姒则天的话让云梭之上的年轻一代陷入了沉默,诚如前者所言,大巢朝到现在都没有丝毫的动静,这完全不正常!

“大巢朝那群疯子居然忍耐下来了!”一名修士苦笑道“要么是暗地之中达成了协议,要么在忌惮那林铮?”

众人目光皆是落到了姒则天身上,后者示意前方修士将云梭再次提速,随后目光落到众人身上!

“通知你们的人,将荒狱放逐所有消息收集过来,我们已经太久没有收到消息了,或许那无序之地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姒则天沉声说道!

一众年轻一代脸色皆是一变,也顾不得其他纷纷捏碎玉简,这一次众人解释动用了藏在荒狱放逐的探子,消息传回的极快

“他们竟然真的进入了无序之地?”

“古神殿被突袭重创?”

“局面僵持”

姒则天望着手中的玉简,繁琐的信息明显透着强烈的反击气息,喧嚣声渐渐安静,众人的目光都是无比复杂,先前一刻的傲然消失不见,这群家伙的出手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可是他们究竟怎么做到的?”姒无双有些发懵,随后又喃喃的说道“幸好只有这一群人,不然被偷袭得手的就不只是古神殿了!”

可是这话落下,众人的表情又都是诡异的起来

“他们该不会还有人吧?他们要如何突破青渊和荒狱放逐?”一头生灵皱眉开口,却是说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那些家伙怎么去,接下来的人们就要怎么到来!”姒则天将手中玉简放下,随后长舒一口气!

“谪仙姐姐告诉玉儿好不好?”晋玉儿抓着姒则天的胳膊撒娇道“你应该了解那些家伙,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要做什么不清楚,我也只能大概推算到一些东西罢了!”姒则天摇头道“你们仔细看一下,前往无序之地之中有一个人我们忽略了,或者说我们忽略了他所在的地方!”

“鬼妖界颛孙归一!”姒无双最先反应过来,随后后背一阵发凉!

“青渊与荒狱放逐冥鬼之界等交易进入鬼妖界,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不久前,此地可以进入荒狱放逐之界,那么他们自然也可以别忘了那鬼妖界可是有着一株活着的建木!”姒则天又是一声叹息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不久前三界交汇之地可是能够进入鬼妖界的!”

“可是三界交汇之地已经不存在了”姒无双话说了一半,随后喃喃低语道“别说是他们有意为之葬灭三界交汇之地!”

嘶嘶嘶!倒吸凉气的声音传来,这已经不是惊恐了好么!这些家伙怎么可能布局如此深远?不过很快姒则天却安抚住了众人!

“不会!即便他们有这个想法也难以实现,当日林铮几人进入荒狱放逐也是无序定向!不过他们自然还是捕捉到了诸多星域坐标是肯定的!不能进入荒狱放逐,却足以进入鬼妖界,然后通过鬼妖界进入荒狱放逐!”姒则天叹气道“我们还是被自己的棋局所困住了!”

骄傲的青渊年轻一代此刻已然有了一种挫败感,这并非战斗正面带来的感觉,而是对于大局的挫败感!年轻一代哪一个不是骄傲之人?这一遭前往无序之地,为的便是那林铮,可是现在还不等到达,不少人心里已然有了失败的错觉!

“如此才有意思!不是么?”慵懒的声音传来,一直不曾开口的太皓匈坐在云梭一角,目光望着闪烁而过的星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不少人的目光随之落下,对于这位太皓部落的弟子,大家并不算陌生,取代了风凡尘位置的外系弟子,哦,如今已然是核心了!而且这位手中所掌握的可是太皓部落失传已久的秘术,传闻中可破纪元的风之极致!

“没有想到明白人在这里?”浑厚的声音响起,那云梭一侧挥着鱼竿钓起一颗颗星辰的修士声音传来,这才让众人瞬间发现了这位,青渊禁地扶烨,闭关百年一步入圣!

“如果撑不到我们过去,那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那扶烨不远处,一名拿着古籍的生灵乐呵呵的说道,在他身后一双紫金羽翼时不时挥动带着法则韵味!

“当年你杀伐狠辣,如今却也散去了一身杀意不过下界永寂天魔蛛一脉的除名还是你们坐不住了么?”扶烨望着背生紫金翼的生灵,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冥家?”远处太皓匈露出白花花的牙齿,对于青渊天魔蛛一脉,他还是很感兴趣的,要知道这一族传承也极其久远!

“听闻太皓部落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只靠你可不行!”青渊天魔蛛那冥宗如此开口,露出同样灿烂的笑容!

“我就是来凑个热闹,毕竟这般大的事情,我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能做什么?上面自有上面的决断!”太皓匈很是随意的说道!

扶烨摇头一笑,外门弟子?能够取代那风凡尘的位置,这太皓匈怎么可能是凡人?若是没有什么底牌,太皓部落敢让他独自前往无序之地么?

一时间,这扶烨、太皓匈、冥宗一群人倒是聚集在了一起,和之前一众年轻一代泾渭分明,姒无双眉头一挑,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在姒则天的眼神之下,却又闭口安静了下来!

云梭继续前行,却是陷入了诡异的氛围,而此刻青渊之上同样想明白了事情关键的各家势力却是兴奋起来,只要能够拦住对方的援军

恩?应该怎么进入鬼妖界?就算是进入了鬼妖界又能如何?那些家伙是不是已经进入了荒狱放逐?

不管了,先将消息传给荒狱放逐那边,其实消息是压不住的,针对青渊的出手虽然突然,可是众人撤离的也突然,似乎一切出手只是为了针对古神殿,尔后便没有了任何的消息!

大巢朝位面之上,已经调整过来的云灵尊脸色平静,林铮大闹了一场,虽然让大巢朝面子跌落,却何尝不是给了他们当头棒喝?大巢朝并不曾崛起,九嶷山不曾入世归来,他们仍旧需要蛰伏耐心低调!

“林铮一人动了格局,原本的围杀变成了博弈!”苍老的声音传来,一名大巢朝老怪物走到云灵尊身边淡淡开口!

“是!可是动格局之人,却不只是他!”云灵尊悄然叹息一声道“那位女武神我等也见过,世间可有人出其右?”

“大局谋略无双,一场博弈数次落子皆是妙如天成!”一名老妪从虚空走来缓缓开口道“这背后有着那博弈者的影子,不然想要纵横如此诸界,实在是难!”

“那博弈者已经进入荒狱放逐,而且他身边可是有古神之师师古言的转世,这一手针对古神殿,或许有着另外咱们不知道的辛秘!”云灵尊望着聚集的大巢朝弟子继续道“让我担心的不是这两位,而是还有谁人在那林铮背后,是我们所没有看到的!”

青渊之上重眸一脉,一名黑袍人与一众重眸部落强者对面而坐,一盏茶从香气袅袅到毫无温度,似乎谁也没有要先开口的意思!

“此局破了么?”一名重眸强者望着那黑袍之下的修士缓缓开口!

“无解!却非死局!”黑袍落下,竟然是消失已久被放逐的姜长卿!

“详细说!”另外一名重眸老怪物淡淡开口,从始至终姜长卿都不曾被他们抛弃过,重眸一脉并不惧怕失败!

“各家势力明面上势力足够,所准备的布局也足够,即便是有女武神和博弈者相助那林铮,无序之地仍旧无解!”姜长卿低声开口道“可是那小光头却并非死局,摩尼不以真身至,大巢朝坐等锋芒后,燧明朝只出谪仙一人或许他们都说不出最终缘由,却还是退了半步!”

“且再看看吧!真的动了格局之人又岂止是他们?”姜长卿幽幽一叹,身前那茶碗之中涟漪激荡竟是沸腾了起来!

荒狱放逐大皇城之上,一直探查着无序之地消息的乾天机诸强此刻紧张无比,从林铮离开到现在,偌大大皇城,数十万古星便如同战争机器运转了起来!

“兄台还没有出手么?怎么感觉快要落下帷幕了?”乾龙苍有些着急的说道,之前看到无序之地传来众人登场消息的时候,他还兴奋无比,可是现在,他一颗心已然高高悬了起来!

“不会的这么落下帷幕的!”洪洗象乐呵呵的说道“这一场才刚开始罢了!”

王原始望着自家大师兄开始挠头,他是看不懂这大局,可是这起起伏伏是不是太刺激了一些?况且还有那古神殿,听说可是真的有神明存在的,那可是统治过纪元的存在!

“要现在出手么?”乾天机望着洪洗象问道,他们已经调集了大军,这一战大皇城并不惧怕!

“再等一道消息!”洪洗象坐在老牛身上,古神殿是突破口,如果不能让他们退场,这一战变数太多!

“报!”就在洪洗象落下落下,一道身影从位面之外而来,疲惫的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震撼,随后将一块玉简递给了乾天机!

片刻之后,大皇城之上无数传送阵宝光璀璨,大军开拨