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看到黎东升抬手向自己脑袋打来,他弹簧一般向后蹦去,嘴中笑着说道“不……不不是,我……我哪敢收拾您这个大将军呀,是……小花它们要收拾您,跟……跟我没关系。”

黎东升笑着虚打了一下小和尚“臭小子!”他跟着看着万林、成儒和风刀叮嘱道“小和尚是第一次执行这么艰巨、危险的任务,你们一定要确保他的安全,否则我唯你们是问!出发吧。”

“是!”万林几人抬手敬礼,成儒跟着就拉着小和尚窜进了直升机。万林和风刀随即也向前跑了两步,两人跟着跃起窜进了机舱。

随着万林关闭舱门,直升机发出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机体跟着向上缓缓升起,直升机随即在空中斜着向远处高耸的山峰飞去。

就在万林几人带着小和尚飞往山间搜寻剃刀的时候,挂在大洋彼岸的红狐老板的办公室内的时钟上,正显示着清晨六点。

一缕晨光正从白皑皑的雪山顶上,斜着射进办公室宽大的玻璃窗,室内在窗外积雪的映照下一片明亮。

办公室内静悄悄的,山口保安的老板黑田正坐在沙发上,他手中举着一杯咖啡,脸色阴沉的望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菲利普斯,两人的眼睛都有些发红。

自从他们两大雇用组织与情报机构联手在华夏采取行动以来,两人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踏踏实实睡一觉了,所有俩人的神色都有有些疲惫。

此时,红狐老板菲利普斯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有那双不大眼睛正闪烁着一抹阴森森的光芒。

他举起手中一根抽了半截的雪茄,放到嘴边使劲吸了一口,跟着仰头对着空中喷出了一股青色的浓烟。

袅袅升起的烟雾中,菲利普斯突然透过烟雾看着黑田,他冷冷的说道“你找的那些情报机构都是干什么吃的?你不是说他们的行动极为周全、万无一失嘛,可为什么我的人在行动中接连丧命?”

黑田听到这个红狐老板质疑的问话声,阴沉的脸上猛地抽动了一下,他已经明白,在劫持余静和余静助手的行动中,红狐的人已经损失了将近两个小队的人马,这位红狐老板是在心疼那些死去的手下,这小子恐怕已经心生退意。

黑田看着菲利普斯回答道“菲利普斯,你应该已经明白,这次我们遇到的肯定是华夏那支神秘的花豹部队。否则,你那一个多小队的人已经劫持这余静的助手靠近边境,根本就不会被一般的部队全歼。”

“种种迹象表明,这次我们劫持余静和她助手行动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我们在山中和双翼集团的行动,&nbp;并没有吸引住华夏那支凶悍的花豹部队,以至于那支部队及时赶到了余静他们身边。”

黑田说完,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他心中暗骂道“你红狐想到山中打狼,又他妈的舍不得自己的那些狐崽子,你只损失了几个窝囊废就感到心疼了?老子已经有上百人死在这支花豹部队的手下,老子还没抱怨呢。”

黑田心中骂着,可嘴中却继续鼓动道“菲利普斯,我们都是经过大风大浪之人,什么场面没有经历过?这点挫折算什么,不就是死几个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跟着话锋一转,大声说道“只要我们获得陨星碎片和余静她们的研究成果,那时穷手中就会有大把的钞票,想要多少人我们都能办到,你可千万不要灰心呀!”

黑田的话音刚落,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赶紧拿起电话用y语说道“我是黑田。”他举着电话,静静的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声音,脸上的神色也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坐在对面的菲利普斯看到黑田凝重的神色,他举起手中的雪茄深吸了一口,跟着将雪茄放到烟灰缸中,他将后背靠在沙发上缓缓吐出嘴中的烟雾,那双阴森森的眼睛透过烟雾直直的盯着黑田,脸色显得异常阴沉。

黑田举着电话听了一会儿,对着电话用y语冷冷的说道“好,我知道了,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你们就放心吧。”

他放下电话低头沉吟了片刻,随即又举起手机迅速发出了一条信息,他跟着抬起头看着菲利普斯说道“看来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呀,又来事情了。”

菲利普斯听到黑田的话,皱起眉头问道“刚才谁来的电话?”此时他从黑田的脸色上已经看出,电话中传出的肯定不是好消息。

黑田听到菲利普斯的问话,他抬起头回答道“跟我们合作的情报机构向我通报,剃刀在路上遇到警方拦截,他们杀出一条血路冲进山中,目前正被大批华夏警方的人围剿,情况十分危急。”

他跟着将电话放到身前的茶几上,深色凝重的继续说道“情报机构接到剃刀求援的讯息后,立即在华夏西北方向对第六研究所采取了行动,目的是吸引对方的注意,掩护剃刀靠近余静所在的城市。因此,他们请求我们派人配合,进入山中接应剃刀潜入目标所在区域。”

菲利普斯听到黑田的回答,脸上猛地闪出一股烦躁的神色,他扬起那只残缺的左手,猛地一拍身边的沙发扶手,眼中冒着凶光骂道“这群兔崽子,他们的人为什么让我们派人接应?”

他跟着看着黑田暴怒的叫道“剃刀不是他们的王牌特工嘛,怎么连靠近目标的能耐都没有?这样的吃货,我们冒着风险接应他干什么?你不要忘了,那里是有着花豹这支神秘特种部队的华夏啊!”

黑田看到菲利普斯烦躁的样子,知道他在为自己那些已经死去的精兵强将感到愤怒,这小子已经不愿意继续派兵采取行动。

黑田摇摇头苦笑着说道“老兄,我们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为了生存,现在我们只能跟这些情报机构联手,他们是我们的金主啊,我们只能在行动中全力配合他们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