这也并不能成为楚云升冒险一试的阻碍,如果形势到了一定的程度,他不去也得去。

他刚刚看了整个商议记录,3961很显然被寒灵主误导了,思维也被带歪了,换而言之,3961即便改造之后,也不是一个真灵的对手。

谁说,谁规定了,本次进攻一定要他楚云升去完成?或者要他参与完成?

这个细节恐怕同为真灵的愔灵主也未必能发觉,因为每一次楚云升一方有所行动,基本都有作为主力的楚云升身影。

3961理所当然地也会这样想,于是理所当然地被误导了。

楚云升关闭了商议记录,听完寒灵主一大堆解释与最后的修正方案,不急不忙地说:

“你所说的一切,我都能理解,但不需要这么麻烦,既然你知道那些机密,又担心泄露,与其将问题越来越复杂化,不如就由你一个人去,我与愔灵主都不去。

你现在已经上位成功,虽然有些伤,等到了你的任务星系也应该好的差不多了。

以你一个上位灵的优势,以你对左旋的了解,以你对异点星系的了解,我相信你一定会大胜。”

寒灵主立即愣住了,半响才说道:“你可以放我离开?”

楚云升随即肯定地说道:“为什么不放?你不是改了名字了吗?”

寒灵主无法反驳楚云升的这句话,便又说道:“你不担心放走了我,等我回到任务星系就变卦?”

楚云升实话实说道:“失望则有,担心没有,你若变卦,并不影响我们的原计划,你比我更清楚那个计划并不是为了欺骗左旋,而是为其他非左旋势力与我汇聚找个借口而已,你变卦了,我和愔灵主再找个地方造个假,效果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寒灵主无言以对,楚云升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它如果再找什么理由,任谁都要怀疑它是不是真的改了名了?

在战舰通信字典里,有个古老的如今使用频很低的词语,叫做投名状。

寒灵主沉默片刻道:“好,那就由我独自去,但是如何解决航行误差的问题?没有你的座舰,我一样仍会迷航。”

这个倒不是推脱的借口了,是实际操作的细节问题。

楚云升如果将它送到它的任务星系,那么依然存在信任的问题,一旦它进入任务星系,楚云升又近在星系外,它若有什么变故,这么近的距离下,楚云升仍等同于自投罗网。

不过楚云升早已想好了解决办法:“这不是问题,我会让3961给你建造一艘合适你的私人飞船,然后我们会在一个合适的坐标点将你和飞船放出来。”

楚云升没有解释具体什么是合适它的飞船,什么又是合适的坐标点,但寒灵主一听就明白,所谓合适它的私人飞船,一定是无法高速运动的飞船,只能以低速航行,而所谓合适的坐标,一定是通过计算,从那个坐标出发,它在低速航行状态下蠕动到任务星系时,楚云升和他的座舰早就无影无踪了。

如果它试图以灵蕴加速飞船,先不要说加速进入高速状态会出现迷航的问题,那艘卓尔人给它定制的私人飞船,百分百地会不堪重负与不负所望地崩溃,然后它就要靠愔灵主的灵体继续在星路上蠕动下去。

这些不利的因素转眼反而变得有利的条件,寒灵主深邃地看了自己面前这位由信息虚拟组成的左旋前储一眼,很干脆地进入到方案的后续部分道:

“我回到异点星系后,需要一点时间弄清楚它们现在的情况与布置,你需要等我一段时间,不要着急,我会在最后时刻选择一个始终主张鲜明一定杀死你的左旋灵主进行偷袭,以保证最好的威慑效果,但我不会选择主张杀死你的左旋灵主中最强的一个,我需要一击必中的成功率。

另外,成功之后,我将以戡之名显世,再无寒与秒,戡即是我,你们不要弄错了。”

它最后的一句话是对3961说的,方案的框架已经确定下来,细节部分只需要在反复推演中补充就行了。

不过因为现在变成了寒灵主自己独自去,3961要补充的细节就少很多了,主要是一些联系的时间点与战后的安排。

初步补充完细节,寒灵主将左旋给它的任务星系坐标告诉3961,便去恢复伤势。

3961回到信息中心,对同样回来的楚云升道:“是我被它误导了。”

楚云升安慰它道:“没关系,这本就不是你擅长的领域,你抓紧时间做一次评估,在送寒灵主回它任务星系之后,我们在等待它行动的这段时间中,是继续寻找剩下的星图,还是返航与新舰汇合。”

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没有寒灵主那么乐观,我感觉左旋会抢先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